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黑社会性质犯罪的类型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法学 > 刑事 > 正文

当代中国黑社会性质犯罪的类型

2010年09月02日07:55 东方法眼 高一飞
   
 

核心提示:在当前,按形成的原因对黑社会性质犯罪进行分类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因为搞清犯罪原因是选择和决定预防对策的基矗在当前了解犯罪的原因能够为公安司法部门提供实践依据。

  关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类型,理论界有多种分类方法,因其所取的标准不同而不同。1、1、有的同志将其分为发育成熟型与发育未成熟型。12、按组织的规模转变,可按黑社会犯罪组织分为:超级型、高级型、中级型、初级型及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等类型。23、有的从黑社会性质组织活动的表现形式,将黑社会性质组织分为企业化经营型与以暴力为资本型等类型。34、有的学者将黑社会性质组织以“结构类型”为标准分四类:传统型、职业型、种族型、国际恐怖主义组织。4

  研究者根据不同的需要以不同的标准对黑社会犯罪进行分类都是必要的。但是,我认为,在当前,按形成的原因对黑社会性质犯罪进行分类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因为搞清犯罪原因是选择和决定预防对策的基础。在当前了解犯罪的原因能够为公安司法部门提供实践依据。

  我们以我国黑社会性质组织形成的原因为标准,可将黑社会性质组织分为以下几类。

  (一)暴力控制型

  这种黑社会性质组织,是指以暴力为后盾,提以控制一方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比较典型的例子是海南的“南霸天”一案。

  “南霸天”王英汉是海南省澄迈县金江镇王宅村人。80年代初,王英汉凭借自己会两招武术,以开武馆教授武功为名,网罗门徒。1985年至1989年,他凭借种多手段当上了王宅村村长,进一步网罗流氓烂仔,为其充当打手和保镖。1988年,海南办经济特区后,王英汉马上变“武教头”为“包工头”,利用他纠集的黑社会帮会势力,强占工程项目。凡金江镇内的建筑工程,绝大多数得由他做,不做也得挂名分利,由此一举成为暴发户。这个带有宗教、行帮性质的黑势力,其骨干成员都是“两抓两放”或“三抓三放”的刑事犯罪分子。几年内,这个团伙共打死2人,打残13人,遭其侮辱、殴打、抢劫、敲诈者不计其数。一位主持正义的县公安局副局长想依法处理王家的一起刑事犯罪案件,就被莫名其妙地免了职,罪犯也在15天后获释。这个团伙在其鼎盛时期,对当地一些企业的负责人和政府的某些部门也进行公开威胁和敲诈勒索。1993年12月,海南顺安实业公司经理李某某与县政府签订了一个修路合同,修建县政府门前至电神塔一段水泥路面。王英汉得知后要求分一部分工程做,遭拒绝后竟用武力威胁工人停工,李某某最后被迫送了18万元钱给王英汉,才将此事了结。5

  最近查处的发生在兰州的李氏兄弟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在其产生的初始阶段,也是因暴力而起家的。1998年10月28日22时许,该团伙成员易宝玉等6人,经过预谋和精心准备,携带猎枪、砍刀闯入兰州市城关区平凉路44号烟草批发部,由李永兵放哨,易宝玉持刀威逼店主刘斌,丁力持刀捅伤刘胸部,李斌持刀刺伤刘的颈部后,抢得现金10余万元及价值2.8万元的香烟90余条后逃跑。经法医鉴定,刘斌左胸刺伤构成重伤。1989年,李氏团伙首要分子李捷与兰州某酒店女服务员李波相识并勾搭成奸,后因李与杜某结婚,引起李捷的不满。为了达到与李长期通奸的目的,李捷遂起杀人之意。1998年11月18日16时许,在李捷的指使之下,李捷团伙成员将杜某枪杀至死。6

  以上事例表明,有些黑社会性质组织利用地方政府执法不严、当地百姓软弱可欺、胆小怕事的特点,其成员凭借“一身武艺”或敢于穷凶极恶的流氓习性,使一方百姓人人望而生畏,从而控制了一定区域,称霸一方。这类黑社会性质组织,往往已成为恐怖组织。

  (二)经济控制型

  经济控制型黑社会性质组织,是指拥有巨额财产、并凭借其经济势力垄断有关行业、控制一定区域,称霸一方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这种类型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往往以经济控制为主,兼用暴力手段进行控制,犯罪手段更具有隐蔽性和伪装性。

  黑社会性质组织头目利用发展生产力、开放搞活之机,取得合法的,甚至是显要的社会身份,以掩护犯罪。80年代中后期,我国大力发展商品经济,发展社会生产力。大批私营企业、个体经济应运而生,其繁荣经济的价值毋庸置疑。但其中确有一部分有前科而没有改造好的不法分子趁机打入经济领域,利用经济体制转型期经济秩序的暂时混乱,获取体面的社会身份,并以种种不法手段暴富。然而,经济的富裕并未使他们对社会主义产生感激之情,更未抵消他们根深蒂固的、强烈的反社会意识。他们一方面极尽奢侈,无度挥霍,另一方面疯狂报复社会,纠集流氓无赖,组成反社会群体,形成了地方恶势力,当代黑社会犯罪组织即从中孕育生成。当前一些犯罪集团钻改革、开放、搞活经济的空子,打着“法人”的旗号,以“合法”手段为掩护,大肆进行诈骗、走私贩私等活动,扰乱社会主义经济秩序。例如,在源北保康“地下银行”诈骗案中,农村妇女杨洪英勾结黄大秀等四人,以“存一取二”为诱饵,诈骗全县9个乡、镇及襄樊、河南等地500余人的283.85万元,占1994年保康县财政收入的10%。1996年6月,四川省资阳市公安部门又破获了一个对外称“中介公司”,对内代号为“黑豹”的带黑社会性质的重大犯罪集团。另外,犯罪集团大量走私,使走私的物品充斥市场,打击了民族工业的发展,破坏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给国家经济建设造成巨大的损失。

  而沈阳市公安局破获的刘涌黑社会团伙一案中,警方共抓获刘涌犯罪集团涉案人员45名,现已查实,这个集团犯罪事实42起,致死致伤42人,其中死亡1人,重伤16人,查获各种枪支13支,刀具26把,以及一批涉案车辆。犯罪集团的头子刘涌,身上笼罩着一系列的光环:沈阳市人大代表、致公党沈阳市支部副主任委员、嘉阳集团董事长。1992年刘涌就曾持枪打伤一名派出所副所长,被警方通缉,1994年在广州市被抓归案,1995年他买通有关人员骗得取保候审,1997年解除。1995年至2000年间,他勾结社会上的黑社会势力,为非作歹,后又有刘军、朱赤等一批基层民警加入,在沈阳市一些党政部门的腐败分子的保护下,刘涌暴力聚财、非法致富,号称资产超过5亿元。7

  非法敛财之后又以其强大的经济势力控制政府官员、垄断市场、为其违法犯罪活动提供经济后盾,以经济控制为手段达到称霸一方的目的,这就是经济控制型黑社会犯罪的共同特征。

  (三)境外渗透型

  境外渗透型黑社会性质组织,是指境外黑社会性质组织渗透到境内形成发展的犯罪组织。

  我国较早受到黑社会渗透的是深圳市。该市在1981年就发现有香港黑社会“14K”、“水房”、“义胜和”、“新义安”、“老东”等组织的骨干分子搞渗透。近几年来,“和安乐”、“和胜义”、“和胜堂”、“和合桃”等港澳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也相继涌入。福建省也是境外黑社会势力的渗透的重点地区。福州、厦门、泉州不但发现有港澳黑社会势力的渗透,而且还发现有台湾“竹联帮”、“四海帮”、“澎湖帮”等黑社会势力的渗透。在云南省的德宏、保山、大理、昆明等地市,都发现有境外黑势力的活动。从1987年以来,香港“和胜和”、“14K”、“新义安”等黑社会性质组织,多次假道云南贩运毒品。8境外黑社会势力渗透及活动方式主要是:1、发展组织,扩大势力。为占领阵地,他们想方设法或投资经商或开办娱乐场馆扩大渗透。在深圳,境外人员开办的卡拉OK、歌舞厅就有黑社会性质组织插手。他们打着各种招牌,从多方面发展组织。2、内外勾结,违法犯罪。他们利用各种关系和渠道,拉拢境内一些不法分子进行盗窃、抢劫、贩卖毒品、走私文物等重大犯罪。有的盗窃高级轿车进行高价销赃;有的在境外伪造、印制大批的人民币走私入境,通过内地不法分子流向全国;有的还在我国建立贩毒运输中转站。3、逃避打击,把内地作为避风港。有些黑社会分子在境外犯案,被警方通辑,为避风而逃来大陆。有的还改名换姓持假护照长期隐藏。4、扰乱经济秩序,破坏经济建设。主要利用内地一些部门和干部急于搞活经济的心理,以“援助”、“办厂”、“经商贸易”等名义进行违法活动。5、从事政治敌对活动。港澳、台地区有些黑社会性质组织历来与境外反动势力的勾结,参与政治活动。有些黑社会分子被境外特务间谋机关利用,充当反共、反社会主义的别动队,他们以刑事犯罪面目出现掩盖政治活动,在内地勾结那些对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不满分子,煽动闹事,策划反革命活动。有的还在策划建立恐怖组织,企图破坏祖国统一大业。

  一些境内黑恶势力开始同境外的黑社会相勾结,今年来频频发生的跨国绑架勒索案尤其引人注目。1993年起,福建此类案件连续发生五十多起,勒索赎金数百万美元,涉及美、英、澳大利亚、泰国和香港特区,此类罪案是境内外有组织罪犯联手的典型表现。2000年11月的一个月内,广东警方就破获涉及港、澳、台黑社会的刑事案件39起,抓获犯罪嫌疑人849名,有很多是直接在境内从事黑社会活动,如来自台湾的犯罪嫌疑人开设的地下钱庄涉案金额达5800万元;2000年4月14日,香港黑社会组织“新义安”在深圳举行“扎职”(升职)仪式;一些港、澳、台黑社会组织及其成员直接在境内开办企业以清洗黑钱等。9

  境外渗透型黑社会犯罪具有跨国犯罪的性质,有些具有国际影响,其侦破的难度也相对较大,在处理时还可能牵涉到涉外程序。

  (四)家族宗法型

  家族宗法型黑社会性质组织,是指以家族宗法组织为基础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近几年来,宗法组织活动已渗透到中国特区特别是农村生活的各方面。由于宗法组织的有组织性、地域性、活动的违法犯罪性等特征,有些已完全具备了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特征。

  湖南省怀化地委办公室1995年对湘、黔、桂边界地区4000多个村的基层组织建设情况作了调查后,毫不含糊地作出结论:宗族势力已凌驾于共产党的村级组织之上,族权已代替了基层政权。在湘、桂、黔接壤的5个苗村中,基本上是族长把持村内事务,村党支部领导谈话无人听。有的是原基层组织与现在的宗族组织同一化,如某市桂花村成立的“宗族委员会”统领着村党支部和村委会的工作。有的则与原来的基层组织分庭抗礼,有效地阻止现政府的政令在该地的执行。如某县的“严氏宗族委员会”公开宣布:“政府的法律、法规要经(宗族)委员会认可,方能执行”。据调查,目前中国农村的宗族械斗具有组织严密、规模大、争斗激烈等特点,往往由宗族头目担任械头号总指挥,不少具有基层干部身份的人参与策划、组织。一般制定了严密的行动计划,如械斗的人力、物力的征集按家庭人口和土地数量确定;选派青壮年、退伍军人、基干民兵当“敢死队员”、“义勇军战士”,妇女、小孩提供后勤服务,等等。对械斗的伤亡者,规定了治疗、丧葬、抚恤标准,一些宗族还给死者颁发“烈士证书”。这些做法,已完全形成了与地方政府即社会主流势力相对抗贩黑社会性质组织,应引起黑社会犯罪研究机构的重视。10

  草地洋村是广东省雷州市南兴镇东部沿海的一个自然村庄,长期以来因为一渔港的归属问题与相邻的东林村斗得你死我活。1996年之后,两村村民在一伙不法分子的煽风点火之下,争斗不断升级虽然他们生活贫困,但却节衣缩食地筹集资金购买刀枪,研制火约土炮,修筑碉堡路障,继而挖路、炸坝、伤人,引发了一系列12宗治安、刑事案件。为了解决纠纷,有关部门先后10多次派工作组都无功而返,2000年9月,在一伙别有用心的人的推波助澜之下,全村16岁以上男子聚会,一齐喝鸡血酒发誓:“要与渔港共存亡,要与政府死对抗。”2001年4月13日,政府动用300辆警车,2520名警察才将87名犯罪嫌疑人拘获。11

  家族宗法型黑社会犯罪削弱了地方政府的领导权威,违法黑恶势力使基层政府组织的工作难以正常开展,老百姓没有安全感。

  (五)帮会组织型

  帮会组织型黑社会性质组织,是指以帮会组织为基础形成与发展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所谓帮会,是对旧中国封建性的民间团体的总称。是以一定政治或经济为目的而结成一种无限契约集结体。如“三合会”、“哥老会”、大刀会“等。近年来,这种带封建色彩的帮会组织又在我国的农村、城市甚至学校频频出现。如“青龙帮”、“十三太保”等,帮会通常具有如下特征:1、具有浓厚的封建色彩。旧中国的帮会本身就产生于封建社会,其封建色彩是不言而喻的。而现今出现的帮会组织,完全是依照电影、电视、小说的封建帮会的方式而组织活动的,同时又是江湖规矩与流氓意识的结合体。2、以契约作为聚合联系的纽带。主要有三种表面形式:一是成文契约。这种契约表现为帮会的宗旨、章程等纲领性文件。由这种契约产生的帮会,组织严密,人员稳定,对社会的危害最为严重。契约人为了某种共同的利益而进行口头约定,这种契约帮会最为普遍,也比较稳定,江湖上讲究一言九鼎。三是默认契约。它没有文字依据,甚至连连中正式口头约定也没有,而是对江湖习惯和内部习惯的默认。这种契约组织的帮会,结构相对松散。3、我国现今帮会的主体主要是青少年。年龄绝大多数在20岁以下,最小的仅12—13岁。既有清一色的男性帮会,也有清一色的女性帮会,还有男女混杂的帮会,在校学生中以中学生居多。

  以深圳为例:黑社会以及带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往往以赔偿名誉费、保护费等多种名目进行勒索钱财,稍有不从,便绑架人质。例如,“沙头帮”的部分成员,于1989年3月初的一个晚上,到一间餐厅吃宵夜,因赖账受到餐厅老板的一位朋友指责,乘机制造事端,引起打架,双方都有受伤。次日,“沙头帮”即纠集十多名成员,开着3辆小汽车到该餐厅,以餐厅的人打伤他们的弟兄为由,将该餐厅老板绑架到香密源宾馆后面的草地,先拳打脚踢一番,然后威逼老板赔偿医药费5万港币。老板被逼无奈,通过“讲数”,被勒索去1.2万港币,还要请“沙头帮”成员到晶都酒店大吃一顿,又花去4000港币,才能获得释放。

  黑社会以及带黑社会性质的帮派组织往往独树一帜,各据一方,称王称霸。随着市场经济的建立和发展,此类组织活动不断增多,其成员活动范围越来越大,因争地盘以及其他利益活动过程中引起各种纠纷而导致打斗的事件也随着增多。沙井镇仅在1990年间就发生“飞鹰帮”与“飞鸿帮”因争地盘而发生械头号的就有12起,造成18人重伤。

  黑社会以及带黑社会性质的帮派组织,他们为了生存和发展成员,就必然想方设法获取经济来源。在非法掠夺各种公私财物的犯罪活动中,也必然会出现黑碰黑的情况,因此,他们在其势力范围内划地为界,在划定的范围内强行收取保护费。收取保护费的对象从过去的娱乐场所,如卡拉OK、歌舞厅、酒楼、宾馆,现发展至个体户小商贩,中巴、小四轮车,靠泊码头的运输船,外商开办的“三资”企业等,有的甚至收过路费,对外省来的卖淫妇女,皮条客按人头计算收“保护费”等,只要有钱收的地方,就无孔不入。

  2001年4月,浙江省金华市破获一少见的女子黑邦,这个以犯罪嫌疑人陈玉丹为首的女子黑邦自2000年以来一直在市区各娱乐场所采用威胁利诱等手段,专事敲诈坐台小姐,以地下法庭的形式处理民事纠纷,勒索个体老板钱财。给当地社会治安造成了很大危害。12

  由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我国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大多以帮会名义出现,如上海的“生死帮”、“天龙帮”、“神鹰帮”、“九人帮”、“十兄弟”、“守卫党”等。湖南益阳地区有“龙虎帮”、“十三妹”等十多个帮会;在全国各地都有名目繁多的属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帮会。另外,台湾地区在1994年有1236个帮派,10582名成员,香港现有50多个三合会组织存在。13

  邦会组织型的黑社会犯罪组织与一般的犯罪组织相比,其组织纪律更严密,行动更规划,彻底将其铲除的难度也就更大。

  (六)黑白合流型

  所谓黑白合流型黑社会性质组织,是指黑社会成员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相互渗透形成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黑社会性质组织为了站住脚也千方百计地打入政治领域,特别是公安部门,寻求庇护,寻找保护伞。他们充分发挥自己的金钱优势,利用请吃请喝、送礼行贿、色情引诱等手段在政府部门搞投资渗透,将少数意志薄弱者拉下水,充当其代理人或关系户,必要时为其所用。许多犯罪组织都极尽拉拢腐蚀干部之能事,积极向政界渗透,企图操纵政府或公检法机关,或者在这些部门寻求保护伞和代理人。有的在其纲领中写道:“要为生存而争寸土,要为争夺领导权而奋斗终生。”哈尔滨市有一个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的头目,声言要“用钱买个政协委员当当”。

  除了黑社会性质组织主动拉拢腐蚀干部,向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渗透以外,有的地方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甚至主动向黑社会渗透。如江西樟树市淦阳街财政所和鹿汇街财政所于1996年4月分别聘请了3名无社会无业人员(其中有劳改释放后劣迹累累不思悔改者),向来往的三轮车收税费,故需借助这些地痞的力量,以“毒”攻“毒”。

  如河南省登丰市破获的一起黑社会性质犯罪案件中,人称“活阎王”的黑邦头目耿占伟就与当地民警吕冠军、朱朝峰勾结在一起。14沈阳黑邦霸主刘涌就受到和平区劳动局副局长高明贤的保护。15兰州李氏黑邦就凭借李家父亲担任省检察院副检察长的特殊家庭背景与政府官员内外勾结,该案中有两名公安干警被判刑。

  黑白合流型的黑社会犯罪在强大的保护伞下活动,往往有恃无恐,对政府人员的腐蚀败坏党风政风,依仗腐败发展,又产生新的腐败。

  当然,以上六种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类型,在现实生活中不一定是单一的,在很多情况下,往往是多种原因导致了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存在。我们从犯罪组织形成的原因分析黑社会犯罪的类型,可以在采取一般性措施的情况下,有针对性地制定特殊防治对策。

  1 王传:《现代黑社会犯罪组织》,《中国刑事警察》1995年第2期。

  2 王传:《现代黑社会犯罪组织》,《中国刑事警察》1995年第2期。

  3 何清涟:《现代化的陷阱—当代中国的经济社会问题》,今日中国出版社1998年出版,第328页。

  4 康树华、赵国玲:《犯罪热点透视》,群众出版社1997年出版,第224页。

  5 《南方周末》1996年11月1日。

  6 《李氏黑邦大暴光》,《重庆青年报》2001年4月26日。

  7 新华社《新华视点》:《沈阳“黑道霸主”覆灭记》,转引自《重庆晚报》2001年1月20日第5版。

  8 罗军:《深圳特区反黑工作的现状与展望》,《侦查》1995年第1期。

  9 新华社2001年1月17日电:《利剑高悬斩黑魔—广东打击港澳台黑社会渗透犯罪》,载《重庆晚报》2001年1月18日第5版。

  10 何清涟:《现代化的陷阱—当代中国的经济社会问题》,今日中国出版社1998年出版,第294页。

  11 周晓辉、陈毅恩:《雷州半岛“除恶”雷声轰鸣》,《广东法制报》2001年4月21日。

  12 2001年4月24日《大河报》讯:《金华“女子黑邦”竟设“地下法庭”》。

  13 转引自康树华:《当代有组织犯罪与防治对策》,中国方正出版社1998年出版,第99页。

  14 蔡卫民、虎啸:《登丰“活阎王”恶到尽关》,《周末》2001年4月13日。

  15 新华社:《沈阳黑道霸主覆灭记》,《重庆晚报》2001年1月20日。

  本文同时发表于《社会》2003年第1期,第60—63页。引用时请注明出处。


┃相关链接:

二十一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2008)闽刑终字第520号刑事判决书

打黑除恶成果因啥不能公开?

贵州黎庆洪涉黑案:律师被逐出法庭当庭昏厥

山东高密:一涉黑犯罪团伙被警方打掉

吴某某参加黑社会组织获徒刑 (2017)黔0222刑初348号刑事判决书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办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座谈会纪要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