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中国政法大学听课笔记之四:有关审判监督问题的讨论

2005年05月13日07:15 东方法眼李富成 评论字号:T|T
  大家共同研究一下审判监督程序问题,再审程序和审判监督程序是有区别的,但在实践中再审程序和审判程序是混用的。今天是那几位发言的?
  同学发言:从定义上看,审判监督程序是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案件,依法进行重新审判的程序。审判监督的功能体现了人类理性对审判的反思。审判监督程序具有以下功能:主要是实现案件正义;主要是制止国家机关对权力的滥用;是一种防错程序,是实现上级法院对下级法院的监督作用;刑事诉讼中的审判监督功能在一定程序上打破了刑事诉讼案件终局性的常规。不同的国家对审判监督程序有不同的的规定。
  英国可以向专门委员会申请再审;美国可以在两年内向上级法院提出再审;法国可以向上级法院申请再审。法国再审程序可以分为纠正事实错误的程序和纠正法律适用错误的程序两种。
  审判监督程序主要是考虑司法公正的理念;与法律即判力理论是有冲突的。审判监督程序就是在法律的安定性与法律公正之间寻求平衡。
  国外的禁止双重危险规则:禁止对同一被告人进行两次不同的审判。对此,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规定。有的国家对禁止双重危险规则有例外规定;有的国家不允许有例外。英国是双重危险规则的发源地,长期以来是不允许对双重危险规则有例外,但最近的立法对此有所改变,对其中二十九种犯罪可以有例外的规定。 
  同学发言:我国再审制度存在的缺陷:1、当事人的申诉不能当然地引起再审程序的发生。2、起动再审的主体不合理,由检察院启动再审程序是世界上的通例,法院启动再审是我国所独有的。法院启动再审程序容易使上诉不加刑成为泡影。3、以确有错误作为提起再审的理由,是不合理的。再审的理由相当宽泛。4、法院对再审案件的管辖不合理,这样容易造成司法资源的浪费。5、再审的时效和次数没有限制。当事人缠诉现象比较严重。要建立有限再审制度。6、要更换审判监督程序的名称,把它变为再审名称。审判监督程序的名称更多体现的是职权主义色彩;它的名称所带来的理念与世界范围内尊重当事人的申诉权是不一致的。要强化当事人的申诉权,把当事人的申诉,纳入到诉讼的轨道来。要取消人民法院自身决定案件再审的权力。要合理界定再审的理由,主要是从实体和程序两方面进行界定。要对再审进行分类:有利于被告人的再审和不利于被告人的再审。对不利于被告人的提起要加以严格的限制。对当事人知道再审理由的提起时间可以进行限制。再审案件的管辖还在很多问题,由生效法院的上级法院管辖再审案件是比较合理的。现行的刑事诉讼法对再审的审理范围是全面进行审查,我认为是没有必要的,应局限于当事人申诉的范围。
  陈老师:你们两位发言:一位是重点对国外的内容进行介绍;另一位是对国内再审存在的问题进行说明,准备还是比较充分。大家还可以针对某一点进行发言,有不同的意见也可以发言,进一步补充发言也可以。
  同学发言:再审在实践中存在的问题:申诉与启动程序有没有必然的关系。再审非常之多的原因,我认为有部分是当事人认为案件审理不公;也有的是当事人无理缠诉。我觉得没有必要把当事人的申诉与再审程序之间必然启动划等号。有的案件当事人提起申诉,案件交到法院的立案庭,后来就没有消息。我觉得在不透明的复查制度下,我们的制度没有给当事人一个明确的答复。把申诉案件的管辖,由原法院来管,不符合形式上的公正;但由上级法院管辖,会不会导致上一级法院案件大量集中。我想是否可以让上级法院指定原审法院的同级法院来审理。再审提起的时间也存在问题,对有利于当事人的再审是否不规定时间;对不利于当事人的申诉可以规定时间。如果对时间加以规定,在实践中是否可行―――因为证据发现是有时间的限制。我觉得如果明确规定时间,是否可行?
  周欣发言:申诉不能必然导致再审程序的发生;再审要有透明度;再审的形式是否可以限于言辞审,如果以书面的形式审理,当事人还会觉得对他不公平。
  同学发言:仅仅考虑审判监督程序论审判监督程序,还是把它与整个审级制度联系起来考虑。现行的两审终审制。我是说在设立程序的周密性上,要结合起来加以考虑。如果我们在前面的审判中,就层层把关,前面的案件质量提高了,那么我们对再审程序就没有必要规定得那么细致。任何一种制度的设置必须结合本国的国情。我感觉是我们国家是挺大的一个国家。我们在借鉴国外经验的时候要考虑与我们国情相近的国家。如果再审提起过于随意,就不利于维护审判的稳定性;如果再审提起限定得过于严格,就不利于保护当事人的权利。我觉得应该借鉴德国或日本的,他们与我国都受大陆法系传统影响。还涉及到一个审理方式的问题,是开庭还是不开庭?这种具体制度的设置,我们如果设立一个再审的审查委员会,最后能够对提起案件的数量肯定是不多。如果经过审查进行再审。审查委员会,法院也有审判监督庭,我们如何保证审查委员会的公正性,这也是一个难点。
  同学发言:河北的一个案件。被告人已经被执行死刑了,那么我们再审怎么进行审理。我们也有人提到制度审判,如果要求对席审理的话,就不好办。
  陈老师:有些问题大家没有谈到,英美法系再审程序不是很正规的,也不完善。大陆法系对再审的规定很完善,它分为对事实上错误的再审和对法律上错误的再审。我开始发表文章,开始也是倾向于分为事实审和法律审,但后来考虑中国国情时,有没有必要分。英国对事实和法律没有分得那么清楚。我们国家,只讲实体上的错误可以进行再审;今后程序上的错误,怎么进行再审?如果就是程序上的违法,当然不是指一般程序上的违法违法。程序上的违法,不一定实体就有错误。中国情况,特别是事实上的错误,法律上的错误是否要专门地分开进行再审?大家在发言时好像还没有谈到。对不利于被告人的再审搞例外搞到什么程序?中国过去是主张有错必纠,错是要纠的,纠到什么程度?是对无罪被有罪的、冤枉的要纠;还是对判得过重也要纠呢?
  英国现在对再审进行了改革,对禁止双重危险中搞了例外,有29种严重罪行是要纠,同时可能判处无期的。这两个条件同时具备,它才能纠。类似的几个问题,大家能不能再交换意见,大家发言时意见比较一致是:法院不能提起再审。但法院绝对地不能提起再审也是不行。我在调研时:北京有个案件:一个人被判犯了几个罪,但他否认了其中最重的一个罪。后来抓到主犯,承认其中重要罪是他干的。当时因为主犯没有抓到,当时把其他人都判得重了。但是这种情况下,法院是明显知道,这几个罪是判错了。这是有利于被告人的,当时北京主管刑事 一个副院长认为:是不是在任何情况下,法院都无权提起再审?在检察也不抗诉的情况下,对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处理?在有利于保证被告人的情况下能否由法院提起再审?还是把案件转到检察院或告诉当人告诉让他提起申诉?那一种形式更好?
  我的问题是:法院是否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自行提起再审?还是给它保留一部分提起再审权?当然,许多人都主张法院不能主动提起申诉,法院不能主动纠错。
  例外到什么程度?在中国有些问题不好说。陕西有个案件,原来是判无罪的。但被告人又提出了赔偿,后来法院又通过再审程序重新进行审理,判其有罪。
  同学发言:在有利于被告人的前提下,还是可以赋予法院的提起权,法院已经知道自己判错的,法院主动纠错,也应该允许法院主动纠错。
  不利于被告人的再审,英国是到无期徒刑,限于29种犯罪。我觉得我们对不利于被告人的再审范围应该范围比英国更大一点:在判10-15年的案件都可作为提起对被告人不利再审的例外。
  对再审改革的模式,有人主张是把它变为第三审,我是不赞成变成第三审。世界大多数国家都不是采用第三审,再审主要是为了解决被告人的冤屈的问题。当事人之所以申请再审,主要是前面的普通程序中做得不公。解决这个问题,应该是整个审级制度的一种改造,而不仅仅是一种再审程序的改造。
  同学发言:我不同意法院可以提起再审。法院自己提起审理,有违法院中立;不告不理;自己发现错了,自己再审。因为案件是否有错必须是通过审理才能得出结论,在没有经过审理时,你很难说案件就是判错。进行再审时必须考虑被告人和被害人权利的平衡。至于限度问题可以考虑10年以上。
  同学发言:不利于被告人再审的标准。如果导致判决发生错误是因为司法人员有腐败,或徇私枉法引起的,对此都可以提起再审。
  陈老师:对于因枉法裁判导致被告人少服刑罚,还是不能让他占便宜。我国再审程序存在以下问题:
  一、申诉多、申诉难成为一个社会问题,我们要客观对待。过去有关部门对这个问题归纳为几个无限:主体无限、时间无限、次数无限,我认为这样的总结有偏面性。申诉问题的解决关键是要提高一审、二审案件的审判质量,尽量使一审、二审案件的审判做到公正。要做到绝对公正也很难。减少再审,主要是靠提高一审二审审判的质量。在司法实践中,也有部分当事人无理缠诉的。但是应该看到,当事人申诉,他是要花费时间、金钱的。有些案件是侦查在根子上就搞错了:刑讯逼供;证据收集不充分。侦查中的不重视证据造成我们判决的质量有问题。说实在话,基层的情况大家去摸一摸,到现在为止,有些公安机关对搞刑讯逼供还习以为常。如果一、二审不公正,他肯定是会申诉。在申诉的成因里面,我们应该看到办案质量的影响。如果你不给他申诉,他更是一腔愤慨之情。如果把申诉的渠道都堵了,他就会采用非和平方式去报复社会。
  二、我们审判监督程序存在简单化,不接轨等问题。确实带来了申诉多、申诉难等一些问题。我们过去讲:实事求是,有错必究。对此,简单加以否定是不正确的。什么叫实事求是?毛主席说:也就是主客观的关系的问题,实事求是,有错必纠。特别是有错必纠,实际上是做不到的;你不可能做到,只能做到一部分。任何实体不公都能得纠过来吗?那是不可能。"实事求是,有错必究"都是在纠左时提出的。比如,在肃反时:我们定的罪漏了的也有,错了的也有。特别是十一届三中全会。针对文革中的冤假错案提出的有错必纠。"有错必纠"所针对案件,实际上是有其历史背景。我觉得"实事求是,有错必纠"的提法是有其局限性的。我们有我们的优良传统,对这部分内容不能全不要,也不能全部接受。在理念上,我主张确立:即判力理念、纠错理念、司法公正理念、禁止双重危险规则的理念,这些理念要结合起来。当然,这些理念有的是有矛盾的。即判力是要尽量稳定与错了就要纠,二者是有矛盾。中国古代是没有生效裁判的概念。作为一个法院,你不能就一个案件没完没了地进行再审。一个生效案件,你得执行。这些理念,必须结合起来。把实事求是,有错必纠与一些新的理念结合起来。纠错,公正是第一位的;但不是压倒一切。不是不要程序。审判监督程序本身主要是为了公正,这些东西要结合,要公正优先。刚才讲到审判监督程序的提法不准确。人大对法院、检察对法院都是监督。
  西方是以发现新事实、新证据作为进行再审的条件。我是在审判监督和再审,这个名词上不太过于拘泥。如果叫做纠错程序吗?我觉得就保留现在。要我提意见,就叫生效纠错程序。审级怎么处理,都是这个程序内的。在理念上我们要结合起来。我们过去有人写文章,常把即判力与再审混起来。其实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前面强调是程序的稳定性;后面强调是保障人权规则。对生效判决,我强调的是判决的稳定性;对被决人不利的,我强调稳定是保障人权。
  三、禁止双重危险规则:如果从概念上来说主,联合国有关文件第十四条有一个专门规定:已经被宣告无罪的人,或做出有罪判决的人,不要再对他做第二次审理。有的人把"一事不再理"做了篇博士论文。
  一事不再理,它强调的是国家对公民个人追究犯罪,动用那么大量,最后已经是判处他无罪了或是判处他有罪。又对他重新提起审判,这对国家来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对公民来说,使他长期处于恐惧不安之中。83年严打时,我们体会很深,有些人在服刑,表现还比较好。当时该杀的没杀,就把他抓起来杀了。这是国家的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国家即便是追究犯罪也要有限制,防止权力滥用,要有度,要有控制―――这是刑罚的谦抑性。反过来对被告人来说,就是人权保障。人权不能随便被剥夺。自由权,生命权不能被剥夺。在中世纪教义里就曾讲上帝对人也只能惩罚一次。禁止双重危险规则的理念是人权公约规定的,我们中国以前对此是不理睬的:我们主张有错必纠。
  但是现在问题是,在引进这个规则之后,要不要搞例外?有的学者认为西方一些国家就是不搞例外。《人民法院报》登了一个案例:美国的一个抢劫杀人团伙,美国法院就对他们进行了二次审判。英国现在进行了转型。英国又通过了《反恐怖法》,扩大政府部门的反恐的权力。对于《反恐怖法》,一开始议会是反对,但后来议会还是通过了。在这种情况下,英国在2003年确实规定了禁止双重危险规则的例外规定。我到英国访问:全英国提起再审的只有一个机构。他们也是讲:这个法律已经通过,但还没有生效。一俟该法律生效,他们就将已经准备了六个案件的材料,送去进行第二次审判。联合国的文件中对"禁止双重危险规则",也是允许搞例外。在世界刑法大会上,最后通过的决议上,也承认搞例外;搞例外,在一般情况是不允许。可见在世界上,保障人权是最基本的宗旨,但它不可能不考虑打击犯罪。现在想在中国不搞一事不再理,是不可能的。在刑事诉讼法修改时,我们是力争把禁止双重危险规则写进去。但是想搞绝对的例外是不现实的,不可能的。中国对此至少是要分两步走。就象废止死刑,现在是不可能。关键在于例外的度有多大:关键是掌握度:我的文章是主张十年,十年是个坎。也许我的口子开得太大了,十五年我也不反对;甚至是无期徒刑,死刑我也不反对。要规定例外。如果是有漏罪,那肯定是要重新审判。现在是判处五年重新审判有的是,认为轻判了三年,缓刑也得再审。申诉往往是被害人在申诉。我认为在中国搞例外是肯定要搞,关键是度把握。
  现在是许多被告人的亲属搞假证据,收买法官。出于当事人一方活动因素,导致司法人员的枉法处理,或做伪证。在这种情况下,德国是可以进行对他不利的审理。在这种情况下,他故意弄虚作假,肯定是要重新审判。所以在禁止双重危险规则方面,我有两条要搞例外:严重犯罪要搞例外;另一种是司法人员枉法裁判要搞例外处理。
  下面讲程序上的问题。
  我认为现在的刑事诉讼法再审主体上是没有问题,不涉及到主体无限的问题。现行法律就是规定当事人及其近亲属,是合理的。现在已经限定了,如果对比西方国家有关规定,也差不多。近亲属你还不让他申诉?
  申诉的期限的问题。对于有利于被判决人的申诉,过去法院是有限制的。但后来法院又修改了:对一些重大疑难,申诉是不受限制的。我现在的倾向是:无罪的,被冤枉的肯定是不能受限制的。问题是被判倚重是不是要有限制?在司法实践中对偏重的裁判,我们是不改的。司法的天平真正说起来并不平:该判三年、你判了五年,你不能说有什么不同。但多数人都感觉重了,那肯定是重。我是倾向于倚重、偏重再审的提起,在时间是不受限制。
  对漏了罪的申诉是不是不受时间的限制?这个问题可以研究。被害人是自由的。对被害人的申诉是不是要限制一点?我是倾向于对被害人是可以做适当地限制。我发表文章是讲对被害人是可以做一点限制。但是被害人对他要保护人权,但被害人是自由的,他的时间,条件是充分一点。
  再一问题是:改判法院的等级:基层法院不能提起,自己提起再审也显得不够公正,造成再审不严肃。至少是中级法院才能提起再审。另一种意见是省法院才能提起再审。我是比较倾向于从中级法院开始。
  次数,我也同意各级法院只能搞一次再审。同样的案件,同样的罪名。不能反复搞。民事案件更不能这样。刑事案件也只能搞一次。问题是最高法院,原则也只搞一次。但是不是要封顶?有些案件,当时是没有证据,若干年以后,发现了证据,如果搞封顶,他就不能平反了。所以我主张,最高法院搞一次完了以后,发现新证据,改判的理由充分,是可以改判。最高法院遇到这种情况是可以改判。控制得严一点,但不能是明明错的,对此也不能改。这是一个价值平稳的问题:是司法权威放在第一位,还是司法公正放在第一位。
  审判方式:事实审,还是法律审?大陆法系分为两类。我们是严格分类,还是混在一起?我写过文章,原来是主张分开搞;后来我征求实务部分的意见,他们的看法是否开庭审理:如果是事实上的错误就开庭审理;如果仅是法律上的错误就不开庭审理。我觉得这样处理还是有一定道理。我现在写的文章是赞成不搞分类。
  最高法院倾向于自己不提起再审,大部分学者主张法院不能自己提起再审。但是我刚才说,人家举的例子:法院发现了错案,允不允许其主动改?从司法为民的角度讲,你判的案件明明是错的。我说的明明是错是指局限于无罪人被冤枉。法院主动提起也是限于有利于被告人。你法院判错了,能不能主动提出来?是不是搞控辨审,法院就不能有点主动性?我是倾向于遇到这种情况法院可以有点主动权,但是我不坚持。我有的东西我是坚持;有的东西我是要观察思考。
  我是坚决不同意用三审制取代再审程序。当时一些同志想,用三审制一卡住, 就没有错案,就能把大量申诉的案件数量降下来。关键是把公正与效率关系要处理好。
  下次是樊老师上课,每个老师的风格不一样.
  (2005年3月24日陈光中老师授课)

  整理人:中国人民公安大学 博士研究生 李富成
作者李富成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李富成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