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法讲义(四)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法学 > 行政 > 正文

国际法讲义(四)

2010年11月19日07:55 东方法眼 王学堂
   
 

  第八章  外交关系与领事关系

  国际法上的外交一般是指国家之间通过外交机关以诸如访问、谈判、缔约、交涉、参加国际组织和国际会议等方式进行的交往活动。

  国际法上,一国的国内中央外交机关一般包括国家元首、政府和外交部门。

  一国的外交代表机关通常可以分为常驻外交代表机关和临时性外交代表机关两类。传统国际法中,常驻代表机关仅指一国派驻他国的外交机关,一般称为使馆。现代国际法中,还包括一国派驻国际组织的常驻代表机关。临时性机关又称为特别使团,根据其任务又可分为事务性使团和礼节性使团两种。国际法上国家拥有派遣和接受外交代表的权利,历史上称为“使节权”。这是国家的一种权利能力或资格。同时,任何国家没有必须向某个国家派遣或必须接受某个外国的外交代表的一般义务。因此外交代表机构的设立或派遣必须经过有关双方的同意,任何国家不得单方面强迫对方与自己建立或维持某种外交关系。

  胡耀邦同志的女儿满妹写过一本书《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作者以女儿的视角,翔实地记述了父亲最后的日子,作品蕴积多年,和泪而成,字里行间流淌着女儿对父亲的无尽思念。满妹有这么一段经历:1989年4月,在胡耀邦去世后,正在西雅图进修的满妹接到了爱人从北京的电话,要她与旧金山领事馆联系,想办法尽快赶回来参加父亲的葬礼。当满妹在星期五以中华医学会副秘书长的身份跟大使馆联系,请求帮助时,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很不耐烦,要她等到下星期一再说,并很不客气地挂断了电话。但是,第二天,领事馆的官员打来了电话解释说,昨天那位同志不了解情况,当时你也没有提及你的背景。满妹是这么回答使馆官员的,“难道我们在国外的中国人,非得有背景才能得到自己政府的帮助?”满妹的遭遇让人质疑的是我们使馆的某些工作人员为什么不能给一个普通的生活在国外的中国人以起码的尊重?假如事后使馆官员不知道满妹是胡耀邦同志的女儿,或者设想一下,干脆就是另一个生活在美国的中国平头百姓遭遇同样情况,他还能得到使馆的道歉吗?深思这个问题的确耐人寻味。为什么人们在很多时候,尊重的不是某个人而是这个人的所谓背景。

  领事特权与豁免

  根据《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接受国为了领事职务的工作需要而给予派遣国以领事特权与豁免。这种特权和豁免分为领馆和领事官员两类。

  (一)领馆的特权与豁免

  1、领馆馆舍不受侵犯。领馆馆舍的不可侵犯表现为;

  (1)接受国人员非经领馆馆长或其指定人员或派遣国使馆馆长同意,不得进入领馆馆舍中专供领馆工作之用的部分,但遇火灾或其他灾害须迅速采取保护行动时,可以推定馆长已同意;

  1989年6月5日,被中国政府通缉的方励之、李淑娴夫妇畏罪潜入美国驻华使馆文化处寻求“庇护”。美国驻华大使李洁明闻讯后,考虑再三,不敢接受这一请求,生怕此事对使馆不利,便派使馆政治处的官员博格哈特和卢赛尔与方夫妇交谈。二人向他们说明:给予“庇护”会引起很多麻烦,如方一家住下,其他被通缉的人也跑来,使馆将无法应付。他们建议方励之另找地方躲藏,或实在无处去,美方可给办出国签证,方夫妇可设法逃往国外。经过3小时的劝说,方夫妇同意留下护照,请美方办签证,次日自行去取。李洁明如此处理,是根据美国国务院过去曾对驻外使馆做过的规定,即不要轻易接受庇护申请,否则将给使馆带来麻烦。美国驻华使馆当即将上述过程申报国务院。国务院中国处代处长贝德尔接到申报后,立即表示不同意见,认为过去的规定只适用于一般情况,是针对不明身份的人闯入使馆而制定的。他认为现在是美国支持的“知名不同政见者”在危机情况下求救于美国使馆,若拒之门外,一旦遭受不测,让美国公众得知后,必然兴师问罪。贝德尔于是紧急请示副国务卿金米特,还打电话给白宫主管官员,提出自己的意见,得到上级批准后,他立即向使馆下达指示:马上接受方励之入馆。中国政府很快就得知方励之夫妇的下落,不但马上增派警卫把官邸团团围住,严查出入人员,而且两天后,即6月8日,外交部副部长朱启祯召见李洁明,严正警告美方,方励之犯有策动动乱的罪行,美方庇护这种罪犯是干涉中国内政,中国政府对此表示极大的遗憾,并提出严重抗议。方励之夫妇待在美国大使官邸内,对中美两国都成了提心吊胆的事。对中国来说,总怕他通过化装隐蔽在汽车内逃出,因此加强了对美国大使官邸的警力和检查,不胜其烦,而且更重要的是美国反华势力常以此制造反华舆论。对美国来说,也如鱼刺在喉,不吐不快,但又吐不出来,造成了极大不便。1989年11月7日—10日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访华时,邓小平提出了恢复中美关系的“一揽子解决建议”,包括双方谈判解决方励之问题和美方解除对中方的制裁等。1990年6月25日双方才达成谅解,主要内容是:在方励之承认错误的基础上(方书面承认他的言行违背了中国宪法的有关规定),中方以健康原因批准方励之夫妇出国就医。

  (2)接受国负有特殊责任,采取一切适当步骤保护领馆馆舍免受侵入或损害,并防止任何扰乱领馆安宁或有损领馆尊严的事;

  (3)领馆馆舍、馆舍设备以及领馆的财产与交通工具一般地应免受任何方式的征用,如接受国确有征用的必要时,应采取一切可能的步骤以免妨碍领馆执行职务,并应向派遣国作出迅速、充分及有效的补偿。

  2、领馆档案及文件不得侵犯。领馆的档案包括一切文书、文件、函电、簿藉、胶片、胶带、登记册朋密码、记录卡及供保护或保管这些文卷之用的任何器具,以及单行的文件。领馆的档案和文件无论何时,亦不论位于何处,均不得侵犯。

  3、通讯自由。接受国应允许并保护领馆为一切公务目的的自由通讯,包括:

  (1)领馆有权与派遣国政府及无论位于何处的该国使馆及其他领馆自由通讯,接受国对此不得干扰或阻碍。领馆为通讯可使用外交或领馆信差、外交或领馆邮袋及明密码电信。但装置及使用无线电发报机须经接受国许可。

  (2)领馆的来往公文不受侵犯。领馆的邮袋不得予以开拆或扣留,但如有重大理由可在派遣国授权代表在场下开拆邮袋。若派遣国拒绝开拆,邮袋应退回原发送地。

  (3)领事信差在执行职务时,应受接受国保护,其人身不受侵犯,不受任何方式的逮捕或拘禁。

  4、行动自由。领馆人员在接受国境内有行动及旅行自由。但接受国为国家安全而禁止或限制进入的区域除外。

  5、免纳关税和捐税。领馆馆舍免纳国家、区域或地方性捐税;领馆执行职务所收的规费和手续费免除捐税;领馆的公务用品免除关税及其他课税,但储存、运送等服务费,以及因提供特定服务而应缴纳的费用不在免除之列。

  6、与派遣国国民通讯及联络的权利。领馆可以自由地与其侨民会见和通讯,并有权探视受羁押的其国民。具体的程序及有关事项一般规定在有关的领事协定中。

  此外,领馆还有使用派遣国的国旗、国徽等国家标志的特权。

  (二)领事官员的特权与豁免

  职业领事的特权和豁免包括以下主要内容:

  1、人身不得侵犯。领事官员人身自由受到一定程度的保护,包括接受国对领事官员不得予以逮捕候审或羁押候审,不得监禁或以其他方式拘束领事官员的人身自由,但对犯有严重罪行或司法机关已裁判执行的除外。接受国有关当局对领事官员应予尊重,井采取适当的步骤防止其自由或尊严受到侵犯。

  2、管辖豁免。领事官员执行职务行为,不受接受国的司法和行政管辖,但有以下例外:

  (1)因领事官员并未明示或默示以派遣国代表身份而订立契约所发生的诉讼。

  (2)第三者因车辆、船舶或航空器在接受国内所造成的意外事故而要求损害赔偿的诉讼。此外.领事官员主动起诉引起的与本诉直接有关的反诉不享受豁免。

  (3)在与管辖相关的作证义务方面,领事享有一定的豁免。领事官员对其执行职务所涉及的事项没有作证或提供有关公文或文件的义务。除此之外领事官员不得拒绝作证。但如果领事拒绝作证也不得对他施以强制或处罚。另外,要求领事作证的机关应避免妨碍领事执行职务,在可能情况下可以在领事寓所或领馆录取证言或证词。

  (4)上述特权和管辖豁免的放弃必须由派遣国明示作出,并以书面通知接受国。对民事或行政诉讼程序的管辖豁免的放弃,不得视为对司法判决执行的豁免的默示放弃。执行豁免的放弃也必须分别明确作出。

  3、某些方面的免税和免验。领事免纳一切对个人和物的课税,包括国家的、区域的和地方的捐税,但间接税、遗产税、服务费等不在免除之列:领事及其同户家属初到任所需物品和消费品免纳关税;领事行李免受查验,如有重大理由需要查验,应于领事或其家属在场时进行。

  4、其他。除上述特权外,领事还被免除外侨登记、居留证、工作证及社会保险办法的适用;被免除个人劳务及捐献义务等。

  (三)领事特权与豁免的适用范围

  领事特权与豁免适用的范围也包括适用的人员范围和适用的时间范围。

  1、人员范围。为了执行领事职务工作的需要,职业领事任馆长的领馆的雇员及服务人员及其家属也享有一定的特权与豁免。根据《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的规定,领事雇员的职务行为享有与领事官员相同的司法和行政管辖的豁免。领馆雇员和服务人员就其执行职务所涉及的事项无作证或提供有关来往公文或文件的义务,井有权拒绝以特定人身份就派遣国的法律提供证言。领馆雇员免纳初到任时的安家物品及个人消费品的关税以及储存、运送等类似服务费之外的课征。领事官员和雇员及他们的同户家属免除外侨登记和社会保险办法的适用;领事官员家属和领馆雇员及其家属免纳国家、区域或地方性捐税,但间接税和服务费不免除;服务人员就其服务的工资免纳捐税;领事官员的同户家属、领事雇员和服务人员及他们的同户家属免除个人劳务、公共服务和捐献等。

  2、时间范围。领馆人员自进入接受国国境前往就任之时起享有特权与豁免.其已在该国境内者,自其就任领馆职务之时起开始享有。领馆人员的同户家属依其进入接受国国境时起,或自其成为领馆人员的家属之日起享有特权与豁免。领馆人员的职务如已终止,其本人的特权与豁免以及其同户家属的特权与豁免通常应于各该人员离开接受国国境时或其离境之合理期间终了时停止。即使有武装冲突发生,此特权与豁免也应继续有效至该时为止。领馆人员的同户家属于其不为家属时终止其特权与豁免。但如其想在稍后合理期间内离开接受国国境,其特权与豁免应继续有效,至其离境之时为止。如领馆人员死亡,其同户家属应继续享有其原有的特权与豁免至其离开接受国国境时或离境的合理期间终了时为止。

  3、领馆及享有特权与豁免的人员的义务。领馆和享有特权与豁免的人员对接受国负有下列义务:

  (1)尊重接受国的法律规章。

  (2)不得干涉接受国的内政。

  (3)不得将领馆馆舍充作任何与执行领事职务不相符合的用途。

  (4)职业领事不应在接受国内为私人利益从事任何专业或商业活动。

  第九章 条约法

  条约,按照1969年《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的定义,是指“国家间所缔结而以国际法为准之国际书面协定,不论其载于一项单独文书或两项以上相互有关之文书内,亦不论其特定名称为何。条约是国际交往中的重要法律手段,在国际法上占有特别重要的地位。关于条约的规则许多是国际习惯法规则。《维也纳条约法公约》对条约规则的主要内容进行了编纂和发展,成为有关条约规则的基本的成文法律依据。对于公约未予规定的问题,仍继续适用国际习惯法规则。

  条约具有以下主要的特征:

  1、条约在国际法主体间缔结。条约必须是国际法主体之间缔结的,即缔约者必须具备国际法主体资格:一方不是国际法主体所签订的协议,或非国际法主体间签订的协议都不是条约。目前,条约主要是国家间缔结的。正在争取独立的民族以及政府间国际组织,在一定的范围内是国际法的主体,它们之间以及它们与国家之间缔结的协议现在也被视为条约。自然人和法人与国家或其他国际法主体之间签订的协议,无论内容或性质多么重要都不是国际条约。同时条约是国际法主体间签订的,条约的缔约主体至少有两个,一个国家的单方面行为不能构成条约,例如一国发表的声明、宣告等不是条约。

  2、条约具有法律拘束力。条约规定了国际法主体间相互关系中国际法上的权利义务对当事国具有法律拘束力。有些国际法主体间的国际文件,是对它们共同关心的国际问题表示共同的态度或政策,并无意就具体事项规定相互的国际法上的权利义务,或者在制定文件时即表示不认为该文件具有法律拘束力,这样的国际文书不是国际条约,尽管这类文件在国际关系上可能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或具有道义上的力量。

  3、条约以国际法为准。条约的缔结程序和内容必须符合国际法的规则并且以国际法加以规范。同时条约中所规定的权利义务,应是国际法上的权利义务。

  4、条约的形式主要是书面的。虽然《维也纳条约法公约》以规范书面条约为出发点,将适用于该公约的条约定义为书面形式,但其并不排除其他形式条约的存在和有效性。实践中,口头条约在历史上和现代都有,并不因其非书面的形式而影响其法律效力。但是,由于口头条约不易证明,容易引起国际争端,因此,现代的绝大多数条约均采用书面的形式。基于这个现实,《维也纳条约法公约》仅对书面条约作出了规范。

  5、条约的名称在国际法上没有统一的用法。条约的名称取决于缔约国的选择。因此,条约一词有广义和狭义两种用法:广义的条约泛指国际法主体间缔结的一切规定它们相互间国际法上权利义务的国际文书。狭义的条约仅指以条约为名称的那种国际协定。条约法中的条约是指广义的条约。常用的条约名称包括:公约、盟约、条约、宪章、专约、协约、议定书、最后文件、宣言、联合声明、换文、备忘录等。

  条约虽有不同的名称,但是各种名称的条约在国际法的法律拘束力上没有本质不同。不同名称的条约在缔结的方式、程序和生效的形式上可能有所差别。至于条约的效力、执行和解释等方面,都适用同样的条约法规则。

  二、条约成立的实质要件

  一项书面条约,除必须具备条约文本,以及对条约的拘束力的接受等形式条件外,其有效性还须具备三个实质性条件:具有完全的缔约权;自由同意;符合强行法。

  (一)具有缔约能力和缔约权

  1、缔约能力。缔约能力或称为缔约资格,是指国家和其他国际法主体拥有的合法缔结条约的能力。

  一般地,非国际法主体没有普遍地合法缔结条约的资格,因此,主权国家拥有完整、全面的缔约能力。国家内部的行政单位、地方政府一般不能与外国缔结条约,除非得到国家的授权。在某些特定情况下,个别条约可能有某个非国际法主体的实体参加条约的情况,根据国际法的其他规则,特别是经有关国家的同意,作出特别的安排,使该实体成为该条约的缔约方。但这是有条件的和个别的,该非国际法主体的实体不于这种特殊的安排下作为某个特定的条约的缔约方,而具有了普遍的缔约资格。

  2、缔约权。缔约权是指拥有缔约能力的主一体,根据其内部的规则赋予某个机关或个人对外缔结条约的权限。

  对于国家来说就是指,国家国内法规定哪些个人和机构有权代表国家对外缔结条约,及在对外缔约方面的权限。在一国内部哪些政权机关行使缔约权,各国法律规定并木相同。例如美国的缔约权由总统和国会共同行使,日本的缔约权由政府内阁、国会及天皇共同行使。

  3、缔约方必须具备完全的缔约权。首先,缔约机关不得超越其国内法关于缔约权的一般限制。其次,被授权缔约的代表不得超越对其权限的特殊限制。

  对于缔约机关超越其国内法关于缔约权的限制所缔结的条约是否有效的问题,《维也纳条约法公约》规定,一国不能以本国机关违反国内法关于缔约权限的规定而主张其所缔结的条约无效,除非这种违反国内法关于缔约权限规定的行为非常明显,涉及根本重要的国内法规则。对于被授权缔约的代表超越对其权限的特殊限制所缔结的条约,除非事先已将对这位谈判代表的权限的特殊限制通知其他谈判国,其本国不得以此作为其所缔结的条约无效的根据。

  (二)自由同意

  缔约国自由地表示同意构成条约有效的基本条件之一。根据《维也纳条约法公约》,以下情况下所表示的同意都不能被认为是自由同意。

  1、错误。这里所指的条约中错误,不是指条约的文字错误,而是指与缔约时假定存在并构成一国受条约拘束的必要根据的事实或情势有关的错误。在这种情况下,该国可援引错误,主张其表示受条约拘束的同意不是真正的同意,因而所缔结的条约无效。但是如果错误是由有关国家本身的行为所造成,或在缔约时知晓或应当知晓该错误,则不能援引该错误主张条约无效。

  2、诈欺和贿赂。在谈判条约时,一方对另一方进行诈欺或对谈判代表进行贿赂,从而违反缔约国的自由同意,受诈欺或代表受贿赂的国家可以主张所缔结的条约无效。

  李鸿章,这位晚清重臣、名臣,一生中多次代表清廷办理对外交涉,签订了中英《烟台条约》、《中法新约》、《马关条约》、《中俄密约》及《辛丑条约》等一系列条约。 在签订《马关条约》时,李鸿章被日本好战分子开枪打伤,特别为中国人同情;但《中法新约》则属于明显的“胜战败约”,为时人也为后人所诟病。1896年6月3日,李鸿章与俄国人签订莫斯科条约,中国人又称为《中俄密约》。它的签订,使俄国不费一枪一弹,实际上把中国东北变成了俄国的势力范围。为诱使李鸿章就范,俄方答应签约后给李鸿章三百万卢布(约合白银210万两)的贿金。实际交付了100万卢布,剩下的200万卢布,俄方一直拖延不付。1901年李鸿章去世后,俄国人写道:“中国这个老官吏死了,因而使俄国政府省下了这笔钱”。  1898年3月2日,沙俄政府为从清政府手里租借旅顺口、大连湾,并取得从中东铁路修建通往这两个港口的铁路的权利,一次给李鸿章、张荫桓每人各七十万卢布(折合白银五十万两)。3月27日,条约签订,沙俄政府如愿以偿。李鸿章去世时留下了四千万两白银的巨额财产,应验了民间“宰相合肥天下瘦”之说。

  3、强迫。强迫包括对一国谈判代表的强迫和对国家的强迫。前者指通过行为或威胁对一国代表实施强迫而获得的其同意受条约拘束的表示。后者指违反《联合国宪章》的原则以武力或威胁对一国施行强迫而获得的条约缔结。以强迫而缔结的条约自始无效。

  自咸平二年(999)开始,辽朝陆续派兵在边境挑衅,掠夺财物,屠杀百姓,给边境地区的居民带来了巨大灾难。虽然宋军在杨延朗(又名杨延昭,也就是人们熟知的杨六郎)、杨嗣等将领率领下,积极抵抗入侵,但辽朝骑兵进退速度极快,战术灵活,给宋朝边防带来的压力愈益增大。而从真宗时期的定州敌塔自雍熙北伐惨败后,对辽朝就一直心存畏惧,逐渐由主动进攻转为被动防御。相反,辽朝对宋朝却是步步紧逼,不断南下侵扰宋朝。 澶渊之盟是真宗在有利的军事形势下屈辱求和的结果。对宋而言,这是丧权辱国的和约,不仅燕云十六州的失地未能收回,而且要输金纳绢以求辽国不再南侵,此后辽更是不断需索,使北宋国威扫地。辽国却是在不利的军事情势下占了大便宜,得到了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不过,澶渊之盟以后,宋辽双方大致保持了百余年之和平,这对两国之间的贸易关系、民间交往和各民族之间的融合是非常有利的。

  (三)符合强行法规则

  强行法和任意法是相对的概念。任意法是指各国可以用个别的彼此约定选择或排除适用的法律规则。强行法则是国际社会全体公认为不能违背、并且以后只能以同等性质的规则才能变更的规则,它不能以个别国家间的条约排除适用。

  《维也纳条约法公约》规定,条约必须符合国际法强行规则。首先,条约在缔结时与一般国际法强行规则相抵触者无效。其次,条约缔结后如遇新的强行规则产生时,与该规则相抵触者失效并终止。前者是自始无效,后者则是自与新的强行规则发生抵触时起失效。

  一、条约的缔结程序和方式

  条约的缔结程序是指缔结条约经过的过程和履行的一定手续。条约的缔结程序一般包括:约文的议定、约文的认证和表示同意受条约拘束。具体所采用的缔约方式和程序取决于缔约方的约定和选择。

  (一)约文的议定

  约文的议定包括缔约方为达成条约而进行的谈判、约文起草和草案的商定。条约文本的议定一般首先经过谈判。条约谈判是有关缔约方为在条约的内容和有关事项上达成一致意见而进行的协商、交涉的过程。谈判可以由有缔约权的国家机关进行,如由国家元首、政府首脑或外交部长亲自谈判条约,而多数情况是由国家主管当局授权的全权代表代为进行。全权代表进行谈判缔结条约须具备全权证书。

  全权证书,是一国主管当局所颁发,指派一人或数人代表该国谈判,议定或认证条约约文,表示该国同意受条约拘束,或完成与条约有关的任何其他行为的文件。有权颁发全权证书的机关由各国国内法决定。全权证书应当是书面的,并说明代表的权限。全权证书一般在谈判开始时交由对方或缔约方议定的专门机构互验、互换或审查。

  在实践中,全权证书有时也可能延迟到条约约文需要认证或需要作出接受拘束的表示时才出具。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和外交部长谈判缔约,或使馆馆长议定派遣国和接受国之间的条约约文,或国家向国际会议或国际组织或其机关之一派遣的代表,议定在该会议、组织或机关中的一个条约约文,由于他们所任职务,无须出具全权证书,仍被认为代表其国家。

  双边条约的起草,可由一方提出草案或双方共同起草。多边条约可由参加谈判的各国代表共同起草,也可通过设立专门机构起草,然后交各国代表会议讨论商定。

  (二)约文的认证

  约文拟定后须要予以认证,约文的认证是指谈判方确认该约文是正确的和作准的,应作为当事方之间拟缔结的条约约文。认证方式可以按照条约约文所规定的程序,或按照参加起草条约约文的各国所约定的程序进行,一般采用的方式有:

  1、草签。由谈判代表将其姓氏或姓名的首字母签于条约约文下面.表示该约文不再更改。草签通常用于在约文议定后须经过一段时间才举行条约签署的情况。

  2、待核准的签署或暂签。此种签署是等待政府确认的签署,表示一种特殊的待定状态。在签署人所代表的本国确认以前,它只有认证条约约文的效力。待核准的签署一经该国确认即发生正式签署的效力。

  3、签署。签署是指有权签署的人将其姓名签于条约约文之下。签署首先具有对约文认证的作用,是约文认证的·种方式。此外,根据条约本身的规定或有关各方的约定,签署在不同情况下可以有不同的法律意义:

  (1)如经条约规定或各有关方约定,签署意味着签字国同意受条约的拘束,那么此时的签署就具有了认证和接受拘束的双重意义。

  (2)对规定或约定需要批准的条约,签署除对约文的认证外,还含有签署者代表的国家初步同意缔结该条约的意思,虽然该条约对于该国尚无法律拘束力,但该国签署之后不应作出有损条约目的和宗旨的行动。若签署国嗣后明确表示不予批准,则该签署只具有认证的作用。

  4、通过。当前国际实践中,多边公约的认证有时采取经有关各方代表会议通过的方式进行,即在公约草案拟定后,召开各国代表会议对草案进行讨论和修改,然后以表决或协商一致来通过约文。约文如获通过,一般不再被更改。

  (三)同意接受条约拘束的表示

  同意接受条约拘束的表示是缔约程序中最关键的环节,任何缔约主体只有作出同意受某一条约拘束的表示,才能成为条约的当事方。表示同意受条约拘束的方式可由该条约规定或由有关各方约定。实践中采用的主要方式有签署、批准、加入和接受等。

  1、签署。一国通过签署表示同意受条约的拘束,发生于下列情况:

  (1)该条约规定签署有这种效果;

  (2)各谈判国约定签署有这种效果;

  (3)该国在其代表的全权证书中或在谈判过程中表示该国赋予签署这种效果。

  此外,在以上三种情况下,待核准的签署经其本国核准确认后也表示该国同意受条约的拘束。

  2、批准。批准有国内法和国际法上的两种含义。国内法上的批准是一国的权力机关依据该国国内法对条约的认可。国际法上批准是指一国同意受条约的拘束。国际法上的批准一般是通过交换或交存批准书来完成,即通知对方或其他各方其同意受条约拘束。一国的权力机关批准某项条约后.需要作出批准书,对于双边条约,须与对方进行该批准书的互换门{于多边条约,一般是将批准书交条约规定的国家或机构保存。

  《维也纳条约法公约》列举了以批准表示同意受条约拘束的四种情况:

  (1)条约中规定须经批准;

  (2)各谈判国约定条约需要批准;

  (3)该国的代表对该条约作须经批准的签署;

  (4)在谈判代表的全权证书中或在谈判中有须批准的意思表示。

  是否批准及何时批准一项条约,由各国自行决定。国家没有必须批准其所签署的条约的义务。

  3、加入。加入是指未对条约进行签署的国家表示同意受条约的拘束,成为条约当事方的一种方式。加人多用于开放性多边条约,可以加入的条约由条约本身规定或相关国家约定。加入是国家确定同意受条约拘束的表示,因而加入一般不须再经批准。实践中,一些国际公约规定同时开放给有关国家签署或加入.这时国家可以选择采用哪种方式表示同意接受条约拘束。签署通常只能在条约规定的开放签署的期限内进行,而加入一般没有期限的限制,因此加入得在条约生效之前或生效之后进行。

  4、接受和赞同。通过接受和赞同表示同意条约拘束的情况实践中有两种:

  (1)设有在条约上签署的国家,用接受和赞同来表示同意受条约拘束,成为条约的缔约国,其效果类似于加入;

  (2)国家在条约上签署以后,用接受和赞同表示最终同意受条约的拘束,其效果类似批准,实际上是一种简化了的批准手续。国家选择接受方式而不是加入或批准方式缔结条约的原因多是基于其国内法。

  二、条约的保留

  (一)保留的概念与范围

  条约的保留是指一国在签署、批准,接受、赞同或加入一个条约时所作的单方声明,无论措词或名称如何,其目的在于排除或更改条约中某些规定对该国适用时的法律效果。保留是以国家主权平等原则和缔约自由同意要件为根据的。双边条约一股不发生保留问题,此时如果一方不同意某项条文,会导致重议或破裂。在多边条约的谈判中,各国的政策利益有所不同,要达成完全严格一致同意往往很困难,保留为达成条约提供了一个求同存异的这径。所以,保留制度是在条约得以缔结或其广泛性与条约的严格性、完整性之间的一种平衡和妥协的工具或手段。根据《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的规定,下列情况下不得提出保留:

  (1)条约规定禁止保留;

  (2)条约准许特定的保留,而有关保留不在条约准许的保留范围内;

  (3)保留与条约的目的和宗旨不符。

  (二)保留的接受

  保留是一国单方面作出的,对于保留,其他的缔约国可以作出同意或反对的意思表示,即有权决定本国是否接受该保留造成的对有关权利义务排除或变更的拘束。对于一项保留是否需要其他缔约国予以接受这个问题,《维也纳条约法公约》作了以下规定:

  1、条约明文准许保留的,一般不需要其他缔约国事后予以接受。

  2、如果从谈判国有限数目以及条约的目的和宗旨可见,该条约在全体当事国的全部适用是每一当事国同意受该条约拘束的必要条件时,保留须经全体当事国接受。

  3、条约若是一个国际组织的组织约章,保留一般须经该组织的有权机关接受。

  4、不属于上述情况的,由缔约国决定是否接受一项保留。保留经另一缔约国接受时,就该国而言,保留国即成为该条约的当事国;保留经另一缔约国反对时,不妨碍条约在保田国和反对保留国之间生效,除非反对保留国明确表示反对条约在两国间生效;一国表示同意受该条约拘束而附有保留的行为,只要至少有一缔约国接受该项保留,就成为有效。

  (三)保留的法律效果

  1、在保留国与接受保留国之间,按保留的范围,改变该保留所涉及的一些条约规定。例如1958年《领海与毗连区公约》中规定,一切船舶享有领海无害通过权,有些国家对该条提出保留,主张军舰不享有A属海无害通过权,军舰通过一国领悔时须事先征得沿悔国同意。接受这一保留的国家与保留国之间,关于一切船舶享有领海无害通过权的规定将改为,除军舰外,一切船舶享有领海无害通过权,军舰通过一国领海须事先征得沿海国同意。

  2、在保留国与反对保留国之间,若反对保留国并不反对该条约在保留国与反对保留国之间生效,则保留所涉及的规定,在保留的范围内,不适用于该两国之间。以上述保留为例,反对该保留的国家,与保留国之间既不适用军舰享有领海无害通过权的规定,也不适用军舰通过一国领海须事先征得沿诲国同意的规定。

  3、在未提出保留的国家之间,按照原来条约的规定,无论未提出保留的国家是否接受另一缔约国的保留。在上述保留事例中,在未提出保留的国家之间,无论它们是否接受有关军舰不享有领海无害通过权的保留,仍适用一切船舶享有领海无害通过权的规定。

  三、条约的登记

  根据《维也纳条约法公约》、《联合国宪章》和其他相关规则,条约的登记制度如下:

  1、联合国任何会员国所缔结的一切条约及国际协定应尽速在秘书处登记,并由秘书处公布。

  2、在联合国秘书处登记的条约必须是已生效的条约,条约和国际协定尚未在缔约国之间生效之前,不得进行登记。

  3、此类登记可由任何一缔约国或联合国依职权进行。一缔约国已进行登记,则免除其他缔约国的登记义务。条约或国际协定由联合国依职权进行登记后,免除其他所有缔约国的登记义务。

  4、条约登记后应发给由秘书长或其代表签署的登记证明。未在联合国秘书处登记的条钩或国际协定,不得在联合国任何机关援引。我国是《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的缔约国,并于1990年颁布了仲华人民共和国缔结条约程渗法》。该法对缔约权,条约的起草,全权代表的委派,双边条约的签署、批准、核准,多边条约的加八和接受,条约的文字、保存、登记公布等,都作出了相关的规定。

  条约的生效

  条约的生效指一个条约在法律上成立,各当事国受该条约的拘束。条约生效的日期和方式一般依田条约的规定,或依照各谈判国的约定。通常规定条约生效的日期和方式有:

  1、条约经签署后生效。有些条约规定条约自签署之日起生效,如果缔约各方在不同日期签署,则一般以后一签署日为生效日;有些条约规定签署后经过一定的时间生效;也有的条约规定签署后须经缔约双方相互通知已完成各自使条约生效的法律程序后生效。

  2、经批准通知或交换批准书后生效。条约经批准后,一般在互相作出已经批准的通知,或交撰批准书后生效,或在作出批准的通知或交换批准书后经过一定的时间才生效。

  3、交存批准书或加入书后生效。多边条约经常规定一定数目的国家交存批准书或在交存一定数目的批准书和加入书后经一定时间生效;也有些多边条约要求在所规定的一定数目的国家中必须包括若干具备一定条件的国家才能生效。

  4、条约规定于一定的日期生效。有些条约明确规定了某一特定具体日期作为生效的日期。在条约无规定、谈判国也无约定的情况下,条约在经确定所有谈判国都已同意受该条约拘束时才生效。

  条约的解释

  条约的解释是指对条约条文和规定的真实含义予以说明和澄清。《维也纳条约法公约》规定了条约解释应遵循的主要方法和规则。

  (一)条约解释的一般规则

  1、根据通常含义和上下文。条约应按照条约用语在其上下文中的通常意义来解释。条约的用语应给予其通常的含义,一个词语有时可能有几个含义,因而不能孤立地予以解释,必须结合条约的上下文,解释该词语在条约中的实际含义。条约的上下文除约文外,还包括条约全体当事国之间就该条约的缔结所订立的与该条约有关的任何协定,或个别缔约国间缔结或作出的并经其他当事国接受的与该条约有关的任何文书。与条约上下文一并考虑的因素还有该条约当事国之间嗣后订立的关于条约的解释或其规定的适用的任何规定;确证该条约各当事国对条约的解释意见一致的在该条约适用上的任何嗣后惯例;适用于该条约各当事国之间的关系的任何有关国际法规则。

  2、符合条约的目的和宗旨。条约是为一定目的缔结的,条约的目的和宗旨贯穿于整个条约之中。解释条约要选择最符合其目的和宗旨的意义,而不能相反。

  3、善意解释。这是指条约的解释应以诚实信用履行条约为出发点进行,解释不能使得一方不公正或不公平地优于另一方,也不能试图阻挠或破坏条约的履行。善意原则直接源于“条约必须遵守”的规则,在条约的解释中有重要作用。

  (二)条约解释的辅助规则

  1、条约解释的补充资料。如果以上述规则解释条约,意义仍不明确或难以解释,或所得结果显属荒谬或不合理时,可以使用解释条约的补充资料,包括条约的准备工作及缔约的情况在内,如谈判记录、历次草案、讨论纪要等。但这些材料仅仅是作为上述解释方法的辅助和补充,本身不具有决定性。

  2、两种以上文字的条约的解释。

  (1)经两种以上文字认证作准的条约,除条约中规定或当事国协议当遇到意义分歧时应以某种约文为根据外,每种文字的约文应同样作准。

  (2)作准文本以外的条约译本,不能作为作准文本,仅可以在解释条约时作为参考。

  (3)在各种文字的作准约文中,条约的用语应被推定为有相同的意义。

  (4)除按规定应以某一约文为准外.在几个作准约文中发现意义有分歧,而适用以上解释规则不能消除分歧时,应采用顾及条约目的及宗旨的量能调和各约文的意义。

  三、条约的终止和暂停施行

  条约的终止是指一个有效的条约由于条约法规定的原因的出现,不再继续对当事方具有拘束力。条约的暂停实施是指由于法定原因的出现,一个有效条约所规定的权利和义务在一定时期内暂时对于当事方不具有拘束力。

  (一)条约终止和暂停施行的原因

  1、条约本身规定。实践中缔约方通过条约本身规定所引起的条约终止的情况主要有:条约规定的期满并且没有延期;条约规定的其他解除条约的条件成立,如某一特定事件的发生。

  2、条约当事方共同的同意。条约可因当事方在缔约后明示或默示的共同同意而终止或暂停施行:一项条约在某当事方与条约缔约国咨商后,经全体当事国同意,条约可以终止或暂停施行。

  3、单方解约和退约。条约是经过全体缔约国一致同意才缔结的,在条约有效期内,各缔约国负有忠实履行条约的义务。除条约明文规定允许一方退约或解约外,一般不经其他缔约国的同意,不得单方面终止或退出条约。根据(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的规定,只有经确定某一条约的当事国原意为容许有废止或退出的可能,或由条约的性质可认为含有废止或退出的权利,当事国才可以单方废止或退出该条约。在这种情况下,当事国必须提前12个月作出其废止或退出条约的意思表示。

  4、条约履行完毕。条约规定的事项已履行完毕,条约即告终止。条约因缔约各方分别将条约规定的权利义务完全履行完毕而终上是条约终止的最常见情况。

  5、条约因被代替而终止。条约的全体当事国就同一事项缔结后订条约,如果以后订条约为准,或先后订立的两条约内容不合,使两条约不能同时适用,则先订条约终止。

  6、条约履行不可能。条约缔结后,如果实施条约所必不可少的标的物永久消失或毁坏,以致不可能履行条约时,当事国可因此为理由终止或退出条约。如果不能履行属于暂时性的,则当事国只能暂停条约的实施。并且,如果这种履行的不可能是由于当事方本身违反国际法而造成的,则当事国须承担相应的国际责任。

  7、条约当事方丧失国际人格。当一国分裂为数国或并入其他国家而丧失其国际人格时,它所缔结的双边条约即行终止,除非有一个新国家继承该国对该条约的权利和义务。

  8、断绝外交关系或领事关系。断绝外交关系或领事关系使得以此种关系为适用条约必不可少的条件的条约终止。其他条约不受断绝外交关系或领事关系的影响。

  9、战争。战争发生使交战的缔约国间的政治条约、双边的商务条约终止,其他双边条约暂停施行,但关于战争法规方面的双边条约或多边条约不得终止。

  10、一方违约条约。条约当事国一方违约时,他方可以终止该条约或暂停该条约的施行。这是作为对对方不法行为的一种对抗,但应满足必要和成比例原则。《维也纳条约法公约》规定,因一方违约,缔约他方有权终止或暂停施行该条约,但条约当事国一方的违约必须是重大的违约,包括:

  (1)条约当事国一方非法片面终止条约;

  (2)违反条约规定,且这项规定是实现条约的目的和宗旨所必要的。

  一方并不严重的违约不能导致另一方的废约。双边条约当事方之一有重大违约时,他方有权终止该约,或全部或部分停止其施行;多边条约当事国一方有重大违约时,其他当事方有权以一致同意,在这些当事方与违约方的关系上,或在全体条约当事方之间,全部或部分停止施行或终止该约。

  11、情势变迁。情势变迁是指条约缔结后,出现了在缔结条约时不能预见的根本性变化的情况,则缔约国可以终止或退出该条约。“情势变迁”是“条约必守”的一个特殊例外。为了防止滥用情势变迁原则,保持较稳定的条约关系,《维也纳条约法公约》对情势变迁原则的适用规定了严格的条件限制:

  (1)缔约时的情势必须发生了不可预见的根本性变化;

  (2)缔约时的情势构成当事国同意受条约拘束的必要根据;

  (3)情势变迁的效果将根本改变依条约尚待履行的义务范围;

  (4)确定边界的条约不适用情势变迁原则;

  (5)如果情势改变是由于一个缔约国反条约义务或其他国际义务造成的,这个国家就不能援引情势变迁终止或废除有关条约。

  (二)条约终止和暂停施行的后果

  如果条约中含有关于条约终止的后果的规定,则按照条约本身的规定执行。在条约并无规定且条约当事国也没有约定条约终止或暂停施行的后果的情况下,一般根据以下规则进行:

  (1)解除各当事国继续履行条约的义务;

  (2)不影响各当事国在该条约的终止前由于实施该条约所产生的任何权利、义务或法律情况;

  (3)在暂停施行期间,各当事国应避免足以阻挠条约恢复施行的行为。


┃相关链接:

国际法讲义(一)

国际法讲义(二)

国际法讲义(三)

从国际法角度看中日东海争端

国际法讲义(五)

南海冲突亟待加强国际法和争议区法的研究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