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改变对正当防卫苛求过严的不良司法现象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法学 > 刑事 > 正文

要改变对正当防卫苛求过严的不良司法现象

2010年11月21日19:52 东方法眼 王学堂
   
 

  2009年7月3日下午4时许,三名年轻人车某、余某与张某来到陈先生位于龙江东涌的化纤厂,以陈先生抢了朋友生意为由,勒索人民币5000元。陈先生当场拒绝,三名歹徒出手殴打,没有想到的是,从小习武的陈先生以一敌三完全不落下风,最后还用刀砍伤车某和余某。三人狼狈逃窜被顺德警方抓获。

  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陈先生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二人轻伤,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最终判处陈先生有期徒刑9个月,缓期一年。(2010年11月19日广州日报)

  陈先生的行为是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相信陈先生认为是正当防卫,但从法院的判决看则支持防卫过当。

  对公民的防卫行为,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历来是争执不休的话题。

  一个打工女,为了救助自己未来的大姑姐(后来成了她人的大姑姐)而被审判,所幸后被判无罪。对吴金艳来说,看守所中的10个月已经改变了她的命运。心爱的男友以为她这辈子不会离开监狱了,于是另娶新娘;内蒙古老家村庄里流传的是她当坐台小姐遭强奸后起意报复杀人。她的名字叫“吴金艳”。但你也可能如我一样已经忘记了她,直至读到一篇题为《杀人无罪的打工妹历尽坎坷收获幸福》(载《民主与法制》2005年第24期45页)的文章。

  正如二审法院判决书中所认为,吴金艳的防卫行为起因于危及自己和他人人身安全的暴力侵害的发生,防卫意图明显,防卫时间在不法侵害正在进行过程中,防卫对象得当,且未超过必要限度,属于具有无限防卫权类型的正当防卫。这样的明显事实,何以被公安机关执行逮捕(前面还有刑拘)、被检察机关公诉(批准逮捕)、一审被判无罪、检察院抗诉,长达十月之久,这是新刑法中鼓励正当防卫和无过当防卫权立法精神的体现吗?(参见王学堂著《无法不谈:一个法律人的行与思》,海洋出版社,2009年6月第1版,187—191页)

  这样一则案件何以有十个月牢狱之灾?

  当然,我们不得不承认:法律是一柄双刃剑,它在保护某种利益的同时,对该种利益也必然有所约束,甚至某种程度上会反过来损害了初衷所意图保护的那种利益。

  正当防卫作为国家赋予公民的一项合法权利,它既不是一种报复,更不是一种惩罚。凡是权利都要有所限制,无限制的权利是特权,而特权是危险的。正当防卫的实质就是“私人执法”(与国家司法权相对应),而公民个人执法的度由于种种原因是很难掌握的(甚至国家执法事实上也存在这种可能)。两利相较取其重,两弊相权取其轻。从利益平衡角度分析,我们对正当防卫还是要严格控制的。

  但严格控制之余,我们仍然不要忘记法律的价值追求。

  刑法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失的,属于正当防卫。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对正在进行的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法律责任”。

  法律上这种“无限防卫权”的规定,其本意就是遏制犯罪,鼓励公民同暴力犯罪作斗争。

  因此,在正当防卫的情况下,一般情况下可以免责,毕竟行为人也只是平常人,而且是在特殊的紧急情形下,我们不能苛求他的行为必须恰如其当。法律上这种无限防卫权的规定,其本意就是遏制犯罪,鼓励公民同暴力犯罪作斗争。

  当歹徒实施暴力犯罪时,失手致歹徒死亡一般情况下可以免责,毕竟行为人也只是平常人,而且是在特殊的紧急情形下,我们不能苛求他的行为必须恰如其当。

  顺德案件的判决告诉我们,遇到牛二式的人物多半只能自认倒霉。这与法律精神是相违背的。


┃相关链接:

析防卫过当

驾车撞劫匪:有待法律评断

90后少女捅死“性侵大叔”案:正当防卫认定过苛

持杀猪反被对方夺刀捅伤致死 死者家属请求赔偿被判驳回

昆山“龙哥”被杀案属于正当防卫 被撤销案件

为什么认定于海明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 ── 关于昆山“8.27”案件的分析意见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