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论非法拘禁罪的司法认定

2013年11月12日17:41 东方法眼颜志军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非法拘禁罪是指以非法扣押、关押、绑架或者其他方法剥夺或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正确分析并界定非法拘禁罪犯罪对象及其结果加重犯与转化犯

  摘  要:非法拘禁罪是指以非法扣押、关押、绑架或者其他方法剥夺或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正确分析并界定非法拘禁罪犯罪对象及其结果加重犯与转化犯,是审判中科学定罪和合理量刑的前提,也是解决司法疑难的重要途径。笔者拟根据刑法理论,联系到非法拘禁罪的具体情况,对非法拘禁罪在司法认定过程中的这些疑难问题进行分析探讨,以期抛砖引玉,对理论和司法实践有所裨益。

  关键词:非法拘禁罪;司法认定;犯罪构成;界定

  非法拘禁对公民的人身权利构成了极大的危害,对正常的经济和社会秩序也造成了威胁。然而在规范层面,非法拘禁罪的对象、结果加重犯以及转化犯方面的界定等疑问都有待解决。因此,本文拟对非法拘禁罪认定中的相关问题作一概括性的论述。

  一、非法拘禁罪概念及构成特征

  (一)非法拘禁罪的概念

  根据《刑法》第238条的规定,所谓非法拘禁罪,是指以拘留、禁闭或者其它强制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1]在我国,非法拘禁罪在理论上一般被称为非法剥夺人身自由罪。应该说,这一说法相对而言更为科学可取。因为,《刑法》第238条对本罪的具体罪状规定为“非法拘禁他人或以其它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这种规定容易让人产生误解:即前者是非法拘禁罪,其方法是“拘禁”,后者为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罪,其方法是“除拘禁以外的其他方法”。从另一角度来看:其客观行为除了非法拘禁之外,还包括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以“非法拘禁罪”的罪名概其所有,显然有概括不全之弊,有违罪名确定之周延性原则。实质上,非法拘禁罪的本质就是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不管是“非法拘禁”还是“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其本质者是一样的,从这方面来看,将本罪的罪名规定为“非法拘禁罪”也并无不妥之处。

  (二)非法拘禁罪的构成特征

  1、非法拘禁罪的主体特征

  非法拘禁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即凡年满16周岁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可成为本罪的主体。根据我国刑法第238条第2款的规定,行为人非法拘禁他人,就构成了非法拘禁罪(基础犯罪);如果行为人又具备了“使用暴力致人伤残、死亡”的事实特征,就符合了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刑法将之设置为转化犯,依照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2]因此,已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的人对他人非法拘禁,情节一般的,不负刑事责任。但是,在非法拘禁中,使用暴力致人伤残、死亡的,构成由非法拘禁罪转化而成的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根据《刑法》第17条第2款的规定,就应该负刑事责任。

  2、非法拘禁罪的客体特征

  犯罪客体是指刑法所保护的而被犯罪行为所侵犯的社会关系。任何犯罪行为都要侵犯一定的客体,非法拘禁罪也不例外,非法拘禁罪侵犯的客体是他人的人身自由,人身自由既是公民人身权利的重要内容,也是他人行使民主权利的基本条件。从广义上来说,人身自由包括与人的行动相关的非常广泛的自由权利,既包括主观方面(即意识自由),也包括客观方面(即行为自由),行为自由是以意识自由为前提的,但只要具有行为自由的意识即可,并不要求具有民法上规定的法律行为能力和刑法上规定的辨认控制能力;从本罪上来说,本罪所侵犯的人身自由权利,是指身体自由权,即以身体的动静举止不受非法干预为内容的人格权,并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根据自己的意志决定自己行动的自由权利。

  3、非法拘禁罪的主观特征

  本罪的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 ,并以剥夺他人人身自由为目的,过失不构成本罪。刑法学界的通说主张,本罪只能由直接故意构成,因为明知必然会发生某种危害社会的结果就不存在所谓“放任”的心态。既然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必然使他人人身自由受到剥夺而听之任之,事实上就是希望他人人身自由被剥夺的结果发生,这种情况下不可能存在放任不管的意志因素,应当构成直接故意犯罪。

  4、非法拘禁罪的客观特征

  非法拘禁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非法拘禁或者用其它强制方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行为的特征是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它方法非法剥夺他人的人身自由。首先:非法拘禁罪的构成在客观上必须实施了拘禁行为,何为拘禁?原意是指把逮捕的人关押起来,由“拘”和“禁”组成,“拘”即拘捕,是指对人的身体给予直接拘束以剥夺其活动自由;“禁”是指监禁,即将他人控制于一定场所下使其逃脱显著困难。具体来说则是将被害人关押于一定的场所,从而剥夺其行为自由。其次:拘禁行为具有非法性,所谓“非法性”是指某一行为不符合法律规定或者没有法律依据。在确定非法拘禁罪时,必须参照其它法律有关规定,才能确定行为的非法性。从目前的情况看,评断拘禁行为的非法性,参照标准主要由宪法、民法、刑事诉讼法等法律组成,这些规定从不同的方面为认定行为之非法性提供了法律依据。[3]具体表现在有拘禁权的人滥用职权,违反法律规定,不按照法定条件和程序,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以及没有拘禁权的人擅自对他人人身自由予以剥夺的行为。由此可见,非法性主要有以下几种:一种是主体非法,即实施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人不符法律规定;一种是程序非法,即有拘禁权的人非依法定程序实施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情形。[4]

  二、非法拘禁罪犯罪对象问题探讨

  由于目前我国法律对非法拘禁罪的对象并无明确规定,理论学界也众说纷纭,因此对本罪的对象范围研究对司法实践甚有意义。对于本罪的犯罪对象,争议的焦点主要在于一些特定的自然人能否成为本罪的犯罪对象。

  (一)关于主观上有意思决定能力但客观上欠缺行动能力的人

  这种情况下主要的理论分歧在于不会行走的婴儿、失去行动能力的严重病残人员等,自己不可能自由支配自己身体在任意的空间活动的,是否可以成为本罪的对象。其争论的焦点在于:没有自由行为能力的人,是否就没有人身自由的权利,因而就不会存在非法剥夺其人身自由的犯罪的问题。

  1、肯定说。本罪的犯罪对象包括依法享有人身权利的任何公民。[5]持这种观点的人主张:人类从出生到死亡,不论老幼残废以及有无活动能力,都应当享有行动自由,而不受年龄或者其它偶然事件的限制,即使是非法束缚精神病人或者婴儿的手足,使其不能动弹的,实际上也是剥夺了他们的人身自由,也同样构成本罪。否认他们可以成为本罪的对象,使他们的人身自由得不到刑法有效的保障,有违立法者制定本罪的精神,是不正确的。

  2、否定说。本罪的行为对象必须是有场所移动自由的自然人。由于人的行动是受意识支配的,所以,身体活动自由就是意识活动的自由,这种自由是事实状态的,而不以行为者在法律上具有责任能力和法律行为能力为限。[6]至于婴儿、高度精神病患者、麻醉药使用者等欠缺变更其所停留处所的意思表示决定能力,完全没有行动自由,也就谈不上对其行动自由的限制,因此不能成为本罪的犯罪对象;借助于拐杖可以移动的人,能独立移动的幼儿等,则能够成为本罪的犯罪对象。

  3、笔者观点。显然,前者立足于本罪侵犯的法益是抽象的“人身自由权利”,后者着眼于本罪侵犯的法益是具体的“人身自由”。本人较赞成前者的观点,因为有意思决定能力但客观上欠缺行动能力的人可以通过监护人的帮助获得这种自由,因此否认他们成为本罪的犯罪对象,实际上是否认他们的人身自由,是不正确的。

  (二)关于欠缺主观决定能力但客观上有行动能力的人

  有学者认为,此罪的对象“必须是具有身体活动自由的自然人。身体活动自由虽以意识活动自由为前提,但只要具有基于意识从事身体活动的能力即可,不要求具有刑法上的辨认控制能力与民法上的法律行为能力,帮能够行走的幼儿、精神病患者均可成为本罪的对象”。[7]我认为,对此问题不能一概而论。 一方面,人身自由是在不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况下,任何人都享有依照自己的意志做出行动的自由,而不为其他任何人所剥夺。这是宪法赋予一切公民的权利,,即使是精神病患者或者婴儿,也不能排除在外。在这个意义上,人身自由是一种无条件的自由。当然,对于精神病患者和婴儿来讲,他们由于自身的生理或者病理原因,没有或者丧失了自由支配自己行动的能力,但是,他们仍有权获得其监护人或者亲友的帮助,从而具有在一定的空间活动的自由。而对精神病患者、婴儿实施非法拘禁,无疑剥夺了他们享有上可能,实质上也就是剥夺了他们的人身自由。因此,也应该予以刑法处置。[8]另一方面,人身自由直接受个人意志能力所制约,意志能力的强弱影响着行动自由的程度和范围。意志能力越强则获得的自由相对而言就越宽泛;相反,对于精神病患者和婴儿而言,由于不具备这种意志能力,因此他们的人身自由只能借助其监护人或者亲友的行为来实现。而这种实现本身就意味着在一定程度上对其他身自由的限制甚至在某一场合下的剥夺。从这个意义上讲,人身自由又是相对的。因此,在肯定精神病患者和婴儿能够成为本罪的对象,以保障他们应有的人身自由的同时,也要注意保障他们的监护人的监护权。若监护人为保护精神病患者的安全或者为防止其行为危害社会而将其暂时禁闭,刚不构成非法拘禁,但如果在危害已经排除的情况下,仍对之继续加以捆绑或关押,则属于非法拘禁行为无疑。[9]当然,是否构成犯罪,必须结合其他情节综合考虑。综合所述,欠缺主观决定能力但客观上有行动能力的人,只要人身自由的客观方面受到侵害的,就可以成为本罪的犯罪对象。

  (三)关于暂时意识不到自由是否被束缚,但客观上具有行动能力的人

  为了成立本罪,是否需要作为犯罪对象的被害人意识到自由被束缚呢?例如,行为人将熟睡中的人反锁在房间内,待他醒来之前就打开了锁,此行为是否构成非法拘禁罪呢? 一种观点主张,本罪的成立不要求被害人具有现实的、具体的行动意识能力,只要他有这种可能性即可。[10]在上例中,被害人任何时候都有醒来的可能性,只要被害人有行动的可能性即可,它意味着只要被害人具有潜在的行动能力、可能的自由也可构成本罪。因为即使睡着了,也不能判断何时起床。因此,上述行为侵害了被害人的自由,构成非法拘禁罪。在睡觉的人恢复意识后认定为非法拘禁罪即可。与此相对,另一种观点则认为,非法拘禁罪不是危险犯,而是实害犯,因此本罪的对象只能是有现实的、具体的行动意识或能力的自然人,一时丧失这种意识或能力的,只有在他们恢复了这种意识或能力之后,才能成为本罪的对象。[11]但是,认为非法拘禁罪是对可能的自由处罚的观点,容易造成处罚具有侵害自由的可能性的行为,即处罚对自由具有危险的行为,然而,非法拘禁罪并不是危险犯。而二者争论的焦点在于,本罪的保护法益是否包括可能的自由,有的学者认为,既然认为身体活动的自由是可能的自由就够了,那么只要可能的自由被剥夺,就不应问被害人的现实意识如何。因此,给醉酒者和熟睡中的人所在的房间上了锁,即使他们不知道的也构成非法拘禁,并且,在其觉醒之前将门打开的,也不影响犯罪的成立与否。本人认为,具有行为能力的人成为非法拘禁罪的对象并不以当时具有感知能力为前提要件。对于暂时意识不到自由是否被束缚,但客观上具有行动能力的人采取非法禁闭的行为同样构成非法拘禁罪。

  三、非法拘禁“致人重伤”、“致人死亡”的认定

  行为人在非法拘禁的过程中,由于其经常会使用捆绑、扣押等方式甚至有时会采用暴力方法,因此,经常会出现被拘禁人受到重伤甚至死亡的情形,这是非法拘禁罪的加重构成情节,有必要对其进行深入探讨。对“致人重伤”、“致人死亡”如何理解,目前有三种观点:

  1、过失说。认为“致人重伤”、“致人死亡”是指过失,不包括故意在内,如果是故意的情形应该归到第二款转化犯的情形里去,即以故意伤害、故意杀人论处,否则会轻纵犯罪分子。

  2、故意说。认为本罪中“致人重伤”、“致人死亡”应为故意所致,理由是非法拘禁中的殴打显然是故意的,无论伤害结果是重是轻,都在行为人意料之中,行为人殴打他人时往往抱着不计后果不顾被害人是否被打成重伤的心理,这种心理属于我国刑法中规定的故意心理,这是一种故意。

  3、双重说。认为非法拘禁罪中“致人重伤”、“致人死亡”,不仅包括行为人在实施拘禁行为中过失引起的重伤、死亡结果,也包括故意所造成的重伤、死亡结果,这两种情形都应定非法拘禁罪。[12]

  过失说和故意说都有一定的道理,只是立论的角度不同而已。过失说侧重于刑罚的可容性,双重说侧重于行为结果的可能性。从刑罚的可容性讲,“致人重伤”的法定最高刑为10年,而故意伤害罪的最高刑为死刑。可见前者无法容纳后者的刑事处罚。从行为的结果可能性讲,非法拘禁中的伤害行为既可能在故意状态下实施,也可能在过失状态下实施。故意说认为非法拘禁的殴打都是故意行为,因而重伤害的结果都是在行为人的意料之中,都是属于故意。故意说混淆了殴打故意和重伤害故意两种不同的故意内容,因为殴打的故意并不等于重伤害的故意,也可能是过失。[13]本人认为,行为人在主观上对重伤或者死亡可以是过失或者无过错,造成被害人重伤或者死亡的原因,既可以是非法拘禁行为本身,也可以是被害人的自伤、自杀行为,还可以是非法拘禁期间的其他原因,如被害人在下雨天被雷击而死等。须指出的是,重伤或死亡结果可以归责于其他人所为的,行为人不应再对此加重结果负刑事责任。例如,被害人在被拘禁期间,第三方出于报复将被害人杀害的,行为人就不应对死亡结果负责。

  四、使用暴力非法拘禁“致人伤残、死亡”的界定

  根据刑法第238条之规定,使用暴力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本法第234条、第232条的规定定罪处罚。这种情形下,非法拘禁罪转化为故意伤害罪或者故意杀人罪。[14]根据刑法典对转化犯的规定,非法拘禁罪的转化必须同时符合以下条件:一是在客观方面必须有“使用暴力”的行为,并因此造成被害人伤残或者死亡的危害结果发生。二是在主观方面必须是基于故意而实施的暴力,并且行为人有非法损害他人身体健康或者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目的。三是刑法明确规定这种情形直接转化为故意伤害罪或者故意杀人罪。

  有学者认为,非法拘禁他人,使用暴力致人伤残、死亡的,应分别以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论处。[15]本人认为,刑法第238条的规定只是属于法律拟制,而非注意规定。使用暴力致人伤残、死亡与刑法第234条、第232条规定的罪名之间并不是分别对应关系,而是交叉选择关系,在出现被害人死亡结果的可以定故意伤害罪,出现重伤结果的也可以定故意杀人罪,并非致人死亡的就一定构成故意杀人罪。其一,行为人构成何罪必须以犯罪构成要件为依据进行判断,转化犯罪也不能突破这一基本要求。在司法实践过程中,有的被告人在对他人的非法拘禁中使用暴力,有明显的伤害故意,但被告人并没有预见到被害人会因自己的伤害行为而导致死亡,或轻信能够避免,在此情况下,即使被害人死亡,也不宜认定被告人构成故意杀人罪,因为被告人既不追求死亡结果的发生,对死亡结果也非放任的心理态度,而是过失所导致,转化定性为故意伤害罪是恰当的。[16]其二,在非法拘禁的转化犯中,被告人对被害人伤残或死亡的结果并非只能是间接故意。尽管大多数情况下被告人持放任的心理状态,但在有的情况下,面对被害人的反抗,被告人犯意转化而追求被害人的致伤或致死。也是完全可能的,在非法拘禁的转化犯罪中不能排除有这种情况的存在。其三,即使在被告人持间接故意心理情况下,其罪名的确定也不能仅以结果论,如果其只对伤残持放任态度,而并没有预见到可能致人死亡,对死亡的结果不存在放任,则即使被害人死亡了,也不能以结果论而定故意杀人罪。间接故意伤害而过失致人死亡,这是完全可能存在的人的主观意志形态。[17]其四,这里的“暴力”应限于超出非法拘禁范围的暴力,且“暴力”的程度应限定在造成轻伤以上(不包括轻伤),否则就没有必要按照刑法第234条来处理;非法拘禁罪行为本身也可以表现为暴力,但作为非法拘禁行为内容的暴力导致他人伤残、死亡的,不属于“使用暴力致人伤残、死亡”;只有当非法拘禁行为以外的暴力致人伤残、死亡时,才能认定为故意伤害罪或者故意杀人罪。

  在司法实践中认定非法拘禁行为人的行为构成转化犯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问题:第一,适用刑法第234条以故意伤害罪定罪量刑时,应当适用该条第二款,不包括该条第一款致人轻伤的情形。因为伤残应当指“重伤或残疾”,之所以这样理解,是基于对转化犯条件的界定。[18]转化犯罪是指根据刑法的特别规定,行为人实施的某一犯罪行为在一定条件下转化为另一种更为严重的犯罪,并依照后一犯罪定罪量刑的情况。那么,只有后一犯罪比原犯罪严重才能转化,否则不宜转化。一般的故意伤害犯罪,如果只导致轻伤的后果,其法定刑与非法拘禁罪相平衡,虽然被告人有伤害行为和致人轻伤的结果,但不符合转化犯罪的成立条件。故意致人重伤或残疾其严重性都大于非法拘禁,在这一情况下,从非法拘禁罪转化为故意伤害(重伤)罪符合转化犯罪的基本要求。[19]第二,行为人使用暴力致人伤残、死亡的情形当中,不能单纯地以造成被害人伤残的危害结果就一律认定为故意伤害罪,造成被害人死亡结果的,就一律认定为故意杀人罪,不能简单地在犯罪结果与罪名之间画等号,否则容易陷入归罪的错误。[20]

  在司法实践过程中认定非法拘禁行为人的行为是否构成转化犯,正确的做法是要区分行为人的主观故意的内容是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还是要损害他人身体健康,综合犯罪构成的主客观要件决定行为人的行为是触犯了故意杀人罪,还是故意伤害罪,只有这样才符合刑法的罪责刑相适应原则。

  五、结束语

  非法拘禁罪作为刑法分则里的一个重要罪名,一直受到理论界的关注。尽管在刑法修订后,正确分析并理性界定非法拘禁罪的相关问题,是审判中科学定罪和合理量刑的前提,也是解决司法疑难的重要途径。有部分观点趋于一致,但仍然存在有一些争议较大的问题,这些较大的争议,争议双方至今还没有比较令人信服的解释,比如像文章中所述的对象问题以及结果加重犯、转化犯问题等。本文通过对众多学者学说的分析,发表自己的看法与意见,以期对理论和司法实践有所裨益。

  参考文献:

  [1]陈兴良.规范刑法学[M].武汉: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3:238-244.

  [2]祝铭山.非法拘禁罪、绑架罪[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 2004:74-76.

  [3]赵秉志,阴建峰. 非法拘禁罪构成中若干问题研讨[J]. 河南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2004,(2):61-64.

  [4]陈金鑫 ,薛林.对非法拘禁罪几个问题的探讨[J].犯罪研究, 2003,(1):38-41.

  [5]赵秉志,阴建峰.非法拘禁罪行为构造研析[J].河北法学, 2005,(1):3-5.

  [6]董邦俊,唐子艳.非法拘禁罪及其立法之质疑[J].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03,(2):19-22.

  [7]周瑞习,吴广垠.非法拘禁犯罪中故意伤害行为辨析[J].山东审判,2004,(6):105-107.

  [8]张韵声,陈祥军.析绑架罪与非法拘禁罪之异同[J].法律适用,2003,(8):66-68.

  [9]黄嵩.论非法拘禁罪与绑架罪认定中的若干难点——从王文泉非法拘禁案的认定谈起[J].法学评论,2004,(4):144-148.

  [10]郑佳展,黄仁发. 亟待制定一般主体实施非法拘禁行为的定罪标准[J].人民检察,2005,(3):57-58.

  [11]张海凤,杨平娟.论非法拘禁罪的行为对象[J].白城师范学院学报,2005,(1):45-47.

  [12]高铭暄.刑法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9:34-38.

  [13]张明楷.刑法学(下)[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714-715.

  [14]高铭暄.刑法学原理[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3:506-507.

  [15]陈浩然.理论刑法学[M].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238-244.

  [16]陈洪兵.非法拘禁罪疑难争议问题研究[J].云南大学学报(法学版),2005,(1):103-106.

  [17]古淑惠.非法拘禁罪研究[D].武汉大学,2004:21-24.

  [18]刘树德.自由-刑法内外的思考[M].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5:160-162.

  [19]裴广川.刑事案例诉辩审评——绑架罪、非法拘禁罪[M].中国检察出版社 2005:98-100.

  [20] 周翠兰.非法拘禁罪若干问题研究[D].烟台大学,2007:20-22.

  (作者单位:湖南省汉寿县人民法院)

作者颜志军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luris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