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影响药家鑫生死的量刑因素

2011年04月18日16:50 东方法眼李富成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东方法眼网站对药家鑫量刑也做了民意调查,其结果与西安市中院的调查结果大相径庭

  药家鑫交通肇事后,向张妙连捅八刀(一说是六刀),致其当场死亡。在驾车逃逸中,又连撞两人,被他人逼停。在警方前两次有关交通肇事的讯问中,药家鑫没有交待其杀人事实。三日后,在家人陪同下,药家鑫向警方交待杀人的事实。据药家鑫交待,杀人动机是发现被害人倒地呻吟,怕被害人看到其车牌号,以后找麻烦,便从随身背包中取出尖刀,对被害人连捅数刀,致其当场死亡。

药家鑫

  从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审判看,双方对案件事实没有争议,对药家鑫是否应当适用死刑,双方争辩激烈。由于法庭没有当庭宣判,药家鑫是生是死,仍然扑朔迷离。从量刑理论与司法实践看,以下因素可能影响药家鑫的生死:一是药家鑫的杀人动机、杀人手段及其后果;二是被害人的情况及其家属的态度;三是现行的法律制度;四是我国的法律文化传统;五是民意。

  从药家鑫杀人的动机、手段、后果看,非常恶劣、残忍、严重。在交通肇事后,药家鑫明知被害人没死,不仅不施救,反而对其连捅八刀,刀刀致命。在杀人命案中,由于杀人者动机多种多样,案件情况千差万别,所以,杀人者非必死。在本案中,药家鑫制造车祸在先,对被害人有施救义务,而他不仅不施救,反而连捅被害人八刀,致其当场死亡。药家鑫捅被害人一刀可辩解为激情杀人,捅被害人二刀可强说为紧张杀人,连捅被害人八刀,只能说其犯意坚决,已无怜悯之心,彻底丧失人性。按照我国刑法的罪责自负原则,罪行相当原则,药家鑫的生死,主要取决其犯罪行为、犯罪结果及主观过错。在本案中,药家鑫至少有三重罪责与过错:一是随身携带凶器,反映出他平时就具有人身危险性。二是,犯错后不知忏悔,反而杀人灭口,说明其改造难度大。三是对被害人连捅八刀,致其当场死亡,说明其杀人手段残忍、犯意坚定,后果严重。按照我国现行法律规定,法庭给药家鑫改过自新的机会,恐怕还缺少必要的理由。

  从我国量刑实践看,如果被害人有过错,可以减轻药家鑫的罪责。本案中被害人毫无过错,但按药家鑫的逻辑,被害人错在是农村人,农村人是很难缠的。如果“农村人,很难缠”的逻辑能够成立,天下焉有公理?农民是我国的根本,党和政府始终将农民问题、农村问题、农业问题放在战略高度去思考、去重视、去关心。尽管农民很弱势,但他是我国社会重要的阶层,药家鑫对我国社会的重要阶层抱有敌意,只能说明他主观恶性大,具有反社会心理与人格。

  在杀人案件中,被害人属于犯罪对象,犯罪对象的情况一般不影响定性,但影响量刑,属于量刑的酌定情节。从被害人情况看,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父母的子女、丈夫的妻子,她身上肩负重要的家庭义务与责任。药家鑫的八刀,让孩子失去母亲、成为孤儿,让丈夫没有妻子,成为鳏夫,让年迈父母丧失女儿,成为孤独之人。药家鑫的八刀,不仅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酿成极为深重的罪孽,也使药家鑫成为罪无可赦之人。

作者李富成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李富成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