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口供相对任意性规则新论

2005年02月08日14:17 东方法眼李富成 评论字号:T|T
  内容摘要:口供作为法定证据中的一种,在诉讼中具有真伪两面性,真实的口供有利于查禁犯罪,而虚假的口供却极易诱发冤假错案。民主法制先进的国家在对待口供问题上都确立了一系列的可采性规则,其中主要是自白的任意性规则。笔者认为在我国只应确立口供的相对 任意性规则,这主要是基于我国的基本国情和刑事诉讼的任务,也是基于诉讼的价值平衡决定的。并论述了确立口供相对任意性的采信规则价值:有利于发现案件真实、提高办案质量、使诉讼更加人性化。并论述了影响口供相对任意性采信规则的因素,以及如何保障口供相对任意性规则的实施。
  关健词:口供  任意性  相对任意性采信规则  自主选择  自主判断

  口供作为法定证据中一种,在刑事诉讼中的作用是很独特的,它具有真伪两面性,真实的口供有利于迅速地查清案情,虚假的口供极易诱发冤假错案。由于口供在价值上的两面性,所以民主法治先进国家大多对其持慎重态度。为了排除口供的虚伪性,限制其负面作用的发生,对口供的如何适用人们设置了许多采证规则,其中主张口供具有任意性就是一条重要的采证规则。
  但对何谓任意性,学者们对此理解并不一至,不少学者认为任意性就是被告人的供述完全出之于自愿,形成于内心的一种意志1。任意是指不受外界强力干涉具有自我选择权和决定权。口供的任意性规则是指口供主体对自己是否供述,如何供述有自我选择权和决定权。这种权利不受外界干涉,由此获得口供才具有任意性,也才能采信2。笔者认为这是一种理想化状态下的口供采信规则,如果犯罪嫌疑人在不受任何压力下,主动向司法机关交待,这是最理想的。从司法实践来看:许多犯罪嫌疑人在没有讯问压力的情况下都是坚不吐实,许多口供不是犯罪嫌疑人主动交待、自愿交待的,而是在司法人员的强大讯问压力下被迫交待的。在司法实践中如严格按照任意性规则收集口供,许多有价值的口供就会被排除在外。因而笔者主张口供的采信只能适用相对任意性规则,相对任意性是指:口供取得是在一定的讯问压力下,以不违反人道,在犯罪嫌疑具有理性判断的前题下取得的。它与任意性规则相比,犯罪嫌疑人的自由度受到一定的限制,但犯罪嫌疑人又不是完全没有意志自由。在我国确立相对任意性口供可采规则,是比较符合我国国情的。
  一、确立口供相对任意性采信规则的现实理由:
  (一)、从刑事诉讼任务看,口供只应适用相对任意性的采证规则。刑事诉讼的任务就是兼顾打击犯罪和保障人权两个方面,并根据特定时期治安状况在二者之间选择好一个平衡点。从司法实践来看,口供具有独特的价值,目前完全抛开口供办案一是不切实际,二是不符合法律规则3。如果主张所有的口供都必须具有任意性,势必对口供的采证的要求过高,就会把许多有价值的口供排除在外,特别是在我国部分地区犯罪形势还比较严重,人民群众还缺少安全感,对口供的采信要求过高,无疑是不利于打击犯罪的。刑事诉讼必须同时兼顾打击犯罪和保障人权两个方面,关健是侧重点放在那一方。如某省发生多起绑架杀人系列案件,有一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但拒不交待其同伙相关情况。如果不在短时间内获得其他同案犯的情况,人质就有可能被撕票的危险。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恪守口供的任意性规则,犯罪嫌疑人愿供就供,讯问没有心理压力,势必不利于对人质的保护。对口供采信标准定高还是定低?这其实是涉及到一个价值平衡的问题,在司法实践中必须在保障人权和打击犯罪之间选择一个平衡点。
  口供在诉讼中最大的优点就取证成本小,效率高,同时我国绝大多数案件的侦破都是先从口供开始,然后才取得其它证据,最终侦破案件的。这当然是一种落后的侦察方法,但在我国其存在有其必然性:我国还处于初级阶段,有些案件的侦破离不开口供,如贪污案件。相反如果没有口供,许多案件都得不到侦破。在确立口供采信标准时,必须考虑我国的实际情况和刑事诉讼的任务,把口供的采信标准定为相对任意性是比较符合我国的实际情况,同时也能比较好的完成刑事诉讼的任务。
  (二)、从国外的司法实践看,口供的任意性规则是一个容易引起混乱的概念。《日本刑事诉讼法》第319条规定:被告人因被强制、拷问或强迫作出的供述、不当或长期扣押作出的供述,以及其它可怀疑并非处于意志自由的状态下作出的供述,均不得作为证据4。日本刑事诉讼法并没有对意志自由作出准确的界定:是绝对自由还是相对自由?任意性标准在实践中也难以把握,在1985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Miller V Fenton案件中就曾指出:自白的自愿标准,现在被谴责为无用的、令人困惑的和不知所云的5。美国对口供的采证要求规定得非常高:如要遵守米兰达规则,毒树之果规则。但由于对口供的要求过高,招致对犯罪的打击不力。同时美国对口供任意性规则的主张也不象我们理解的那样,讯问是一点压力没有。
  美国认为口供是被告人在自由和理性条件一种选择的结果,同时这种自由和理性也不是绝对的,也不是在没有压力下取得的6。自由和理性并不排除讯问的压力,从哲学的角度看,理性本身就是一种不自由,它必须综合各种情况,在功利的基础上作出一种选择。选择本身也是一种不自由: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只能在二者之间择一而为。美国刑事诉讼中口供的任意性规则主要是指要遵守正当程序,不能剥夺犯罪嫌疑人宪法修正案上的一些权利:包括米兰达警告,不得剥夺会见律师的权利等。鉴于任意性在司法实践中很难把握,美、英、日等国只能规定一些具体的禁止性措施,并且这些禁止性措施仅限于刑讯、欺骗、精神控制等方面,因而我们没有必要引进一个本身在国外就是很混乱的一个概念。
  (三)、从获得口供的环境、方式等方面看,犯罪嫌疑人只具意志上的相对任意性 
  从我国司法实践看,讯问犯罪嫌疑人的场所通常是羁押场所,而羁押本身就是限制了犯罪嫌疑人的人身自由。人的心理自由和思想自由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身体自由。生理上的不自由可直接导致心理上的不自由,“整个意志与个别意志行动的一个重要特点是意识受现实行动的约束”7。由于犯罪嫌疑人在审前阶段大多处于被羁押的状态,这决定了他的心理状态与常态下的心理状态相比具有很大的不自由。
  从法律规定看,我国没有规定犯罪嫌疑人享有沉默权。在刑事诉讼法修改之前,按照法律规定,犯罪嫌疑人对侦察人员的讯问必须回答,而且要如实回答。在回答与否的问题上,按照我国的法律规定,犯罪嫌疑人是没有选择权的,从这一点看他是不自由的。从司法人员获得口供的方式看,侦察人员是采用讯问而不是用询问的方式,而讯问方式本身就具有强大的心理压力,它与日常通过交谈而获得信息对对方心理影响是不可同日而语,因而犯罪嫌疑的意志也是不具有充分的自由的。
  由于口供是在羁押场所取得的,取得口供的方式是讯问,一方有讯问权而对方无权拒绝回答。而且犯罪嫌疑人只能回答与案件有关的问题,回答的顺序也由侦察人员预先拟定,这样犯罪嫌疑人意志的任意性受到极大的限制,犯罪嫌疑人不可能具有意志上的绝对任意性。从犯罪嫌疑人在诉讼中的地位来看,他是处于被追诉的地位,在我国处于被追诉地位的犯罪嫌疑人都是有一定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才被立案追诉。司法人员是代表国家机关通过讯问的方式查明犯罪嫌疑人是否犯罪以及所犯何罪,在讯问过程中侦察人员根据法律规定可以对犯罪嫌疑人采取一定强制措施。这就决定了犯罪嫌疑人在审前阶段不可能具有意志上完全的任意性。
  从口供主体来看,即包括犯罪嫌疑人也包括被告人,不同的称谓表明当事人在诉讼中所处不同阶段以及权利上的差异。我国刑事诉讼法把处于侦查起讼阶段称之为犯罪嫌疑人,审判阶段称之为被告人。尽管他们人身自由都受到限制,但其程度有差异。在庭审阶段,被告人意志具有充分的任意性,但在审前阶段犯罪嫌疑人受到强大的追诉压力。不仅身体受到限制而且意志自由也受到外界抑制,认知活动受到司法人员追诉思维模式的约束。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不仅意识到而且切实感受到现实行动的不自由,行动上不自由就会导致意志上不自由,意志上不自由就是不具有任意性。
  二、确立口供相对任意采信规则的必要性
  我国历史上有重口供的传统,所谓“犯罪必取输服供词,罪供定”等口供至上主义,而重口供必然会导致刑讯逼供的滥觞,犯罪嫌疑人的权利得不到保障。出于对刑讯逼供的警惕,民主法治国家都试图设计一些制度来杜绝刑讯逼供的发生。基于前述,口供具有真伪两面性,真实的口供有利于迅速结案了,保障人权和打击犯罪分子,而虚假的口供极易伤害人权。出于打击犯罪的目的,对口供又不能弃而不用;出于对侵犯人权的担忧,对口供又不能过分依赖。对口供弃而不用不对,对口供盲目迷信也同样不对,关健是不能用不人道、有害人权的方式逼取口供。
  在刑事诉讼中,犯罪嫌疑人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通常是吐不实。由于我国的证据规则已经确立无证不定案的规则,没有证据是不能认定犯罪嫌疑人有罪的;因而有不少犯罪分子坚信:抗拒从严,回家过年的信条。如果司法人员对其讯问没有压力,让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主动交待,几乎是与虎谋皮。就决定对犯罪嫌疑人的讯问必须要施加一定的心理压力,促其如实交待所掌握的案件有关事实。但讯问的压力不能超过一定限度,超过一定限度压力的讯问就变成“捶楚之下,何求不得”的非法逼供。
  为了获得有价值的口供,对犯罪嫌疑人的讯问必须保持一定的压力,同时这种讯问压力又不能使犯罪嫌疑人丧失意志上的自主判断、自主选择的功能,关健是如何把握好讯问度的问题。在确定这个度的时候要考虑两个因素:一方面确保对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的讯问有一定的压力;二是在讯问中要保证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具有相对的意志自由,具有相对的任意性。
  三、口供相对任意性采信规则的内容
  美国对口供陈述方面要求是:犯罪嫌疑人在一定压力条件下,所做的自由和理性的选择8。结合我国的具体国情,对口供任意性内容的规定不能超越我国的具体国情,但同时要对犯罪嫌疑人的权利进行有效的保护。口供相对任意性规则的核心内容应是保证口供主体人格独立性,在人格独立的基础上对口供的内容具有自主选择、自主判断的能力。尽管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在刑事诉讼中是处于受追诉的地位,但根据无罪推定原则的要求,任何一个人在没有经法庭审判之前应假定其无罪。司法机关应保障其主体上的独立性,独立性是无罪推定原则在诉讼中最基本的要求。独立性也是现代刑事诉讼功能得以发挥的保证。现代刑事诉讼模式是控、辨双方互相争诉,法官居中裁判。双方争诉的基本前题是双方都具有独立的人格,能够自主陈述、自主判断、理性选择;如一方不具有人格上的独立性,就根本谈不上与对方争诉。司法机关应保证口供主体具有人格上的独立性,使其在诉讼中具有意志上的相对任意性,以此维护其自身的合法权利。同时独立性也是保障人权的要求,人权保护的内容很广泛。不仅要保护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生理性权利,他们的精神性权利也应同样保护。在其精神不受完全控制的条件,才能基于其理性判断,对口供作出自由的陈述。
  自主选择权是指口供主体在回答有关人员讯问上,有选择回答什么和不回答什么的权利。在选择不回答之后,司法人员应尊重口供主体这种选择权,司法人员不能强制口供主体回答与案件无关的问题。自主选择权是不被强迫自证其罪原则在刑事诉讼中的具体要求,根据该原则的要求,每一个公民都没有义务证明自己是有罪的。不得强迫犯罪嫌疑人自证其罪有两层含义:一是被告人可以选择不作证;二是即使被告人选择作证,也有权拒绝回答特定问题9。只有在意志具有相对自由的前题下,犯罪嫌疑人才可能有自主选择权。选择性的丧失就意味着意志相对任意性的丧失,在此种情形下,犯罪嫌疑人只能按照司法人员的具体要求去回答讯问,口供的真实性就会因此而丧失。
  自主判断是指口供主体有权根据自已对案件事实的真实感知,自主判断案件事实是如何发生等相关问题。自主判断的前题是犯罪嫌疑人具有意志上的相对自由,尽管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在诉讼中是处于受追诉的地位,在诉讼中要承受一定的心理压力,但这种心理压力不应对他的自由判断力加以不当的扭曲,以至于他对案件事实不能作出自主的判断。从自主判断的心理过程来看包括感觉、知觉、判断和表述四个过程,前两人阶段属于过去的事实,后两个阶段属于现今的事实。对过去的事实任何人都无法改变它,只能去正确认识和反映它。但是判断和表述属于现今的事实,司法人员有可能出于逼取口供的动机,用刑讯等不正当的方式使犯罪嫌疑人的自主判断、表述发生不正当的扭曲。
  自主判断性要求司法人员对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讯问中,不得预先设置好答案,不得以威慑和诱导等形式影响其自主判断。犯罪嫌疑人的判断与司法人员的判断不同:在于犯罪嫌疑人的判断是一种陈述性的判断,他是在以前感知的基础上对对过去事件一种陈述性判断;而司法人员判断是在事后推理的基础上一种推理性判断。既然是推理就可能正确也可能不正确,因为司法人员对案件事实不具有口供主体那种亲历性,其认知结果往往与案件事实不相吻合。他没有理由要求犯罪嫌疑人的供述与他的判断一致,司法人员要尊重犯罪嫌疑人自主判断的结果,并不得因此对犯罪嫌疑人施加不当的影响,迫使犯罪嫌疑人作出与自己一致的判断。
  在口供的相对任意性规则中,人格上的独立性是前题和基础,自由选择和自主判断是人格独立性之下的一种必然要求。人格上的独立性是口供相对任意性上的总的要求,自主选择和自由判断是对人格独立性的具体支持。
  四、确立口供相对任意性采信规则的价值
  在刑事诉讼中坚持口供的相对任意性有利于发现案件的客观真实。口供作为法定证据中的一种,在证明案件的事实中具有极大的易变性,司法实践中犯罪嫌疑人经常翻供就是明证。口供的易变性使得口供的价值在诉讼中打了折扣,犯罪嫌疑人之所以经常翻供,是因为在做出口供之前,他的意志受到外界干扰而违心做出的一种陈述,只要外界的压力一减轻,他就会抓住机会改变事先的陈述。而坚持口供陈述的任意性,保障犯罪嫌疑人能在意志相对自由的条件下做出自主判断,因为他没有必要再翻供。同时经常翻供会被作为一种态度不好的表现,是加重处罚的一个情节。坚持口供的相对任意性,使口供在整个诉讼过程中相对稳定,有利于口供价值的充分发挥。
  在司法实践中,基于各种复杂的情况,我们目前还做不到完全以口供之外的证据定案。像一些受贿案件,口供在其中能比其它证据发挥更好的证明作用。对口供我们目前考虑的不是用不用的问题,而是如何防止虚假的口供进入诉讼程序,影响案件的正常处理。坚持口供的相对任意性,使犯罪嫌疑人对自己的供述有一个理性选择的过程,这就比“锤楚之下,何求不得?”的口供更具有客观真实性。因而坚持口供的相对任意性规则,有利于发现案件的客观真实。
  口供具有相对任意性,使诉讼更具有人性化。人是理性的动物,在其意志具有相对任意性的情况下是能够独立思考并自主判断。由于其意识到案件处理结果与其有切身的利害关系,在回答司法人员的讯问是要作理性的选择,他一般不会盲目地迎合司法人员人讯问,因为盲目迎合他是要付出成本的。尽管此时他可能感受到一定的讯问压力,基于理性考虑,他意识到如果违心迎合司法人员的讯问必将给其带来更大的不利后果。两害相权取其轻,因而在意志相对自由情况下他是不会违心迎合司法人员的讯问。只要外界的压力不足以干涉到他意志相对自由的时候,他的回答肯定是选择对他最有利的结果。在实践中我们会发现在讯问刚开始时,大多数犯罪嫌疑人总是不愿如实交待相关问题,只有在司法人员取得足够的其它相关证据,讯问压力达到一定程度时,犯罪嫌疑人才会如实地交待问题。
  其次坚持口供的相对任意性规则,能促使司法人员主动收集口供以外的证据,提高办案质量。在意志相对任意性情况下,犯罪嫌疑人具有人格上的独立性,在讯问过程中具有一定的自主选择和自主判断能力。在此前题下,由于案件的处理结果与他有利害关系,一般情况下他并不主动地认罪服法。司法人员只有在收集到确实充分的证据才能使犯罪分子感到讯问的压力,才能促其如实交待。司法人员收集到证据越是确实充分,就越能对口供主体产生讯问压力。即使犯罪嫌疑人不愿意承认犯罪事实,由于司法机关己收集到确实充分的证据,司法机关是靠证据定案,这就决定了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在后来的诉讼阶段翻供成功率极小,因而口供主体也会面对现实,承认这种结果,进而认罪服法。坚持口供的相对任意性,有利于改变口供在定案中占据主导地位的传统的诉讼格局,由口供中心向物主中心转变,提升司法人员的证据理念,最终提高办案质量。
  再次在意志相对自由的条件下有助于保障人权。在意志相对自由的前题下,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不仅具有人格上的独立性而且具有意志上的自主选择能力和自主判断能力,这确保了犯罪嫌疑人还是个理性人。他可以行使法律赋予的各种权利,可以聘请律师为自己辩护,了解涉嫌的罪名,拒绝回答与案件无关的问题,对司法人员侵犯自己人身权利的行为有提出申诉的权利。刑事诉讼法设计的目的一方面在于惩罚犯罪,另一方面在于保障人权。意志自由是人权保障的一个重要内容,一个人只有在意志自由的条件下对自己的言行负责才具有正当性。鉴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诉讼中处于受追诉地位,必须保障其意志具有相对任意性,以实现对其追诉的正当性。如果口供是在其主体不具有意志相对任意性情况下取得,这说明口供主体的认知模式已完全处于外界的控制之下,丧失了自主选择,自主判断的能力。他只能按司法人员预先设定好问题和答案进行回答,在此情况下获得的口供往往与客观真实不一致,以此定案极易伤及无辜。相反在意志具有相对任意性的条件下,虽有外界压力但还不足以使口供主体丧失自主判断和自主选择的能力,他还可以独立地思考和判断并据此回答司法人员的提问。在意志具有相对任意性前题下,口供主体已经预期到自己回答给自己会带来何种后果,仍然回答司法人员的讯问,由此获得的口供就具有较强的真实性,因为他已经预期回答可能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五、对口供是否符合相对任意性采信规则的考察
  无论是任意性还是相对任意性采证规则,都只是一个原则,在司法实践中必须确立具体的标准来考查它。 
  从国外的司法实践看,都把刑讯逼供、使用威慑、欺骗等方法获取的口供作为考察口供是否具有自愿性的标准。美国最高法院确立了一个对案件讯问压力可承受标准的评价规定,这从反面证明了美国最高院也是允许讯问是有压力的,关健是不能超过所允许的程度。这些评价标准包括:是否虐待人犯;是否采取威慑的方法;是否剥夺犯罪嫌疑人会见律师的权利;讯问问题的广度;犯罪嫌疑人受教育程度等方面10。澳大利亚联邦《1995年证据法》第84条也规定:受暴力和其它特定影响的的自认证据之排除;受暴力、压迫、非人道或卑鄙的行为,不论该行为是否针对自认人或者其他人;或者威慑要采取上述行为11。英国《1984年警察与刑事证据法》规定:只有在控方证明供述不是通过逼迫获得或者在特定环境下的言行可能导致供述不可靠的情形下获得的,供述才能作为证据采用。即使依此排除供述,任何其它受污染的证据仍然可以采用12。英国证据法只是强调控方承担证明犯罪嫌疑人的口供不是以逼迫或特定环境下的言行获得的,并没有否定警察对犯罪讯问的压力性,相反它却规定在一定条件下警察可以延长讯问时间。日本《刑事诉讼法》第319条规定:强制、拷问或胁迫获得的自白或者因长期不当羁押、拘留后获得的自白不得作为证据13。
  鉴于刑讯逼供在我国有很深的历史文化渊源,首先应确立,凡是以刑讯逼供的方式获得的口供都不具有可采信。司法实践中许多冤假错案都是与刑讯逼供有直接的关系,同时我国已经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等世界性的反酷刑公约,根据条约必守的原则,理应把司法人员是否采用刑讯的方法作为判断犯罪嫌疑人口供相对任意性的标准。其次应把侦察人员是否使用诱骗的方法获取口供,作为判断犯罪嫌疑人是否具有相对任意性的标准。在司法实践中有许多司法人员不正当地滥用“坦白从宽”的刑事政策,骗取犯罪嫌疑人的口供。到了庭审阶段,犯罪嫌疑人发现当初侦察人员的许诺与审理结果有很大的差距,导致许多被告人当庭翻供,人为造成许多案件久拖不决,影响了诉讼效率。最后应把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是否知情作为判断相对任意性的标准。刑事诉讼一方面是程序法,同时更是人权保护法。在刑事诉讼中所有的侦察措施使用,证据的获得必须纳入程序的轨道。在当事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获得口供,明显违反了正当程序原则。正当程序原则要求在刑事诉讼中,必须保障当事人的知情权和辩护权。在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取得口供,缺少犯罪嫌疑人理性的判断和自由选择。犯罪嫌疑的意志在此种情况下完全没有参与其中,不仅不具有相对任意性,而且连一点任意性都没有。
  当然判断口供的相对任意规则内容远不止以上几个方面,如前所述,对口供相对任意性标准定得过严,在司法实践中势必会限制口供的适用,使口供的价值得不到应有的发挥,影响到对犯罪活动的打击,特别是在我国目前犯罪形势在一定地区还比较严重的情况下,口供还是司法人员认定案件一种重要方法,不应对口供判断标准设置过多的限制。
  六、影响口供相对任意性规则实现的因素
  口供是在特定场境下由特定人员取得,由于取得口供场境相对封闭性以及对特定人员取证方式缺少有效的监督,因而影响口供主体意志相对任意性因素较多。有的学者认为口供不具有任意标准有十个之多14,但笔者不主张口供具有任意性,只具有相对任意性,因而认为影响口供相对任意性的标准也就相对要少得多。
  首先是办案人员以刑讯的方式获得口供,剥夺了犯罪嫌疑人意志上的相对任意性。刑讯的实质在于司法人员借助国家的公权力,违反法律规定以对犯罪嫌疑人进行折磨为主要手段,通过造成犯罪嫌疑人的肉体上或精神上的痛苦,使犯罪嫌疑人彻底丧失意志自主性,进而使其丧失意志上的相对任意性。这就使得口供主体丧失自主判断,自主选择的能力,所供述的内容已不再是其真实意志的反映,至于司法人员刑讯的动机是各种各样的。鉴于以刑讯的方式讯问犯罪嫌疑人不仅有违人道,而且极易造成冤假错案,世界各国的法律都明令禁止以刑讯的方式讯问犯罪嫌疑人,并确立以刑讯的方式获得的口供作为除外证据的口供可采规则。民主法治先进国家并不把刑讯造成犯罪嫌疑人肉体上的痛苦作为唯一要求,只要造成犯罪嫌疑人精神上不能自主判断、自主选择都构成刑讯逼供。如在1944年美国的Ashcraft v Tennessee案件中,Black大法官认为:被告人作为一名孤单的嫌疑人,不会拥有意志自由,整个氛围内在具有强迫性,我们国家不允许被告人在没有休息和睡眠的情况下连续进行36小时的讯问15。
  其次是以诱供的方式使口供主体丧失意志上的相对任意性。诱供与刑讯方式不同,司法人员借助讯问谋略以利益为诱饵,使犯罪嫌疑人作出不真实的判断和选择。在诱供的情形下,口供主体意志上同样是不自由,不自由的原因在于讯问人员的引诱使其意志发生不正常的失真和扭曲,与常态下的口供相比口供主体的供述同样失去其自主选择和自主判断,进而作出错误的判断。如果没有司法人员的诱供行为,口供主体基于正常的认识能力是不会作出如此陈述。司法人员的诱供使口供主体意志丧失相对任意性,在此种情况下取得的口供同样不具有证据价值,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七:如果保证口供相对任意性采信规则的实现
  口供主体意志的相对任意性丧失,主要是由讯问人员对其施加不恰当的压力导致的。但讯问又不能没有压力,在一般情况下,没有压力的讯问,口供主体是不会主动交待其犯罪事实,无压力的讯问势必会失去一大部分有价值的证据,不利于打击犯罪和保障人权。关健是讯问压力必须控制在一定限度之内,因而就须对讯问方式,时间,场所进行规范,使其按法治方式运行,以保证口供主体不丧失意志上的相对任意性。
  首先应禁止司法人员以刑讯的方式进行讯问,刑讯是一种直接剥夺口供主体意志自由的方式,使口供完全不具有意志上的任意性,彻底丧失意志自由。其次应禁止以欺骗方式对口供主体进行诱供,诱供的本质在于以利益为诱饵对口供主体认知能力进行不正常的干扰,使其意志丧失相对任意性,同时这种讯问方式缺少最基本的诚信,污染了社会风气。以刑讯和诱供方式获得口供中虚假成份较多,因而都是法律明文禁止的讯问方式。再次在讯问时间上必须有节制,连续讯问不得超过十二小时。总之凡是能够造成口供主体肉体上痛苦,心理上恐惧使其丧失意志上相对自主选择、自主判断的讯问方式都应禁止。为确保口供主体意志上相对任意性,还必须有制度上的设置。
  应赋予律师在场权,律师在场不一定在讯问现场,律师可以在单面透视的房间里监督讯问人员的讯问方式是否合法,讯问是否超时。对违法讯问,律师可以代替口供主体提出申诉,有关部门应尽快给予答复。可以建立值班律师制度,侦察人员在讯问犯罪嫌疑人时必须有值班律师在场,同时限制司法人员讯问犯罪嫌疑人的次数。其次可以模仿英美国家实行同步录音录像制度,当口供主体或其代理人向法庭提出其意志自由受到限制时,有关部门应向法庭提供最初讯问的视听资料。在举证方面,应实行举证责任倒置的原则,理由是侦察机关在本质上属于行政机关,即既然行政诉讼法已规定举证责任倒置原则,侦察机关自应遵守这一规定。同时从举证能力来看,司法机关比犯罪嫌疑人更具优势,由于司法机关对是否刑讯承担举证责任符合公平原则,也是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做法。当口供主体向法庭提出其意志自由受到司法机关不正常剥夺时,侦讯机关应证明其并没有使用影响口供主体意志的相对任意性的讯问方法,否则应推定口供主体的陈述不具有意志上的相对任意性,此种口供不得作有证据使用,并追究有关人员责任。同时要把看守所划归司法行政机关管辖,设立专司看守的司法警察,其编制类属于司法行政机关,其职责负责看守工作和犯罪嫌疑人进出所记录以及监督讯问人员的讯问活动是否合法,对违法行为有权制止,如没有及时制止违法讯问应追究其渎职责任。
  鉴于司法实践中多数的刑讯逼供都是发生在看守所之外进行的,法律应明确规定在看守所之外讯问的口供不得作为证据使用。同时对犯罪嫌疑人被采取强制措施之后送交看守所的时间应作出明确的限制:在本巿内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后应五小时内送看守所,否则以违纪论,给予相应的制裁;在外巿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应在24小时内送交看守所,如果在外省巿可以给予适当的延长,防止司法人员利用时间差剥夺犯罪嫌疑人的权利。


  李富成:江苏盐城人,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博士研究生,主要从事刑事诉讼法学研究
  1 陈浩然 著《证据学原理》华东理工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312页
  2 我国台湾学者蔡墩铭和大陆部分学者也持这种观点
  3 尽管前一时期,有的地方司法机关提出零口供规则,但并没有收到预期效果,总的说是贬多于褒。
  4 何家弘 张卫平 主编《外国证据法选译》人民法院出版社2000年版第1378页
  5 李学军 主编《美国刑事诉讼规则》中国检察出版社2003年版第161页
  6 [美]JEROLD H·ISRAEL WAYNE R·LAFAVE“CRIMINAL PROCEDURE IN A NUTSHELL”184
  7 [苏]彼得罗夫斯基主编,朱智贤译《普通心理学》人民教育出版社,1981年版,第43页
  8 Criminal Procedure In a Nutshell ,JEROLD H·ISRAEL  WAYNE R·LAFAVE  184.
  9 刘善春 毕玉谦 郑旭 著《诉讼证据规则研究》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年版第79页
  10 [美]JEROLD H·ISRAEL  WAYNE R·LAFAVE 《CRIMINAL PROCEDURE IN A NUTSHELL》185
  11 何家弘 张卫平 主编《外国证据法选译》人民法院出版社2000年版第244页
  12 转引自 麦高伟 杰弗里威尔逊 主编《英国刑事程序法》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第49页
  13 转引自 彭勃著《日本刑事诉讼法通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283页
  14 陈浩然认为非任意性自白包括:交易自白、诱导自白、病中自白、陷阱自白、过度拘禁自白等十个方面。见陈浩然著《证据学原理》华东理工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316-325页
  15李学军 主编《美国刑事诉讼规则》中国检察出版社2003年版第163页

作者李富成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luris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