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飞:人民有权进入和观察公仆工作的场所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法学 > 程序法 > 正文

高一飞:人民有权进入和观察公仆工作的场所

2010年11月03日11:02 东方法眼 高一飞
   
 

核心提示:10月29日上午,山西省检察院以“深化检务公开,推进 阳光检务 ”为主题,举行“检察开放日”活动,来自省人大、省政协、社区、高校和新闻媒体的33

  10月29日上午,山西省检察院以“深化检务公开,推进 阳光检务 ”为主题,举行“检察开放日”活动,来自省人大、省政协、社区、高校和新闻媒体的33名代表,参观了该省检察院的案件管理中心、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系统、“12309”举报电话办公现场、检察委员会会议室和反贪局综合处等,相关处室为代表们进行了现场讲解。(http://www.jcrb.com/jcpd/jcyw/201011/t20101102_461012.html

  在中国,公务机关的某些场所向民众开放,是政府机关的权力,他们这样做体现了对人民的负责任和积极、开明的态度,其实并没有法律依据,因为也没有法律上规定的义务。但是,在国际社会,各国政府将场所开放作为政府(这里都指包括所的国家公共机构的广义政府)信息公开与公民信息自由权的一部分,早就成为了一种政府义务。如果不开放某些场所,有关机构可能成为信息公开诉讼的被告,法院可以通过裁判强制这些机构允许公民进入他们的工作场所。

  在国际上,《世界人权宣言》第19条,《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9条规定的人类拥有“寻求、获取和传递信息”的权利。2008年2月的国际《关于推进知情权的亚特兰大宣言与行动计划》认为:“信息公开应成为准则,保密应被视为例外”、“.知情权适用于政府所有分支(包括执法、司法和立法部门,以及自治机构),所有层级(联邦、中央、区域和地方),以及上述国际组织的所有下属机构”。检察机关是《亚特兰大宣言》所要求的信息公开的主体。

  在场所开放开面,美国是走在最前面的,很多去过美国的中国人可能记得他们在白宫总统坐位(9.11后停止了这一做法)和联邦最高法院的审判庭里的留影。

  在美国,《信息自由法》规定公众可以通过三种方式了解政府文件。但根据其他法律,实际上还有其他的方式主要有:(1) 对公众开放公共档案与文件;(2)对公众公开政府的议事机制,如:辩论和决定公共事务的会议或论坛;(3) 对公众开放政府从事非议事性日常事务的机构,如:政府监狱、医院、学校等。

  会议开放和机构开放是其他国家体现了这个国家信息公开的全面和细致。传统上,公开信息不等于一定要公开政府工作场所,发表与接近信息或接近产生新闻的地点还是不同的。自由社会的公民,包括媒体人员,究竟应该享有多大的法律权利进入像检察机关、监狱或学校这种政府管理的公共机构?对这个问题可以做出的一个回答是,公民根本就不能进入政府的设施,因为那毕竟是属于政府的财产,政府应该有权决定让什么人或不让什么人进入。但是,这种观念已经被美国法律否定。根据体现宪法《第一条修正案》原则的“公众讲坛法”,某些场所,如公园、大型公共广场、街道、人行道,被视为“传统的公共讲坛”,是为人民代管的政府财产,只要没有扰乱公共秩序,任何人都有权利在那里宣讲或聆听。

  但是,许多政府机构并不是适合发表言论的“公开场地”,而是处理政府日常事务的办事机构。这些事务并不是指公共有权参加的政府议事或决策事务,如法院和行政机构会议,而是指政府的另外一些非议事性职能,如公立医院、学校或监狱。这些机构在传统上不被视为“公共讲坛”,不存在公民进入这些设施的传统权利,进入这些地方的人往往要与其公务有关。例如:学校可能只允许学生、教师、管理人员和家长进入;医院可能只允许患者、医务人员和探视人进入;监狱可能只允许囚犯、狱警和律师进入。

  但是,所有这些机构,都可能受到来自公民 ─ 包括媒体人员的压力,要求得到进入的权利,以便观察和评断那里的情况。一些公众或媒体中的成员可能想报道这些机构中传出的问题,如虐待、腐败、恶劣条件或是其它被认为不合理的情况。鉴于这些机构的经费来自民众,人们认为,公众有权知道其内部的情形。至少就目前来说,美国法院还不愿确认依据《宪法》有任何普遍适用于进入这类机构的权利。不过,有些法庭愿意确认一项不歧视原则,即如果这些机构让公众有某些知情的权利,就不能对媒体或者对专门为观察和收集这些机构可能存在的问题而前来参观的公民加以歧视。

  在中国,至今没有立法机关颁布的《信息公开法》。2007年1月17日国务院通过,自2008年5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是我国第一个关于政府信息公开的行政法规。这一法规的所指的信息公开的主体是作为行政分支的“行政机关”。但是,检察机关主动率先将信息公开纳入了自己的工作范围。从1998年10月,高检院下发《关于在全国检察机关实行“检务公开”的决定》,到2006年6月,高检院下发了《关于进一步深化人民检察院“检务公开”的意见》,最高检察院先后颁布了七个涉及到检务公开的文件。检务公开在全国各地全面有序的实施。

  要使检务公开正当化、合理化,唯一的办法是颁布国家《信息公开法》,这一法律应当适用于任何国家或者地方政府资助的公共机构。在将来的《信息公开法》中,将检务机关纳入信息公开的主体,并规定包括会议开放、场所开放在内的各种公开形式。知情权的本质是“人民有权了解他们的公仆都做了些什么”。同样,进入和观察公仆工作的场所,这也是人民的权利。

  (作者系西南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美国丹佛大学博士后。)


┃相关链接:

24岁女孩当上大学副院长:公开是消除公众对权力焦虑的一副良剂

网友走进江苏宿豫法院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财务公开规定

人民检察院刑事申诉案件公开审查程序规定

公安机关执法公开规定

“公开是人民与政府之间关系的选择”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