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基层民警取证中的七大问题

2009年08月06日20:03 东方法眼李富成 评论字号:T|T
  合法有效证据是打击犯罪的利器,但一些干警收集证据能力不强,缺少诉讼意识,造成利器不利。

  一、收集证据能力不强

  证据是客观存在的,如果不具备一定的取证能力,不一定能发现客观存在的证据;发现了证据,不一定能收集到证据;收集到证据,不一定能正确使用证据。收集证据中存在诸多问题,都与民警取证能力不强有关。

  (一)不知道如何收集证据

  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一切事实,都是证据。”一些民警虽然知道证据的定义,但一到动手时就会犯难。不知道什么事实是证据,收集证据时要么不分轻重,眉毛胡子一起抓,把握不住重点;要么把案件线索作为定案证据,把不是证据的东西作为证据来收集,所收集的证据起不到证明作用。虽然收集了证据,但缺少一个指向中心,仅仅是在简单罗列证据;不知道如何组合证据,收集的证据形不成锁链,无法发挥证明作用。

  

  (二)收集证据缺少主动性

  在毒品犯罪中,犯罪嫌疑人手机中存在大量能够证明毒品买卖的信息。手机中的信息属于直接证据,只要查证属实,可以直接认定犯罪事实。一些民警缺少积极主动精神,对手机中信息视而不见。一位法官反映:2005年8月,他在审查公安机关移送的证据时,随手打开被告人的手机,发现手机中记载大量被告人买卖毒品的信息,正是这些手机中的信息使法官内心得到确信,而民警对储存犯罪信息的手机竟然懒得打开查看。

  (三)获取的言辞证据质量不高

  一是,不能结合犯罪现场审查犯罪嫌疑人口供的真伪,不注意讯问犯罪嫌疑人作案细节。二是,不注意收集被害人陈述。在一些拐卖人口的案件中,民警仅重视获取犯罪嫌疑人口供,很少重视收集被害人陈述,一旦被害人回到偏远的家乡,就很难再取得被害人陈述,很难用被害人陈述印证被告人口供的真伪。三是,不注意讯问主观方面内容。在讯问起始阶段,犯罪嫌疑人最容易讲真话,但部分民警忽略对犯罪嫌疑人主观方面的讯问,一旦犯罪嫌疑人回到看守所,受到其他犯人的教唆后,很少再承认自己是故意犯罪的。四是,在要害问题的边缘溜达。一名检察官反映他碰到过这样的案件:派出所民警在讯问犯罪嫌疑人时,从笔录上看,马上就要触及核心问题,再问上一两句话,就可以获得关键性证据,但民警却就此打住,不再讯问。

  (四)收集证据有遗漏

  部分民警对个罪的犯罪构成不清楚,不能按照犯罪构成收集证据。在收集证据时存在偏差,通常是重有罪证据、轻无罪证据;重定罪证据、轻量刑证据;重客观证据、轻主观证据。收集证据有所遗漏,影响诉讼的顺利推进。如,某派出所民警在处理一起抢劫案件时,没有针对犯罪嫌疑人主观故意收集证据,造成检察机关在起诉环节改变案件定性。

  二、诉讼意识不强

  一些民警在办案中也知道收集证据,但缺少诉讼意识,对收集的证据不注意保管、固定,造成证据污染或证据遗失,收集的证据无法在法庭上使用。

  (一)缺少证据保护意识

  虽然收集到证据,但缺少证据保护意识,致使收集的证据不被法庭采信。2004年5月18日,某派出所民警在盘查一辆有犯罪嫌疑的车辆时,发现犯罪嫌疑人汽车后备箱里有解码器,盘查民警及联防队员都没有见过解码器,感到很新奇,都去摸上一把,造成证据污染,法庭无法确定解码器上的指纹是谁的。

  (二)缺少证据固定意识

  如,某区曾发生一起盗窃案件,犯罪嫌疑人偷了被害人3000多元钱,由于是现场抓获,犯罪嫌疑人供认不讳,钱包由被害人取回。当时,民警没有对钱包进行检验,也没有询问被害人钱包中有多少钱,更没有邀请证人见证搜查活动。第二天,犯罪嫌疑人就翻供了,他只承认偷了200钱,不承认偷了3000元。由于达不到法定的数额,对犯罪嫌疑人只能一放了之。

  (三)证据保管不谨慎

  物证与口供不同,只要查证属实,物证是打击犯罪的“铁证”。部分基层单位物证保管制度不健全,不少地方都曾发生物证遗失的情况,造成“铁证”不铁。九十年代,某市发生一起杀人案件,犯罪嫌疑人交待是用一根绳子将受害人勒死的。公安人员现场提取了这根绳子,但公安机关移送给法庭的物证中缺少这根绳子。民警解释是派出所搬了一次家,把绳子搞丢了。

  某县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件,技术人员在犯罪现场发现了犯罪嫌疑人的脚印,并做了模型。由于缺少健全的物证保管制度,公安机关复制的物证模型不见了,加之,被告人翻供,法庭宣判被告人无罪释放。

  (四)物证保存不规范

  证据保存应坚持一案一档原则,禁止将不同案件的证据混杂在一起。2002年3月,某区发生一起投毒杀人案件,法医提取了被害人的内脏,将其放在冰箱中保管。在做鉴定时,发现被害人的内脏不见了。后来公安机关找到了被害人的内脏,经鉴定又不是被害人的。原来是法医将不同被害人的内脏混放在一起的,他也不清楚哪一具内脏是本案被害人的内脏。

  三、笔录存在的问题

  (一)字迹潦草,难以辨认

  笔录是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法定证据,包括勘验笔录、检查笔录、讯问笔录等。笔录是认定犯罪事实的重要证据,也是检察机关起诉与法院裁判的根据。有些民警制作的笔录,字迹潦草,难以辨认,花费了检察官、法官较多的时间。一位检察官形容:“一些民警所做的笔录像 天书 ,看上去就令人生气。”使检察官看上去就生气的笔录,势必影响检察官对笔录的认同感,削减笔录的证明力。

  (二)制作不规范

  1.签名不规范

  只有法定人员才能在笔录上签名,否则制作的笔录不具有法律效果。在制作笔录中,个别民警图方便,不找当事人签名,让他人或自己冒充当事人签名。某派出所处理返还财物一案中,从笔录上看,财物已经返还给失主,笔录上有失主签名,但经过法律监督部门核实,签名的根本不是失主本人。某地曾发生这样的案件:法院对勘验笔录中记载的事实不能确定,需要见证人出庭作证,但见证人就是不肯出庭。原来见证人是派出所的一名驾驶员,根本没去过现场,是侦查人员让他在笔录上签名的,这种不合法做法在许多地方被视为习惯做法。

  2.签字不严谨

  在制作笔录中,哪怕有一点漏洞,律师都会发难。某区派出所民警给一帮打架的人做笔录,正好墨水用完了,民警就用铅笔签名。辩护人由此推断讯问笔录有假,尽管法庭没有采信律师的推断,但反过来说明只要民警工作严谨,律师就没有发难的机会。

  3.多份笔录惊人相似

  检、法机关的人员反映个别民警对同一被告人所做的多份笔录惊人地相似,甚至连错别字都是一样。

  (三)记载不全面

  勘验笔录是固定现场证据的重要方法,勘验笔录应该全面、细致、突出重点。记录提取的物品,应该记明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提取的,但不少笔录记载不全面,重点不突出。某地曾发生这样案例:公安机关在犯罪现场提取一枚犯罪嫌疑人的指纹,但现场勘验笔录上没有记载。犯罪嫌疑人不承认到过犯罪现场,理由是公安机关现场勘验笔录没有提取指纹的记载。

  (四)多次重复、累人累已

  一些侦查人员在讯问上存在误区,他们认为讯问的次数越多,就越能固定犯罪嫌疑人口供,笔录就越有份量。他们不厌其烦,反复讯问同样内容。用一名法官的话说:这样的笔录形同“鸡肋”,不看可惜,看了无味。其实,笔录的份量重不重,不是看讯问次数多少,而是看笔录之间能否相互印证。在正常情况下,对犯罪嫌疑人做三次笔录就足够了,没有必要反复讯问。第一次讯问笔录重在面广,把该问的内容全部问到,第二次讯问笔录要围绕第一次讯问笔录进行,重在核实第一次讯问笔录中的矛盾,第三次讯问笔录重在查漏补缺。

  (五)更改随意

  笔录制作具有严肃性,一经法定人员签字,特别是犯罪嫌疑人签字后,不得随意更改。如果事后发现笔录的内容与实际有出入,只能附页说明。据某市中级法院的法官反映:被告人事先复制了一份讯问笔录,与检察机关移送给法庭的讯问笔录不一致,被告人要求立案侦查,是谁动了他的讯问笔录?

  (六)制作马虎

  1.张冠李戴。某派出所的一份呈请传唤报告书上,传唤对象是李四,却错写成张三。

  2.用语不严谨、词不达义。某派出所民警制作的强奸案件笔录中,有这样的一句话:“我们指使犯罪嫌疑人去指认现场。”正是这句话成为被告人在法庭上翻供的理由,公安机关笔录证实了被告人被指供、诱供的说法是正确的。

  3.缺少审查。有些犯罪嫌疑人非常狡猾,故意虚假签名或胡乱签名,为将来翻供做准备。如果民警在犯罪嫌疑人签字后不认真审查,就会被犯罪嫌疑人蒙混过关。如,有一名犯罪嫌疑人在签字时写到:以上内容我看过,不算;或故意签一个与自己相近的名字。

  (七)缺少综合

  民警制作笔录处于被动状态,犯罪嫌疑人怎么说,民警就怎么记,不注意审查犯罪嫌疑人供述之间的矛盾。特别是在团伙犯罪中,往往是多人多次讯问,整个笔录缺少逻辑性与连贯性,甚至相互存在矛盾。在多次讯问结束后,缺少一份围绕犯罪构成的综合笔录。

  四、违法取证时有发生

  (一)超过法定讯问时间

  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对犯罪嫌疑人连续讯问不得超过12小时,但超时讯问的现象在基层派出所时有发生。2006年,某市人民检察院曾将一名犯罪嫌疑人作无罪处理,检察机关认为犯罪嫌疑人每次有罪供述都是在连续审讯70多个小时后做出的,证人证言也有很多矛盾,因此,犯罪嫌疑人有罪供述的可信度不高。

  (二)存在刑讯逼供现象

  检察机关认为公安机关办案在整体上是文明的,但也存在个别的刑讯逼供现象。有这样一起案件:检察机关发现犯罪嫌疑人的手不能活动,犯罪嫌疑人说是在派出所被打的,派出所民警解释是在抓捕时犯罪嫌疑人反抗造成的,但检察机关怀疑就是办案民警打的,只不过检察机关收集不到证据。检察机关反映有一个派出所民警将犯罪嫌疑人打成肾哀,后来这个派出所又发生打人现象,检察机关对此很有意见。

  (三)取证程序不规范

  刑事诉讼法修改近十年,但一些民警重实体,轻程序的观念没有大的改变,不按程序取证的现象时有发生,表现在以下方面:首先,一人取证现象比较普遍。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必须二人取证,一人取证不具有合法性。鉴于警力不足的客观原因,派出所无法满足两人同时取证的法定要求,一人取证成为律师在法庭上攻击的重点目标。其次,取证主体不合法。由于警力不足,一些单位用联防队员取证代替民警取证。2006年9月,某地发生一起杀人案件:犯罪嫌疑人交待在杀人现场遗留一根绳子,民警派联防队员前往提取。不仅取证主体不合法,而且还将这根绳子搞丢了,无法与尸体上遗留绳子进行同一认定。再次,搜查时没有按规定邀请见证人,填写失窃清单与实际情况不符。

  (四)缺少回避意识

  确立回避制度的目的是为了司法公正,减少当事人对侦查行为不当怀疑。

  1.侦查人员没有回避

  一些基层民警在取证时,不遵守回避制度,存在取证瑕疵,影响到司法公正。2007年4月,某开发区有一起案件:办案民警与犯罪嫌疑人相互斗殴,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后,由被殴打的民警对犯罪嫌疑人做笔录。由于严重违反了回避制度,检察机关以没有遵守回避制度为由,不予批捕。

  2.鉴定人员没有回

  公安干警在执行公务中受到伤害,鉴定人通常是市公安局的人员。一旦律师提出鉴定人回避的问题,鉴定结论的效力将受到质疑。

  不过,对回避要有正确的理解,并不是只要涉及到回避,整个分局或市局的民警都得回避。

  五、鉴定中的问题

  (一)仅鉴定部分物品

  在毒品犯罪中,毒品往往是小包装,公安机关在鉴定时仅鉴定部分小包装毒品,其它部分不做鉴定。没有鉴定的物品,被告人拒不承认是毒品。鉴定留有死角,致使法官难以准确地对被告人定罪量刑。由于鉴定存在问题,被告人大多被降格处理,甚至没有被处理。

  (二)鉴定中疑点难以排除

  在伤情鉴定中,对被害人的伤情鉴定须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才能得出鉴定结论。如果鉴定结论为轻伤以上,要印证伤势与行为的因果关系就比较困难,民警必须排除在鉴定等待时间内,没有其他原因造成被害人的二次伤害,这对民警来说是非常困难的。

  (三)鉴定费用过高

  对假烟鉴定上存在一定的困难,目前的鉴定方法是将每一包烟都打开鉴定。当事人既不愿意开包鉴定,也不愿意负担鉴定费用。盗版光盘鉴定的成本太高,如果犯罪嫌疑人贩卖六万张盗版光盘,以每张光盘0.5元计算,光鉴定费就得有三、四万元。鉴定费用过高,没有人愿意承担鉴定费用,也不愿意做鉴定。犯罪嫌疑人虽然被抓回来,但缺少证据。

  (四)工作不认真

  鉴定结论被称为科学证据,对鉴定人员的基本要求是严谨、负责,但不少鉴定人员工作马虎粗心,致使鉴定结论不被法庭采信。2002年9月,某市一名法医给被害人做鉴定,把女性被害人写成男性被害人。尽管后来改正了,但被告人抓住鉴定上的瑕疵,到处上访。

  (五)没有履行告知程序

  按照有关规定,对物证鉴定应告知犯罪嫌疑人与被害人。在鉴定结论出来以后,有的公安机关没有告知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庭审中提出抗辩:公安机关没有告知他鉴定结论,法庭不应该采信鉴定结论。

  六、现场勘验中的问题

  (一)缺少客观性

  现场勘验往往需要多次,技术人员每次都应该制作现场勘验笔录,但有的技术员只用一次勘验笔录代替多次勘验笔录。有些勘验笔录对现场提取的物品没有说明,物品间相互关系难以查清。

  (二)缺少全面性

  现场勘验一定要全面、及时、细致,否则就会“捡了芝麻,丢了西瓜”。2005年10月,在某县发生的一起交通肇事案件中,技术人员提取了车轮上血迹,但没有对血迹做鉴定。肇事车辆的车距是多少?没有测量。技术人员只是听证人说被害人可能是被车压的,就不再提取其它证据。尽管提取了血迹,但无法查证它的真实性,该证据最终没有被法庭采信。

  2006年2月,某市发生一起放火案,技术人员认为是放火。但他只勘验一部分现场,对于放火现场能否危害公共安全,放火点与周围现场的关系都没有勘验。由于勘验不够全面,虽然勘验了现场,但对犯罪嫌疑人是否构成放火罪不能起证明作用。

  (三)缺少法律性

  技术人员勘验现场时,按法律规定应逐件登记提取的物品,邀请见证人到场见证勘验过程,提取的物品让犯罪嫌疑人辨认,但部分技术人员对法律规定视而不见,影响到证据的效力。2002年11月,某县发生了一起杀人案件,技术人员提取了一把木柄的刀,但没有让被告人辨认,也没有邀请见证人到场。在法庭上,被告人供认他使用的是一把橡胶柄的刀,不是木柄的刀,技术人员提取的物证失去了证明作用。

  2006年6月,某地发生一起杀人案件,犯嫌疑人丁某用事先购买的手套将老婆卡死,杀人后,将手套藏在别人不能发现的地方。民警在犯罪嫌疑人指引下提取了手套,但没有邀请见证人在场,没有录音录像。后来,被告人翻供,尽管民警从内心上确信此人就是杀人凶手,由于证据不足,被告人被无罪释放。

  (四)缺少规范性

  技术人员在勘验现场时,不按规定程序提取证据,致使所提取的证据无法使用。2006年8月,某区发生一起强奸案件,技术人员在被害人的内衣上提取了三根毛发,经鉴定这三根鉴定毛发既不是被害人的,也不是被告人的,而是技术人员的。原因是技术人员没有遵守操作规范,把自己的头发掉到被害人的内衣中。

  (五)侦查人员不出现场

  一些侦查人员不出现场,技术人员也不向侦查人员通报现场勘验的情况,或者仅是被动地等待技术人员的勘验结果。侦查人员不主动走访周围群众,不向他们了解案发信息。在有些案件中,被害人不知道的情况,周围群众可能知道。如果侦查人员不及时走访、了解周围群众,事后需要这些证据时,大多难以收集。

  七、发破案报告不规范

  发破案报告不是法定证据,但它是法官、检察官印证其他证据的重要依据,特别是认定被告人是否自首、立功的重要依据。

  目前,110报警程序的设置存在一定的问题:同一案件两次报警无效。案件发生时,一般是被害人先报警,被告人又开始报警,也可能是被告人先报警,但二次报警,110就没有记录了,影响对被告人是否有自首情节的认定。

  公安机关如何确定侦查方向,做那些工作?公安机关通过什么途径,锁定犯罪嫌疑人?如何抓获犯罪嫌疑人?法官、检察官认为破案记录上要有说明,这对他们确定被告人是否有自首、立功情节非常重要,但发破案报告上没有反映。

  对于普通案件,检举揭发情节没有查清,可以先行裁判,不对可以再改;对于死刑案件,必须查清被告人是否有自首、立功情节。如,2007年5月,某市禁毒支队破获一起毒品犯罪,贩毒团伙贩卖了四十公斤的海洛因。其中,一名被告人提出他有检举揭发的行为,这涉及到对被告人是否量死刑的问题。这么一个重大线索没有查清,法院将无法裁判。

作者李富成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李富成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