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刑事再审程序国际研讨会笔记

2004年11月03日22:45 东方法眼李富成 评论字号:T|T
  作为中国──欧盟法律和司法合作项目,刑事再审程序国际研讨会于2004年11月2日下午在北京友谊宾馆举行,会议由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律研究中心主办。
  参加会议中方知名学者有陈光中,崔敏、樊崇义、宋英辉等,外国专家有富博森(中国-欧盟法律和司法合作项目主任)、英国教授迈克·麦康维尔、法国的鲍瑞刚教授、德国的阿尔布莱希特教授。全国人大常委会刑法室的同志,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广东省人民法院的同志也参加了会议。
  陈光中教授对该项目作了简单的介绍:再审程序在中国是个很重要的程序,中国正在进行刑事诉讼法的修改,会对再审程序进行一定修改,完善再审程序,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今年年初,对欧盟资助项目进行研究,首先是收集了国外的相关资料,同时又到国外加以考察,在国内也进行了相关的调查。


  

  (大会现场)
  迈克·麦康维尔发言
  在美国诉讼制度中我们也有不赞同的内容,就是一个中立性问题,从我的角度谈一下中立性问题。美国的法律制度一直强调终结性原则,一旦案件结束,就很难再审,是出于对法律的信任。出现了错误裁判的情况,这些案件也被法院维持。在很多年之后,我们发现是错误,现在英国诉讼制度发生了很多变化:如改变诉讼中的一些规则:关于律师代理的规则,增加了公众对刑事诉讼制度的信心。法官不属于国家、不代表检察机关,仅是个人,他对案件结果不感兴趣。控方对结果是感兴趣;警察对结果很感兴趣,有时候可能会用非法方法获得证据。在二十的前允许非法收集证据;后来认识到是不公正的、不公平的。现在我们在警察局引进一些监控方法,同时任何一个律师没有被排除在警察之外。警察讯问是用录音的方法,是出于对警察不信任造成的,监禁的时候也有录像。犯罪嫌疑人中大多数是有罪,也有少数是无罪的。
  在英国上诉很少。在英国所有的证据是要当庭作证,要接受交叉询问,这样的制度受到人们的信任。如果是一些严重的案件,会得律师帮助。法官对证据都要当庭采信,这意味着这些证据,在事实上只有初审的法院法官才看到、听到的。上诉法院没有象陪审团那样听取证据制度,所以初审证据如是在法庭上进行,上诉成功的可能性很小。在现实中被定罪,如果法官对法律解释清楚了,上诉成功的可能性极少,在英国大多维持一审判决。如果一审判决错误了,法官错误解释法律、举证责任,都是记录在案的,可能成为上诉理由。法官在英国有权总结法律、事实,但有时会解释错误,就可能成为上诉的理由。


  

  (麦康维尔教授与崔敏教授)
  在事后发现新证据,要满足一些标准才能得到上诉支持:在当时不可能得到,上诉法院可能推翻一审的判决,比如陪审团被误导了。上诉法院对一审法院的判决有合理的怀疑的,虽然没有准确的怀疑,只有点孤疑,也可能推翻一审判决。对一审判决怀疑有时觉得不可靠、有可能被推翻,
  一审有程序错误,并且这些错误是明显的,法官是怎么做?这时比较难办。如果你证明被告事实有罪,要用合法的方法。事实上法官也知道他有罪,但必须放纵犯罪,这是普通法付出的代价,
  所有制度都要维持原判,对上诉都设置了障碍。在英国必须指出法官的错误,得到上诉法院的同意才能上诉。从另一个角度,法官与立法者不同。不仅立法上对上诉设置了障碍,法官对上诉也设置了障碍。只能进行一次上诉,上诉到上诉法院,一般是不允许再行上诉。只有涉及到法律的问题时才能上诉最高法院。上诉必须通过一定渠道。被告受到刑讯是非常少见的,英国的法律制度,控方不能对无罪释放进行责疑。控方的上诉,人们对此是普遍反对,避免国家过度干涉,反对法律进行任何改变。英国的体制是对原始审判的信任,上诉非常少,现在经过法律的改革,允许控方对审判进行责疑。
  德国马谱大学教授发言:刑事诉讼应考虑价值平衡,刑事诉讼应有一个最终的结果,这就是既判力,但司法制度同时应寻求真相,这就会导致两种不同利益产生冲突:既判力和寻求真相之间的矛盾。再审程序追求的价值与刑事案件终结性的价值是一个相反的问题。从司法稳定的角度看,只有在司法具有终结性的情况下,共众对司法才有信心,才有信任,才能实现程序正义。在现实中也会发现裁判不公,公正裁判就是对案件真相的追求。这是两种不同的诉讼利益,一方面要诉讼要保证裁判的终结性,但同时又要查清事实,在二者之间要找到平衡点。
  再审制度是一种上诉的做法,再审程序是对原审的一种纠正,再审是有限制。从历史来看,在刑事司法中还有一种利益追求:对那些已经发生终结效力的错误判决进行纠正。现代刑事司法制度已经发展多种方法纠正错误,但这与传统裁判终结有冲突。再审和大赦结合起来,特别是在政治迫害,德国就通过大赦来平反一些人,为了澄清这些错误判决,起动再审程序。大赦主要是涉及政治,大赦有时也用于庆祝目的,但大赦主要是用来建设一个和平稳定的社会。另外一种查明事实的权力是由国家首脑进行的,政府首脑可能会干涉司法,这需要的相当的理由,要考虑正义目的。再审通常是司法部门进行,是由法官改变错误,弄清真相;在政治迫害之后,我们要修改所有那些迫害人权的做法。再审、大赦、赦免,主要是为了解决社会冲突。有时为了正义必须修改一些错误的案件。
  重审应该是一个怎么的结构,重审从国际上来看:最重要的原因要发现新证据:如果当时知道这个证据会不会作出与原判决一不同的判决,新证据必须有样的效力,不管新证据是怎么找到的。二,再审被视为一个申诉的手段,这是当事人的权利,被告可以申诉,要求再审。那么检察院能否以抗诉的形式提起再审?对检察官抗诉应考虑以下因素:检察官是不是有必要抗诉?在欧州大陆法系国家,检察本人被判有罪,他是不会要求提起抗诉的。检察机关的抗诉主要是根据有罪无罪进行的,抗诉程序也很重要。如果启动再审程序,我们要问理由是否充分?这些理由是否可以推翻原有判决?重审经常取决各国的司法制度,重审的规则是整个刑事诉讼法的一部分,最重要的证据如何取得的?证据在重审中很重要,根据德国刑事诉讼法,如果是口头举证也会影响再审法官的判决。另外证据是否是听别人说的?如果一个判决是个人主观做的一种判决,缺少透明度,也可能被上诉法官推翻。有些决定错误的判决可能是法官了解信息的途径不对。重审的内容有可能当时没有记录,所以重审的难度比较大。重审的范围应该比较小的。如果是重审,新的证据推翻原有判决的可能性大小?任何刑罚制度都要考虑这个问题。
  
  (麦康维尔教授与本文作者)
  中国学者认为
  中国再审程序存在有其必要性,对再审只是一个改革的问题。人是可能发生错误的,法官也同样会发生错误。但基于诉讼的特殊性,发生错误的案件不一定都要纠正,这主要是出于对司法裁判稳定性的考虑,但有的错误是必须纠正的。英国:一个不能为无幸的人提供纠正错误的制度,被认为是不公正的制度。三审制度与再审制度是有区别的,用三审制替代不了再审制,两种制度的功能不同。上诉审的时间是有限的,有些错误不是在上诉审的时间内能发现的,如胡风案、杜培武案。
  再审要遵循以下原则:1、司法公正:再审就要追究公正,包括实体公正和程序公正。公正就要求纠正错误,公正要求通过再审程序改正错误。2、既判力要求诉讼不能没完没了。目前有的案件反复改判,是不符合既判力的精神的。3、禁止双重追诉原则。禁止双重危险是一个人权保障的问题,中国至今没有一事不再理的规则。有错必纠提法有违国际人权规则,中国对一事不理肯定要纳入,关健对一事不再理要不要有例外?国际上有几种模式,有的有例外,有的没。如果是重罪,可以搞例外,标准应定在十年以上,不能动辄改判,几年余刑是不应再追究的。
  再审程序具有很重要的功能:实现公正,保障人权。维护生效判决的稳定性,对吸收当事人的不满也的重要意义。现在的审判监督程序的指导思想是实事求事,有错必纠。与国外不同,在程序的启动上它的材料来源广泛;提起主体是多元;起诉理由非常宽泛,有职权主义色彩,法院要主动提起;法院在按审判监督程序审理案件时不受任何限制;审判的结果可能对被告人有利,也可能是不利的。中国过分强调有错必纠,在实践中也存在许多问题。对任何一个案件发生错误,都可以启动,影响法院的生效的裁判。同时再审程序在启动理由、程序方面规定也不尽合理,使有限的司法资源被浪费,使一些本应纠正的案件得不到纠正。
  对再审程序的构建必须兼顾维护司法稳定和纠正错误两方面。在申诉主体上可以进行适当的限制,对不利于被告人的再审要限制。对提起主体上要限制:比如说可以限制法院提起。关于提起再审的时间,如果是不利于被告人也应限制。同时应实行有限审理原则:按现行的法律法律,法院审理是不受任何限制。
  兼顾个案救济和法律适用统一:应关注法律统一和法律解释上的功能,对一些涉及宪法性的问题,应有一个程序。既要关注当事人的权利,也要赋予当事人一定的义务。目前赋予当事人许多权利,但效果不理想,要防止申诉权利的滥用。
  还有学者从平衡的角度对再审制度提出了看法。法的本质就讲平衡,平衡是法的本质,在再审制度的构造上应体现平衡的概念,法是社会利益神圣的平衡器。平衡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既判力与纠正错误的平衡。二是禁止双重危险和惩罚犯罪之间平衡,我们国家以前是主张有罪必罚,目前是不能这样做。三是实体正义和程序正义之间平衡。四是发现事实真相和程序正义之间的平衡。
  再审的应确立原则和例外,纠正无罪判有罪为原则,应确立无罪追诉为例外。
  以纠正实体正义为原则,程序上错误为例外。以纠正重罪判轻罪为例外,以纠正轻罪判罪重罪为原则。在选择平衡点时应考虑以下内容:稳定社会、稳定既判力,保障人权。
  提再审程序不太科学,应叫审判监督程序。再审程序中存在各方利益的冲突。如何平衡?在维护公权和私权如何平衡。以维护私权利益优先;在程序公正和实体公正之间。应实行阶段性优先,在不同阶段,被告的权利实行不同的优先;审判公正和审判效率之间应公正优先;在维护生效判决和纠正错误上以纠错优先;在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上应法律效果优先。在构建再审程序上应以上的优先为优先。
  再审程序是救济程序没问题,再审主要为解决当事人的不满,还是为了纠错?化解矛盾必须同纠错结合起来,否则纠错是没有效果的的。如果事实搞错了,再化解也是没有效果的,只有通过纠正根本性的错误才能化解当事人的不满。否则当事人可以向社会申诉、向法院申诉、在更大范围内申诉。如果不纠正事实上的错误,也是不公正的,只有公正才能化解矛盾。
  还有的同志对禁止双重危险规则概念进行了解释。一事不再理,现代立法是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五条的规定,是一项人权规则,主要是防止国家追诉的规则。价值理念是禁止双重危险,对自由和平等,关爱民生思想。世界许多国家都在宪法中对禁止双重危险作了规定,美州人权公约对此也作了规定。一事不再理,对不利于被告人的审判进行限制,而有利被告人是不加限制的。对不利被告人的追诉不是绝对的。世界上对不利被告的双重追诉分为两大类,有的有限制,有的没有限制。
  我国刑事诉讼法改革,应引入禁止双重危险规则。我国原来不存在双重危险规则,对此存在认识上的偏差:认为只有维护法院的终局性,才能维护法院的权威。没有正确处理好法院终局性与当事人的权利保护的关系。许多人只讲维护法院的权威,不关注对当事人的权利的保护,这是一种国家本位主义。我国原本没有既判力的概念,是一个引进的概念,既判力与法院实体判决正确性没有必然关系。
  既判力是否是一个可以泛指的概念,从罗马法来看,既判力,是一个有限的概念。美国防止追诉部门,形成了防止推翻有利于被告人的判决。在美国刑事诉讼中,既判力是个约束国家权利的概念,而不对当事人的利益进行限制。对冤案的再审应不受任何限制,对不利于被告人的判决,不应进行任何限制。把再审程序纳入诉讼程序,任何提起再审程序都接受法院的审查;再审可以分为有利被告人和不利被告人两种。对受理法院应作出高于一级的规定。对司法赔偿可以作出公告等原则性的规定。
  检察机关的同志对再审的指导思想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有错必纠还是一个好的原则。检察机关的抗诉的不应接受法院的审查,检察机关提起再审权是一个比较好的制度,如果把这个程序取消,更不利发现错案。把再审搞成一个诉,是值得研究,是诉就有可能存在败诉的问题,不应把再审看成一个诉。目前再审存在的问题:一是申诉难,但也存在缠诉的问题;再审效率不高;再审不公开,不透明。程序上不规范。主体无限,时间无限等。
  广东省法院从实践的层面对再审提出了自己看法。再审的宗旨:应坚持司法为民的宗旨,再审就是为了解决申诉难的问题,申诉得不到处理,是会影响到社会的稳定。再审应立审分离的原则。再审应作为一种诉权来对待,重视当事人的诉权,把申诉诉权化。可能有错的案件进入再审,门槛并不低。可能有错是有具体原则,对那些属予可能有错有具体标准;大体是以违法性作为再审的原则;同时在时间上也做了一些规定,在刑罚执行完毕两年内提起申诉,主要是为了维护既判力。审判对确有错误的改判原则:实行严格的改判原则。刑事方面有九项规定,符合九项规定的才可能改判。

  

  (麦康维尔教授与毛立新)
作者李富成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李富成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