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摄影机照亮中国司法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法学 > 程序法 > 正文

让摄影机照亮中国司法

2010年11月24日16:48 东方法眼 高一飞
   
 

核心提示:最高法院领导在答记者问时说,法院对庭审活动进行录音录像的目的有三:作为诉讼参与人对笔录有异议时的核对依据;对法官庭审活动进行有效监督;为认定扰乱庭审秩序行为提供证据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庭审活动录音录像的若干规定http://www.dffyw.com/faguixiazai/ssf/201010/20101002154641.htm》,其中明确要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第一审普通程序和第二审程序刑事、民事和行政案件,应当对庭审活动全程同步录音或者录像。(最高法发文要求庭审全程同步录音录像,http://news.jcrb.com/jxsw/201011/t20101109_463517_1.html。时间:2010-11-09)并要求人民法院应当在审判法庭安装录音设备;有条件的应当安装录像设备。

  最高法院领导在答记者问时说,法院对庭审活动进行录音录像的目的有三:作为诉讼参与人对笔录有异议时的核对依据;对法官庭审活动进行有效监督;为认定扰乱庭审秩序行为提供证据,因此,“本《规定》中的庭审录音录像应当定位为人民法院审判管理性措施、提高法庭记录质量的辅助性手段。”

  1993年3月8日颁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严格执行公开审判制度的若干规定》。该规定第11条明确规定:“依法公开审理的案件,经人民法院许可,新闻记者可以记录、录音、录像、摄影、转播庭审实况。”2001年,修订后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严格执行公开审判制度的若干规定》第11条原封不动地保留了这一规定。所以我国原则上是允许媒体录音录像的。

  这次最高法院对法院自已进行的录音录像问题也进行了规定,在庭审录音录像的进程上又迈出了一大步。但从审判公开的目的上来看,庭审录音录像为了通过现代科技手段,实现“审判在想来多少就来多少的公众面前进行”。因此,庭审录音录像还要面对另外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法院的录音录像是否应当向社会公开。即普通人是否可以获得法院录制的音像资料。

  最高法院的看法是:“和其他案件材料一样,未经人民法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拍录、传播庭审录音录像。”作为一般规定,我国最高法院的规定和世界各国的通行做法是一致的。但问题是,法院案卷材料是属于国家公共信息的一部分,在没有涉及国家秘密、个人隐私、未成年人保护等特殊利益的前提下,法院应当允许当事人、辩护人、代理人等复制、拍录、传播庭审录音录像,也应当给普通公民同样的权利。世界各国通过信息公开法(信息自由法)给予了公民救济的权利,即法院不公开某些信息时,法院可能成为被告(如1986年美国科罗拉多报业集团诉州法院一案,Press enterprise v. Superior court, 478 U.S. 1(1986))或者因为违背正当程序而导致审判无效。当然,这在世界各国也并不是从来就有的,而是靠人民去争取的。在民众获得庭审录音录像的权利方面,步子走得比较快是的美国。

  在美国,将法庭录音录像提供在公共网络上,成了最近几年美国司法改革的新举措。自1999年开始,经美国国会司法委员会批准,数码录音成为法庭正式诉讼纪录的一部分。2009年4月中旬,在美国法院行政办公室宣布了一个试点项目,使审判程序的数字录音在网上公开的范围进一步扩大,2009年年底,试点的范围从5个联邦法院扩展到9个。人们可以通过法院电子记录公共访问系统(PACER)获取这些音频,到2009年4月,超过950,000用户获得了上述法院的音频文件。

  另外,在美国,庭审之后还可以公布审判中使用过的、在审判前的侦查中形成的审讯录音录像。在著名的合众国诉麦克道格(比尔·克林顿总统被传唤公开作证录像带)一案的审判过程中,有媒体要求复制法庭使用的侦查中的审讯录像带,第八巡回法院肯定了地方法院1996年8月12日发出的不准媒体复制作证录像带的命令。但在庭审结束后,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于美国东部时间1998年9月21日上午9时25分, 公开了克林顿总统向大陪审团作证的录像带。该录像带长达4个多小时,让公众了解到克林顿同白宫前见习生莱温斯基关系的更多细节。与克林顿供证录像带同时公诸于世的还有2800页涉及克林顿同莱温斯基关系的文件。录像带在美国和全球的电视媒体和互联网上广泛传播。所以,在美国,审判中作为证据的审前讯问录像在审判过程中不允许复制,但是,在审判结束后,审讯录像作为审判档案的一部分,可以供给社会大众查阅复制,当然也可以给他人复制并在媒体播放。

  美国学者玛裘莉o科恩在《法庭上的摄影机》一书中指出:庭审录音录像的目的,除了确保笔录正确性以外,还有很多目的。包括要确保审判的公平、提高公众的信赖与责任、教育公众等。而且,根据美国法庭录像的经验显示,有法庭录像,会让法院上的各种人都礼貌一点,包括法官、律师、当事人,都会礼貌一点。在美国,法庭录像透过电视转播,或者事后被老师拿来在课堂上作为教材之用,都具有很好的教学效果,可让民众多了解当地的法庭审判活动。我国有些公众对司法不信赖,很大的原因在于其对司法不够了解甚至于误解。

  近年来,我国最高法院特别重视司法公开和对司法的民主监督,发布《关于庭审活动录音录像的若干规定》就是很好的一例。但是,庭审活动录音录像的主要目的不应当定位为“为了有效的司法管理”,而要首先定位为满足公民知情权。因此,最高法院将来还应当出台允许普通民众查阅、复制法院制作的庭审录音录像的规则,让中国司法越来越开放、透明,通过完备的审判公开措施,促进司法公正。


┃相关链接:

论数字化时代美国审判公开的新发展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莫让司法公开遮盖基本人权之光

数百人参加“法律旅游”──陕西凤翔法院开放日活动

广西宜州法院“阳光司法”:阳光执行裁判文书上网

自由旁听是审判公开的重大改革

审判公开需要人民的参与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