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中国政法大学听课笔记之一:有关刑事诉讼目的讨论

2005年05月12日22:45 东方法眼李富成 评论字号:T|T
  同学甲:1、对刑事诉讼目的认识:对目的有所了解,对预先设置的行为所要达到的结果。刑事诉讼目的,就是国家设置刑事诉讼所要达到的结果。2、刑事诉讼模式有犯罪控制模式和正当程序模式之分。犯罪控制模式主要是为了打击犯罪。正当程序模式,主要是为保障人权。正当程序首先发源于英国,发展于美国。争斗模式和家庭模式也是另外一些学者提出。家庭模式:主要是强调人际关系的缓和。3、我国刑事诉讼目的论述:A、发现事实,惩罚犯罪。保障人权是后期提出的一些观点。B、法律程序与实体真实的统一。C、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的统一。但有人认为惩罚犯罪仅仅是一种手段;控制犯罪与保障人权的统一。控制犯罪与保障人权的统一。刑事诉讼还可以分为。D、惩罚或打击犯罪仅是为保障人权服务。E、刑事诉讼仅是为了解决争议。刑事诉讼目的就是为解决争议。F、刑事诉讼的目的是自由与安全,以有效控制犯罪作为基本目标,但在以后可以发生变化。是否应当区分刑事诉讼和刑事诉讼法的目的?刑事诉讼就是为解决被告的刑罚权如何适用的问题,主要是为了解决刑罚权的适用问题。而刑事诉讼法是具有价值判断的意蕴,它的作用是为了使刑事诉讼向文明的方向发展。刑事诉讼是为了解决争议。区分刑事诉讼目的与刑事诉讼法的目的在工具价值之外赋予另一种价值理念。我认为刑事诉讼法的目的是保障人权。
  同学乙发言:刑事诉讼目的,可以从刑事诉讼概念来看:是在司法机关和当事人参与下进行刑事诉讼活动。但现在刑事诉讼并不仅仅是惩罚犯罪的活动,还应有其他方面的价值,应把刑事诉讼法目的与刑事诉讼的目的加以区分。刑事诉讼法目的就是为了保障人权,不过刑事诉讼法的目的也不是限于人权保障,但从整体上来看,刑事诉讼法的目的还应该是保障人权。有的同志主张刑事诉讼目的是在打击犯罪与保障人权之间搞平衡也不一定可取。从世界发展来看,英美都是从人权保障来进行论证和改革刑事诉讼的,但在英国可以对被告人提起不利于他的再审。刑事诉讼目的还应仅仅限于人权保障。平衡论在涉及制度上有它的为难之处,但从整体上来看,刑事诉讼的目的还应该是两者平衡。
  丙同学发言:刑事诉讼目的与刑事诉讼法目的,是应该区分的。但是另有一个问题应该注意的,制定任何一部法律都是为了限制公权力,刑事诉讼法也不该有例外。我觉得对刑事诉讼法目的与刑事诉讼目的加以区分没有必要。是先有刑事诉讼法还是先有刑事诉讼,这个问题还没有想清楚。
研究刑事诉讼目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刑事诉讼制度的建构。我认为刑事诉讼模式可以分为理论模式和实践模式。理论模式是一个学术上的探讨,而实践上的模式是为解决现实问题。理论模式上的争议没有什么大的差异,我认为刑事诉讼都是根源于:人权问题或是社会秩序问题,不同的标准会导致不同的做法。在实践中,没有一个国家绝对采用那一种模式。我觉得学者的论证都有一定的道理,但不具有强的说服力。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是一个二难选择的问题,在实践中只能选择一个。二者并重只是一种理念,但在实践中不具有可操着性,任何一个国家都面临一个无奈的选择的问题。有一个考虑本国国情的问题,就我们国家的刑事诉讼选择人权保障不具有现实性,但我们可以把人权保障作为一种理念去追求。从80年代起,我国的犯罪在增大,基于犯罪有增无减的现实,相对于资源少,人口多,导致了犯罪就多。在这种情况下,过多保障人权,不太切合实际。另外还有一个司法系统的体制问题,地方保护,主要是体制原因造成的。从现状考虑还应该是防控犯罪,在这个前提下来保障人权。
  陈老师:三位同学都发了言,都有了自己的思考。我们讲目的,在刑事诉讼法典中有那些法典讲到这些问题,我不知大家有没有查过?《联邦证据规则》,拿成文的法典来说,并不是每一个法典都规定目的,大家在学习中要扩展自己学习的宽度。
  大家发言观点不一致。一种是并重论,这是一种理想模式,实际上是不能平衡,只能偏向于一种。刚才发言有人认为应该是以自由安全为主。西文讲的正当模式以保障人权为核心,在什么条件才是正当模式,中国犯罪是一种什么状态?
  刑事诉讼与刑事诉讼法的概念可以进行推敲。过去法理界有过争论:法是权利本位还是权利义务结合?当然,义务本位现在是没有人提了。争论的结果是:现在的法理界是持"权利本位"说。最早提出的是张文显教授,现在法的权利本位占主导地位。法的"权利本位"说与刑事诉讼法的关系是什么?能否必然推出刑事诉讼法是权利本位说?刑事诉讼目的,我们讨论目的指导思想与各种制度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结合制度上来考虑刑事诉讼目的。
我认为从平衡来说,平衡是个静止的平衡?还是动态的平衡?比如美国的"爱国者法"或者叫"反恐怖法"与美国基本法是一种什么样的结构。英国从官方来说已经是转变观念:向被害人、向打击犯罪倾斜。对它的传统的审判方式、结构、都有所突破和改革。我们向大家介绍的《二十一世纪的国外立法 》,就反映了这方面的内容。美国从上世纪五十年代,保障人权可以说风暴式的改革,这些体现了一个什么样的问题。
  宋英辉老师的博士论文,是把刑事诉讼的目的分层次的:根本目的;层次性的目的是有区分,你们刚才没有谈。你们对此问题是如何看。大家还没有讲到我主编的刑事诉讼目的里,提到刑事诉讼是打击犯罪与保障人权结合,这与并重非常接近,但还是不同。可能是教材,大家对此问题注意得不够,这部分是我亲手写的,凡是写我的名字都是我自己进行思考的。
  现在再讲个二十分钟左右:(同学发言:大多数国家都没有关于目的规定,但日本的刑事诉讼法有这方面的规定。)陈老师:刑事诉讼法规定目的最明确的是俄罗斯刑事诉讼法典,是非常鲜明的,可以说就是并重说。我主要是要考你们对资料掌握的程度。我刚才提了五、六个问题,大家談談见解吧?
  丁同学发言:刑事诉讼是个动态平衡还是静态平衡的问题?国家根据社会治安情况来调整刑事诉讼的目的,平衡并不表示在追诉犯罪时,不择手段去发现犯罪。依照我们国家现状来看,保障人权是比较困难的,我们国家宪法还不能司法化。比如,在刑事诉讼中我们想把非法证据排除,但我们现在很难做到。主要是公民的理念没有树立。我认为目的是一个有张力的东西,我们把目的不能放在目前来看,还应该考虑将来应该是什么。
同学发言:刚才几位同学把刑事诉讼的目的与刑事诉讼法相割立。我不同意他们的观点。刑事诉讼是许多规范制度下的产物,我认为刑事诉讼目的与刑事诉讼法目的是一回事。因为刑事诉讼中不能实现平衡,在制定刑事诉讼法时只能选择某一目的,我对此观点有赞成也有不赞成。任何一个国家不可能只选择某一目的进行刑事诉讼立法。我认为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并不是冲突,我认为刑事诉讼目的就是维持法治。
  同学发言:刑事诉讼是做什么的?诉讼是什么?解决纠纷,解决争议,一个刑罚权的问题。刑事诉讼所设立的一些制度,主要是把事实查清,然后才能把刑罚施加于犯罪人身上。实现国家刑罚权,就是要打击犯罪,是从国家的角度。我们刑事诉讼目的是什么?就是立足于解决被告人的刑事责任的争议,解决争议怎样进行?应该是一个正当的,公正的。怎样来实现刑事诉讼目的:在损害人权最低限度内解决刑罚权。刑事诉讼的目的,就在于它的正当性。至于平衡是动态还是静态?基于犯罪比较严重的局势,我认为对人权、对公正损害最大的不是个别犯罪而是公权力的滥用。
同学发言:刑事诉讼的客体是什么?目的与刑事诉讼的客体相关。刑事诉讼法的目的应该具有前瞻性。我不同意刑事诉讼的目的与刑事诉讼法不同。
同学发言:刑事诉讼与刑事诉讼法的目的有一个内存的联系,刑事诉讼法目的对刑事诉讼目的有一个指导作用。刑事诉讼法目的是一种理想状态,应该是一种平衡、并重,这与刑事诉讼目的实现应有一定的区别。具体到刑事诉讼过程中,在刑事诉讼法应该是静态,但在刑事诉讼中平衡应该是动态。比如在侦查阶段,涉及到权力,在这个过程中应对权利的保护。
  同学发言:游戏与游戏规则是不同的,规则是排除了一些不能采用的手段,这就是说刑事诉讼目的与刑事诉讼法目的是不同的。在刑事诉讼法立法完善时,它会对刑事诉讼目的与刑事诉讼法目的能较好地统一起来,把一些价值渗透到刑事诉讼中,所以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应该结合在一起。
  陈老师总结:根据大家讨论和我的理解,现在的学术研究就应百家争鸣,包括社会上的观点不一样,也包括我的观点与大家的观点不一致,我讲的也只是一家之言。宋英辉老师的《刑事诉讼目的》是第一本专著。在我主编的教课书----教育部指定的法学教材中,认为刑事诉讼的基本理念:就是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的统一,实际上我也是从目的上来讲。从严格的意义来讲,刑事诉讼与刑事诉讼法是不同的概念。一个是一种活动,另一个是规范活动的规范。比如,在刑事诉讼我们讲原则,究竟是刑事诉讼的原则 还是刑事诉讼法的原则,严格来说二者是有区别的。刑事诉讼与刑事诉讼法目的是有区别,但区别起来比较难。一般是先有活动后有规则,但有时也可以是先有规则后有活动。活动是要存在的,一般是在活动存在后,才有规则的产生。尽管二者有区别,但没有必要把他区别得如此的精确。现代刑事诉讼与古代的刑事诉讼不同,现代的刑事诉讼是有严格法律规范的刑事诉讼活动。刑事诉讼与刑事诉讼法目的,刑事诉讼目的是一种表述,刑事诉讼法目的是另一种目的,对此有时是很难区别的。我是把二者结合起来讲的,在这个问题上我暂时是不加区别的。
  实体公正与程序公正;与刑事诉讼目的与刑事诉讼法目的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刚才美国学者的控制犯罪模式和正当程序模式。正当程序模式是强调程序优先的,是强调保障人权的一种模式。通常我们讲正当程序就是一种保障人权的模式,但这种模式是一种侧重程序上保障人权的模式。大家知道我们国家过去是主张以惩治犯罪为主的模式,现在从观念上有变化,实际上起码还是更偏重于安全,现在已经把保障人权提到日程上认真考虑了。我们惩治犯罪表现在立法宗旨上就是惩治犯罪,保护人权的模式。中国的刑事诉讼法第一条:惩治犯罪,保护人民。它的基点是保护人民民主专政里面的人民,它是通过惩罚犯罪,保护人民,不受犯罪分子的侵犯。在二条任务里面,讲到要保障无罪的人不受追求。从无罪的角度来说就是人民了,是保障人权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要求。把第一、二结合起来看,它的重心是打击犯罪。但目前的观念在悄悄地变化:重视人权保护。后来有关领导人在不同场合讲到惩治犯罪与保障人权并重,我记得李鹏委员长讲到打击犯罪与保障人权并重。体现在文件上的并重,是在2003年有关治理超期羁押的文件规定上正式提出:第一条:要求公、检、法机关人员并重的观念: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并重。三机关正式通知的文件,作为文件表达了打击与惩罚并重的文件。强调并重,是纠正过去:重打击、轻保护。我想讲保障人权的内涵在刑事诉讼中的作用:原来提打击犯罪,保护人民;现在提的是保障人权。提保障人权的时候,人权还没入宪。笼统的人权概念我就不讲了:作为一个人应该具有的权利。至少我们应该把人权的概念引入到刑事诉讼中要把其具体化。人权不是人民,在西方,人民与人权区别不大;但我们国家人民与人权的概念是有区别。西方的人民与我们的人民有区别,人民同全体的人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人权是对全体的人来说:包括老的、少的、特别犯罪嫌疑人,作为自然人,全是人。这样在刑事诉讼中的人权:人权保障的第一个层次,通过追求惩罚犯罪,使得所有人的权利不受犯罪分子的侵害;被侵害的权利通过打击犯罪得以归复。每个人的权利不受侵犯,受侵犯了要尽量恢复原状。这个意义上的人权是通过打击犯罪与保障结合,我们过去强调的就是这种人权。
  刑事诉讼法是多层面的,大家是局限于狭义的人权保障:有以下几点1、要保障诉讼参与人的权利得到充分的行使,不受侵犯。犯罪嫌疑人与被追诉的人在诉讼中处于核心的地位,都要认真加以保障。就两者来说,被追诉人的权利应处于优先保障,原因在于他是弱者,处于劣势。这样就必须加强对他的保障,这样才能使他不受国家专横权力的侵犯。许多学者认为:诉讼是否民主主要是看被追诉者的权利是否得到保障,强调的人权保障是对被追诉者的权利保障。我们通常讲话有关人权保障主要是针对被追诉者来说的。人权保障,从诉讼法来说,重点是保障被追诉者的权利。2、人权保障体现在无罪的人不被追诉,无罪的人不被错误追诉刑事责任具有实体意义上的权利。3、人权保障的特点:权利在诉讼中,权利被犯罪侵犯以后应该得到恢复,当然这个恢复并不都能得到恢复。恢复有两方面的义意,权利被侵犯之后,应该得到救济。诉讼中所讲的权利大体上是指以上的含义。这个内涵我们要搞清楚:人权保障的侧重点是对被追诉人,在这个意义上才能讲并重。4、法的权利本位与刑事诉讼法的权利本位怎样理解?同宋英辉当时讲的目的是有所区别的。实际上他讲的就是惩治犯罪与保障人权相结合。我个人是这样认为:从法的价值属性来说,法是权利本位,我是支持的。什么是本位?本位就是法律制定的出发点和归属点就是为了维护权利。我的目的最终也就是为实现权利,权利是个轴心。什么叫本位?人家讲官本位,什么都以官作为标志,和尚也有处级,这就是官本位。我是指民主法治社会,法一定要以权利为核心。在封建社会和专制社会,法的本位是义务本位。我们为什么讲法本位,民主法治国家,主权在民,政府的权力是民众给的;政府的权力是为民众服务;是为了民众权利的享受而享有的,归根结底是为民众服务。法为什么要有义务,你只有尽一定的义务,其他人,民众才能享受权利。义务是为权利服务,当然权利并不是总是指个人的权利,有时也指集体权利。我是赞成法的本位是权利,执政为民,主要是为促进民众权利发展服务的。特别是在民法、民事诉讼法行政诉讼法民事诉讼法就是为民众权利服务,当然行政诉讼是否权利本位是有争议的。法是为民众权利服务的,保证民众的权利不被行政机关侵犯。
  就刑事诉讼法来说,归根结底是为保障权利,也可以这样说。但是我觉得讲刑事诉讼法,单纯讲权利本位,直接是指被追诉人的权利是占主导地位。从重点是被追诉人权利来说:一定要把惩治犯罪与保障人权并重,人权是指的什么?这里人权是指被追诉人的权利。被追诉人权利不能被任意去追诉,我主张的平衡是能动的平衡。我不单从中国来说,是在波浪式里的平衡,有时更多地倾向被害人的权利;西方五六十年代,把被告人的权利推向极至:享有沉默权。任何事物达到到极至的时候,就要走回头路,比如英国,是在平衡里面向另外一个方面的平衡。我们国家历来是以打击犯罪为主,现在我们提到并重至少是一种观念上的变化,是一种进步。
  并重立法的表述:日本诉讼法里有这样的表述;最典型的表述是俄罗斯法典,在斯大林时期是重视打击犯罪,物极必反,现在反过来,是一种并重的模式。有的同志说:如果刑事诉讼不是为了保障人权,就没有必要制定。打击犯罪就可以放开手脚,他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种观点有一定普遍性。我认为它有不足,要看什么法。不能说没有一个规则,偷5 元钱关起来,没有刑法可依,可以乱打,乱抓。这样就会无法无天追究犯罪,这样对统治阶级有利吗?即便是人治的社会经,它也不会这样去打。同时打击犯罪,必须有一套规则,要有规则并不是只能叫保障人权。刑法和刑事诉讼是一种恶法,是一种不得已之恶。如果说不是为保障人权就不须要法律,这样说法是不正确的。话说回来,在打击犯罪过程中,我们打击机关往往滥用权力,甚至有一些案件在还没进入实体程序时,就把人打死了。刑法刑事诉讼法与其它法律是不同:刑法、刑事诉讼法是要兼顾两方面,在不同的条件下,两者的平衡是不同的,美国的反恐怖法就是打击犯罪。中国的现状:司法实践部门的领导承认人权保障,但主要还是以打击为主,更多倾向性东西还是比较多的。所以,我想在修改刑事诉讼法目的时,可以改为:打击犯罪、保障人权。有的人主张把打击犯罪与保障人权位次书写倒过来,我认为是没有必要。今天我有的问题没有涉及到,真实的问题上学期已经讲到。"从实体辩护与程序辩护的关系?"实体辩护的内容是什么?程序辩护的内容是什么?这个问题方面的文章很多,看一些书。罗尔斯的《正义论》看一下,打击与保护,这些与和谐社会都有一定的联系,怎么讲都可以,把自己的想法讲出来,进行争鸣。我想起来有一本书:谢佑平的综述,从中可以看到不同的学术观点。
下一周讲实体与程序的关系的问题。

  整理人: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博士研究生 李富成
作者李富成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李富成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