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博士论文]毒品犯罪中的推定

2009年04月04日18:13 东方法眼李富成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毒品交易隐秘性强,很难被外人发现;毒品犯罪往往是跨国、跨地区的长途贩运,流动性强,呈现出点多、面广、线长的特点,缺少犯罪现场

  本文节选东方法眼总编辑、李富成博士的博士论文《刑事推定研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8 年4月出版,“十一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中国法律适用文库)

  1.1 毒品犯罪中的推定

  1.1.1 毒品犯罪中证据的特点

  毒品犯罪与其它犯罪相比,有其特殊性:犯罪双方都是自愿的,没有通常意义上的被害人,缺少被害人报案;毒品交易隐秘性强,很难被外人发现;毒品犯罪往往是跨国、跨地区的长途贩运,流动性强,呈现出点多、面广、线长的特点,缺少犯罪现场;情报工作和技术手段在侦破毒品犯罪中起重要作用。毒品犯罪证据与其它普通犯罪证据相比具有以下特点:

  毒品犯罪中的推定

  1.1.1.1 缺少被害人陈述

  在普通刑事犯罪中,大多有被告人和被害人。被害人基于对被告人的憎恨,通常会主动向司法机关举发犯罪。在普通刑事犯罪中,被害人陈述是一项重要证据。

  毒品犯罪主要目的在于通过买卖毒品赚取巨额的利润,其它种植、制造、贩运毒品等犯罪都是为买卖毒品犯罪服务的。买卖毒品犯罪在本质上是一种特殊商品买卖活动,抛开它的违法性,毒品买卖完全符合商品买卖的一般特点:双方必须有合意,一个愿买,一个愿卖,毒品交易才能成功。不过,普通商品买卖大多是公开进行的,而毒品买卖通常是在不为人们觉察的环境中进行的。大老板通常隐藏于幕后,遥控指挥,由各自的“马仔”具体实施毒品买卖。根据我国法律规定,无论是贩卖毒品还是买受毒品,都是刑罚重点打击的对象。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毒品买卖双方通常不会主动举报犯罪。尽管毒品买卖有巨大的社会危害性,但对于毒品买卖双方来说都能给其带来巨额的非法利润,除非内部倾轧,他们一般不会相互举发犯罪。因而,在毒品犯罪中缺少普通犯罪意义上的被害人。在普通犯罪中,被害人陈述作为法定七种证据中的一种,无论是在侦查、起诉、还是审判中,都有其独特作用和价值。被害人陈述能准确地指明犯罪是否发生,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谁,在普通犯罪中,被害人陈述的作用和价值是其它证据无法取代的。

  由于毒品犯罪中缺少被害人陈述,这给公安、司法机关侦查、起诉、审判毒品犯罪造成巨大困难。

  1.1.1.2 缺少证人证言

  贩卖毒品能够为犯罪分子带来暴利,也能把犯罪分子送上断头台。基于逃避刑罚惩罚的目的,毒品犯罪分子对犯罪时间与地点的选择通常会深思熟虑。毒品犯罪大多发生在相对封闭,不为人们觉察的环境中。毒品犯罪的隐秘性,决定了在毒品犯罪中证人证言相对较少,而在其它普通犯罪中通常都会有证人证言。按照我国法律规定证人是当事人之外知道案情的第三人,证人与案件处理结果没有直接利害关系,在通常情况下证人证言的客观性较强,对查明案件事实能起到重要的作用。

  从毒品犯罪的规模看,有国际大毒枭组织的跨国毒品犯罪,有家族式的毒品犯罪集团,也有“以贩养吸”的零星贩卖毒品。从毒品贩运的方式看,有采用“人货分离”、“人体藏毒”、“蚂蚁搬家”式贩卖,最近北京又发现“衣物浸毒”的新型贩运毒品的方式。从毒品交接方法看,有先验货,后交款,有先交款,后取货,“快速交货”,“指示交货”,“境内交货、境外付款”等。毒品犯罪多采取单线联系,交易的对象多限于熟人的圈子内。无论毒品犯罪规模大小和贩运方式如何,犯罪行为通常都是非常隐秘的,隐秘性是毒品犯罪的共同特点。毒品犯罪隐秘的具体方式难以列举,凡是人类智力所及的范围,毒品犯罪分子都能想到。犯罪分子采取如此隐秘的方式贩卖毒品,目的只有一个:其行为“不足为外人道也”。缺少证人证言,这是毒品犯罪证据中的一个重要特点。

  毒品犯罪有一个从制造到运输,再到贩卖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犯罪嫌疑人的蛛丝马迹也可能被周围人群所觉察,群众举报能为侦查部门侦破案件提供线索。但这类证人证言的质量总体不高,普通证人所能接触的多是一些外围证据和案件线索。无论对侦查犯罪还是指控犯罪,仅靠外围的证言是很难奏效的。每一起大的毒品案件侦破,基本上都是侦查部门长期经营的结果。在侦查毒品犯罪中,主要是通过技术侦查、卧底侦查和依靠“特情”提供线索等方式,使毒品犯罪得以侦破。但通过卧底和“特情”所获得的证言与普通意义上的证人证言有巨大的差别,难以在法庭上公开使用,其合法性还存在一个如何转化的问题。

  1.1.1.3 无法勘查犯罪现场

  普通犯罪都会留有犯罪现场,有的犯罪还不止留有一个犯罪现场。普通犯罪中的犯罪行为在侦查人员开始侦查前大多结束,犯罪现场已经固定化和静止化,侦查人员勘查犯罪现场能够获得丰富的证据。我国资深刑侦专家武和平曾言,刑事案件的侦破是“五分现场、三分思考、一分追捕、一分运气”,1 现场在普通刑事案件中的重要性无论怎样强调都不为过。

  毒品犯罪特点是点多,线长,面广,除了制造毒品和种植毒品原植物外,走私、贩卖、运输毒品犯罪的流动性强,几乎没有固定的犯罪现场。即使是零星贩卖毒品,毒品犯罪分子为了逃避打击也不断地变换犯罪地点,毒品犯罪的交易过程非常短暂。犯罪分子根据事先约定的交易方法,可以在擦肩而过的瞬间完成毒品交易,几达惊鸿一现的效果。毒品交易的快捷性,使得毒品犯罪现场几无证据可资利用,这给侦查部门打击犯罪造成一定的困难。一起大宗毒品犯罪往往会涉及到不同国家、不同省份、不同地区,长途贩运几千里,犯罪行为才得以完成。毒品犯罪的侦破主要是在运输环节和贩卖环节,由于毒品运输、贩卖过程的流动性大,没有具体的犯罪现场,侦查部门无法对犯罪现场进行勘验检查,由此决定了现场在侦破毒品犯罪中起不到重大作用。正是因为毒品案件没有具体、特定的犯罪现场,毒品交易时很少留下痕迹和物证。在毒品犯罪中,通过现场勘验难以提取到有价值的痕迹、物证,很难通过指纹鉴定、痕迹鉴定等同一认定的方法证明犯罪。

  1.1.1.4 物证种类单一

  物证特点是它的客观性强,不易伪造,在大多数情况下它又是间接证据,不能单独证明案件主要事实,必须与其它证据相结合才能证明主要案情。普通犯罪中物证种类非常丰富,难以一一列举。毒品犯罪中,物证主要集中在毒品、毒资上。在毒品犯罪中,单靠物证无法形成证据锁链证明犯罪。哪怕是在犯罪嫌疑人身上发现毒品,他也可以狡辩不知道所携带的物品是毒品,而是朋友委托携带的普通物品。特别是在犯罪嫌疑人采取人货分离,雇人贩运时,仅靠查获的毒品、毒资是很难成功地证明犯罪。在查处毒品犯罪中,既要注重对毒品、毒资的查缉,也要重视对其它补强证据的收集,这样才能有效地打击毒品犯罪。

  2002年7月1日,昭通市公安局大水塘警务站从一辆昆明至盐津的客车上的最后一排上铺的床垫下,查获用方便面袋包装的可疑物两块,经鉴定均为海洛因,重达730克。坐在上铺的宋国兴有重大的嫌疑,但在公安机关对其审讯过程中,宋国兴的回答是什么也不知道。2

  在本案中,警方在客车上当场查获了毒品,并锁定犯罪嫌疑人,但犯罪嫌疑人却说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就证据来说,毒品已经被查获,但不能认定毒品就是坐在上铺的宋国兴持有的。最后,公安机关通过对毒品外包装的纸张进行检验,发现纸张上留有宋国兴的指纹,宋国兴才被迫交待犯罪事实。在本案中,尽管当场缉获了毒品,但毒品是哑巴证据,它不能告诉侦查人员是谁将其携带上车的。如果不是侦查人员收集到毒品外包装上的指纹,单靠查获的毒品很难证明毒品是宋国兴持有的。

  在缉毒实战中,不少侦查人员认为查处毒品犯罪,重要的就是要缉获毒品、毒资。这种认识有一定道理,但具有片面性。基于这种片面的认识,有些同志往往认为,只要缴获了毒品,抓住了犯罪嫌疑人就算是破了案。下一步主要任务就是加大审讯力度,获取犯罪嫌疑人口供,深挖余罪的问题。如果犯罪嫌疑人交待了,就认为是大功告成了。这种破案方式,往往留有后遗症:当被告人在法庭上翻供,辩解自己交待是侦查人员刑讯逼供的结果。此时,在法庭上能够证明被告人有罪的证据仅剩下毒品一种物证,按照孤证不能定案的理念,公诉部门指控犯罪的目的就会化为泡影。

作者李富成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luris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