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对“电脑量刑”贬褒的文化思考

2004年10月04日09:26 东方法眼李富成 评论字号:T|T
  据《新京报》称:山东省淄博市淄博区人民法院开发出一套《规范量刑软件管理系统》:只要把被告人的犯罪情节输入电脑,几秒钟后,电脑就会根据储存的法律条文,对被告人作出适当的量刑。淄博区人民法院的做法一经媒体报道,立即引起社会各界的强烈的反映,这种强烈反映背后有许多值得我们深思的东西。
  自从中国古代第一个法官皋陶开始断案以来,人们就一直在探求一种公正的裁判方法。大法官皋陶是借助于獬豸来裁判事非,宋代的包公是借助于他的天眼来明察秋毫。以上两个事例说明无论多么聪明正直的法官,他的智力和知识都是有限,必须借助于一定的外力才能公正裁判。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我们当然不可能象皋陶或包公那样去借助獬豸、天眼来断案。相反,应与时俱进,借助高科技产品来弥补我们智力和知识上的不足。这就是荀子说的:君子性非异也,善假于物也。电脑作为与人脑相近的高科技产品,自然地成为辅助法官裁判案件的理想助手。
  人们对皋陶用獬豸断案,包公用天眼断狱,从来没有产生过怀疑,甚至倍加赞赏。人们今天何以对作为法官辅助手段的电脑百倍警惕?人们对獬豸断案不怀疑,首先是人们对皋陶的人品不怀疑,同时对猙豸这种神兽充满景仰之心,认为它无所不察。人们对包公用天眼断狱深信不疑,是因为人们相信:关节不到,有阎罗老包,而人们对法官和电脑的认识和信仰就与此完全不同了。究其原因,人们对电脑量刑的不信服,在很大程度上是对操持电脑的法官不信服,法官的人格力量也没有得到当事人和社会认同。从法理上说,法院是当事人救济自己权利的最后一道防线,但法院的裁判的公信力却不是最高也不是最终的。在很多情况下当事人对法院的裁判的公信力是不信服的,当事人宁愿相信党委、政府、甚至新闻媒体而不相信法院。由于当事人对法院、法官都不信任,就更谈不上信服法官辅助手段的电脑了。
  人们对作为高科技产品的电脑有一个从迷信从理性的过程。从五四以后,科学技术的概念日益深入人心,人们对科技的信仰日益增强,甚至达到迷信的程度。认为科技是无所不能的,按照常理人们不应对电脑量刑反映如此强烈。但随着人们对科技认识的理性化,人们对科技的认识已由迷信发展到理性的过程,认识到科技是把双刃剑。几十年的科技实践也充分证明,科技在给人们带来福荫的同时也给人们带来巨大灾难:我们水不如以前甜了,瓜也没有以前香了,空气也没有以前清新了,诸如此类发展中的问题,令人们不得不对高科技产品进行理性的反思。
  更何况审判都是事涉生杀予夺的大事,把生杀予夺的大事交给电脑,人们总是有点不放心。尽管电脑是高科技产品,它有科学的名义,以科学的名义的东西,它的力量总是巨大的。然而电脑又是个没有情感和善恶之分的物,好人可以用它,坏人也可以用它。电脑量刑一旦被坏人把持,给人们带来的伤害更是巨大,并且伤害是以科学的名义进行的。伤害的理由也是冠冕堂皇的:电脑是高科技产品,电脑都判你某某刑罚,你还喊冤。同时坏人还可以假借电脑的名义行恶,即使发生错案,也很难对当事法官追究法律责任。理由也同样简单:我是按照科学的电脑方法量刑的,有错也不能怪我,要怪就怪电脑。所以用电脑量刑就为法官避免错案追究提供一堵遮风挡雨的墙。相反,对当事人来说,如果发生冤假错案,就更难寻求救济途径,因为法官是按电脑量刑,电脑此能有错?你岂能对高科技产品有怀疑?因此当淄博区人民法院引入电脑量刑时,人们总觉得这样做似乎有某种不妥,似乎有某种不安。这种不妥和不安是来源于人们对电脑能否公正司法的深层次担忧:害怕有一天自己一旦犯什么事,正巧撞到电脑手中,正巧电脑是由良心不那么地道的法官操着,由这位法官以电脑的名义对自己进行了一次不公正的审判。正是由于人们对电脑能否公正量刑的担忧,所以电脑量刑一出台就引起人们超乎寻常的反响,就是情理之中的事。
  从电脑量刑的目的看,是为了排除人为的干扰,但这种排除是不可能彻底的:对量刑软件的设计是由人来完成的,当然,这个过程由于相对公开,并且在设计过程中广泛征求各方面意见,不公正因素可以得到最大程度的排除。但对量刑情节的认定就很难排除人为因素的影响:一个量刑情节是否认定完全是由法官决定的,法官对某一量刑情节认定和不认定是不能排除他的情感影响的。当然我们可以通过程序的设计来制约法官对某些量刑情节的取舍,但规范不可能密如凝脂,即使网密如凝脂,也难免挂一漏万,所以电脑量刑也是不能完全排除法官对量刑情节的自由裁量。正如美国法学家、法官弗兰克所言:"如果法官的个性是司法中的中枢因素,那么法律就可能要依碰巧审理某一具体案件法官个性而定"。弗兰克认为裁判中有两种公式:一种是神话公式,它的表述是:R(rule,法律规定)ⅹF(fact,事实)=D(decision判决);二是现实公式:S(stimulus,围绕法官和案件的刺激)ⅹP(personality个性)=D(decision判决);不久他又对现实公式加以修正:R(规则)ⅹSF(主客观事实)=D(判决)。弗兰克认为神话公式仅仅是神话,是不可信,只有现实公式,才真正反映了裁判的规律。从弗兰克的神话公式可以看出,它是近似于我们的电脑量刑。
  从司法实践看,用电脑量刑,在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了法官的自由裁量权,法律赋予法官自由裁量权的目的就是为了实现个案公正。世界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当然也没有完全相同的个案。电脑量刑追求的是整体公正,类似案件类似处理,是一种类似的公正,也是一种不应突破的公正底线。而自由裁量权能使法官根据各种情况,有针对地量刑,实现个案公正,是一种比整体公正更高标准的公正。但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如果得不到规制,又会异化为权力的滥用。如果法官不受规?地滥用自由裁量权,其裁判结果往往会突破司法公正的最底线,造成同罪不同刑,其结果是还不如用电脑量刑来得公正。
  从法院方面来说,随着公正和效率成为司法审判的世纪主题,各级法院都在探寻一种更加公正的量刑和裁判案件的方法。来增强司法判决的稳定性和公正性,同时也可以减少当事人对量刑不公的上访。电脑量刑不失为一种可选择方法,电脑量刑通过规范性程序设计,可以在最大程度上排除了人为因素的影响。同时电脑量刑的最大优点在于量刑均衡,避免同罪不同刑,给当事人一种最原初的公正。也为法官独立审判,公正审判提供一种程序上的借口。中国是个熟人社会,在某种程度上人情大于法律,在现实中有许多法官也不愿违法办案,但他挡不住说情风、过不了人情关。应该说有许多法官是处于两难之中:他既想公正办案,又不想太得罪亲朋好友。因为法官脱下法袍之后,还必须在他的亲朋好友之间生活。尽管我们提倡法官要做孤独的圣贤,寂寞的高士,但理想与现实总是有差距的。
  为了保证法官公正办案,我们制定了错案追究制度,尽管对这一制度的合理性人们还在争议,但不可否认,错案追究的力度还是相当大的。错案追究是立足于事后救敝,而电脑量刑是立足于事先预防,为防止法官滥用权力提供了制度上保障。实行电脑量刑,按程序操着,也为法官公正办案提供了正当性借口:现在都是电脑量刑,我想帮你也没有办法。在这种情况下,说情人也会理解办案法官的苦衷,电脑量刑使得法官不因公正办案而太过苦恼。
  电脑量刑能够提高诉讼效率,"迟到的正义非正义"。电脑量刑能在几秒钟内解决当事人的刑罚问题,保障了诉讼效率,在相当程度上减轻了当事人诉累。特别是在当前所有社会纠纷都涌向法院,法院已经不堪重负的情况下,如何提高诉讼效率是有其现实意义的。同时电脑量刑它追求的是整体公正,类似公正,满足了人们对公正的最基本的需求,是有其现实价值的。从法院的角度看,要提高电脑量刑的社会认同程度,犹为重要的是,要提升法官的人格力量,只有法官的人格力量升华了,作为法官辅助手段的电脑,其量刑结果自然会得到人们的逐步认同。

本文作者在北京

本文作者在北京

作者李富成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luris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