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侦查学的生命源头在案例──《盗窃案件侦查与诉讼实例指导》引言

2016年06月16日19:24 东方法眼孙兴家 李富成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盗窃案件侦查与诉讼实例指导》由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16年出版

  引 言

  盗窃是一种古老的犯罪,《法经》中曾言:“王者之政,莫急于盗贼”。其中的“盗”,大体上等同于今天的盗窃犯罪。生命权,财产权是人类的基本权利,盗窃是侵犯人类基本权利的一种犯罪,它直接影响社会的治理秩序,人心的向背,所以,盗窃犯罪从古至今都是刑法打击的对象,有时甚至是“严打”的对象。我国隋朝后期,为了维护摇摇欲坠的政权,立盗贼重法:“三人窃一瓜,事发之后,一钱以上,皆弃市。” 但是,治国的根本在于发展生产,整顿吏治,不在于严刑重罚。唐太宗对此有深刻的见解:上与群臣论止盗。或请重法以禁之。上哂之曰:“民之所以为盗者,由赋繁役重,官吏贪求,饥寒切身,故不暇顾廉耻耳。朕当去奢省费,轻徭薄赋,选用廉吏,使民衣食有余,则自不为盗,安用重法邪?”

盗窃案件侦查与诉讼实例指导

  从司法实践看,盗窃犯罪常见多发,形式多样,公安机关的破案率大约在10%以下。“民众看公安,关键看破案”。盗窃案件过于低下的破案率,已引起民众的不满。盗窃案件破案率底的原因主要有:一是,投入不足。目前,不少公安机关的工作重心仍然是维稳,侦查破案仅是公安机关诸多工作内容之一。破案是要耗费资源的,随着嫌疑人作案手段的日益智能化,公安机关侦破盗窃案件的成本,有的甚至超过被害人的损失。加之,盗窃案件的总量很大,大约占整个刑事案件总数的50%左右,有的地方甚至更高。基于成本效益的考虑,公安机关不可能对所有盗窃案件投入足够的侦查力量,只能对领导关注或社会影响较大的盗窃案件选择性地投入力量。二是,能力不足。基层干警的能力不足表现为侦查能力不足与取证能力不足。不少干警的侦查手段仍然停留在当事人举报,讯问嫌疑人上,对现代侦查手段很少了解,更谈不上娴熟运用。不少侦查人员将侦查工作简单地理解为抓人,只要抓获了嫌疑人,他们就认为大功告成。然而,侦查工作不仅是发现犯罪的一种活动,更是证明犯罪的一项精细工程。由于不少侦查人员缺少证据意识,在侦查中不知道从何处收集证据,应当收集哪些证据,如何收集证据,虽然抓获了嫌疑人,却无法将其移送起诉、审判,等于间接地放纵了犯罪。如,某地一位反扒民警现场抓获了一名扒窃嫌疑人,被害人称钱包中有3000元人民币,嫌疑人对此供认不讳。此案是现场抓获,人赃俱获,证据应当是很充分了。被害人高兴地取回钱包,民警高兴地嫌疑人带回派出所。不久,嫌疑人就翻供了,谎称被害人钱包中只有300元人民币,由于不够立案标准,民警只能将嫌疑人放掉。造成此案诉讼失败的根本原因在于民警缺少固定证据的意识:他没有当场清点被害人钱包中人民币的数量,没有邀请见证人在场,没有留下被害人联系方式,更没有当场制作询问笔录,也没有拍照留证,以致嫌疑人轻松地逃脱法律的制裁。三是,现行法律对盗窃案件的证明标准要求太高。按照我国刑法规定,盗窃犯罪属于故意犯罪,必须证明嫌疑主观上明知、故意,而证明明知、故意的方法主要是嫌疑人的口供,一旦嫌疑人不愿供述,或者先供后翻,公安机关就很难证明嫌疑人主观上具有明知、故意。加之,嫌疑人为了逃避惩罚,常常谎称自己主观上无故意,不明知。如,公安民警在设卡盘查时,发现嫌疑人携带一辆电动车,经检查,民警发现嫌疑人携带的电动车是一名被害人已经报失的车辆。此种情况下,只要嫌疑人辩称电动车是他向一位不明身份者购买的,就可轻松地逃脱法律制裁。因为,公安机关很难证明嫌疑人携带的车辆不是他购买的,更难证明不明身份的卖车人是否存在。

  投入不足属于体制上原因,证明标准太高属于立法层面的原因,作为民警个人是无能为力的。但是,民警是否愿意通过学习来提高自己的侦查取证能力,则是由自己决定的。由于民警的侦查取证能力高低主要由“经验、技术、智慧”三个要素决定的,而案例则较好地将“经验、技术、智慧”融为一体。基于为基层侦查人员提供一条快速提升侦查取证能力的学习通道的初衷,笔者从全国公安机关侦破的案例中精心筛选了67起案件,按照盗窃侵害的对象与犯罪场所,将其分为六章:扒窃、入室盗窃、盗窃汽车、盗窃珠宝文物、盗窃保险箱、其他。每起案例按照“基本案情,立体化的侦查措施,规范化的取证方法,标准化的证明体系”编排,目的是为侦查人员提供一条通过模仿,即可实战的快速通道。

  霍姆斯曾说: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逻辑,而在于经验。那么,侦查学的生命何在?笔者认为侦查学的生命源头在案例。原因是案件不仅承载前辈侦查人员的经验、智慧、思维模式,而且折射出当时的科学技术发展水平和侦查文化。研究案例,不仅可以与前辈智者交流、谈心,还可品味案件当事人的人生百态。遗憾的是,一些学者不喜欢研究案例,认为研究案例是“形而下”的,他们更喜欢研究所谓“形而上”的,以致他们培养的学生在侦查实战中显得稚嫩,需要再培训,再回炉。

  那么,基层侦查人员应当如何阅读品味案例?一是,了解侦查人员的思维模式。侦查立体化不仅是指侦查场所立体化,侦查组织立体化,更是指侦查人员的思维立体化,一名成熟的侦查人员不仅需要足够的知识储备,丰富的实战经验,更需有良好的创新思维能力。“思路决定出路”特别适用于侦查工作,特别是当侦查工作遭遇僵局,陷入困境时,换个思路,侦查工作就会“柳暗花明”。品味读案例时,读者一定要细心体会书中的侦查人员是怎样产生奇思妙想的,如何让自己的灵感突然激发的。二是,掌握“技战法”。为了逃避惩罚,嫌疑人经常使用假车牌,假车牌一直困扰侦查工作,只要查明嫌疑车辆的真实牌照,基本上可以破案。针对假车牌,一些聪明的侦查人员总结出对付的方法。当然,本书中提炼的技战法不限于“识别假车牌”,还包括“通讯数据碰撞”,“旅馆信息排查”,“高危研判”,“以假求真”等等。技战法是拿起来就能用的法宝,阅读本书当然不能忽略它的存在。三是,了解嫌疑人的作案手法,生活方式。在本书收集的案件中,嫌疑人的作案手法令人耳目一新:他们不仅网上踩点,而且男女搭配,分散被害人的注意力;不仅总结一套“盗窃经”,指使幼童作案,甚至利用懂外语的优势,专门盗窃外国人;更有在全世界飞来飞去的珠宝大盗。一些年轻的男性嫌疑人,喜欢带着女友去盗窃,一路盗窃,一路谈情说爱,他们的生活浪漫得很。然后,一些聪明的侦查人员正是利用嫌疑人好色的特点,将嫌疑人巧妙地“钓”出来。

  犯罪永远走在侦查前面,只有了解嫌疑人的作案手段,作案习惯,才能把握侦查的主动权。当然,如何品味案例,每个人会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只要你潜心案例世界,一定会有所收获。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