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论口供可采信规则

2003年11月19日09:01 东方法眼李富成 评论字号:T|T
  内容摘要:真实的口供有助于查明案情和裁判案件,但口供是在特定场境下取得,往往又掺杂了许多虚假成份,世界各国对口供使用都规定了限制性条件。本文论述了我国口供可采信性的规则内容。
  关 键 词:口供 可采信规则 客观真实 意志相对自由 补强性

  Abstract: True oral confessions are helpful to finding out the facts of cases so as to adjudicate them. Because oral confessions are obtained under particular circumstances, they are always mingled with false elements. Therefore, restrictive conditions are set to regulate the use of oral confessions. all over the world. This paper discusses the rules in adopting receivable oral confessions.
  Key words: Oral confession; Rules of receivable evidence; Objective factuality; Relative free will; Corroborative ness


  在论及口供可采信之前,首先要区别作为口供的证据与作为证据的口供。作为口供的证据,强调口供的一种事实状态,证据的口供强调是一种法律状态,证据的口供是对口供证据一种法律上的认可,口供的证据还不能作为定案根据,只有经过司法人员认可之后成为证据的口供,才能作为定案根据,口供证据在没有得到司法官员认可之前仅处于一种事实状态,还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口供的证据要转化为证据的口供,必须符合作为证据的一些基本条件。作为口供的证据符合这些基本条件,具备可采信之后,就转化为证据的口供,可以作为认定案件和裁判案件的证据。口供的证据在具备可采信和司法主体采证之前还只处于准证据状态,口供能否转化为法律上的证据还处于一种不确定状态。作为口供的证据只有在具备证据实质性要件和形式要件之后,才转化为证据的口供,这就涉及到口供可采性的问题,因而在司法实践中有必要确立口供可采信规则。
  在我国,口供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是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七种证据中的一种。由于犯罪嫌疑、被告人是案件当事人,他们对自己是否犯罪、如何犯罪最清楚,因而真实的口供有利于司法机关查清案情和裁判案件。同时案件处理结果又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切身的利害关系,被告人、犯罪嫌疑人陈述的内容往往是真假混杂,是非难辨,加之办案人员非法取供的行为还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使得口供内容的客观性、真实性更难把握。因而在司法实践中首先要确定口供可采信规则。确立口供可采信规则有利于司法人员依法取证、依法用证,同时能更好地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的权利,使得以违法手段取得的口供不得进入诉讼领域。
  其次无论是大陆法系国家还是英美法系国家,都是通过间接排除方法限定某些口供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美国实行的米兰达规则和毒树之果理论,日本和我国台湾地区采用传闻证据除外规则。如果没有遵守米兰达规则和以非法方法取得口供及传闻证据是不具有可采信,是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对口供采信规定一些限制性措施,正如我国台湾学者蔡墩铭先生所说:“被告之供述可否作为被告犯罪之证据,民主法治先进国家之刑诉法大多不作正面规定,此是以表示刑事证据不重视自白,而重视自白以外的证据,但在中国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莫不有条件地承认被告之自白作为证据。”①英国《1984年警察与刑事证据法》七十六条二款规定:在任何公诉方提请以被告人所作陈述作为证据的诉讼中,如果被告人向法庭声称其供述是或可能在下列情况下获得的:㈠逼供;㈡基于他人的言行,在当时情况下可能影响供述的可靠性,由此可能作出的任何供述,法庭不应允许将该供述作为对被告人不利的证据,除非公诉方向法庭证明该供述并非是在上述情况下获得的。②英国刑事证据法认为逼供包括刑讯、非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以及使用暴力或暴力威胁。③再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解释第六十一条规定:严禁以非法的方法收集证据,凡经查证属实确实属于采取刑讯逼供或威胁、引诱、欺骗等非法方法取得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供述不能作为定案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我国立法和司法解释对证据可采信只规定两条:一是以非法方法取得的口供不能作为定案根据。二是口供需要补强,只有口供不能定案。
  作为定案证据可采信规则,按照法学界通说应具备客观性、法律性和相关性。口供作为法定据中一种,首先应具备证据可采信的共同性规则,其次作为法定证据中的一种证据还应具有其独特的可采信规则。结合我国立法规定和司法实践,我国应确定以下口供可采性规则:
  一、客观真实性
  客观真实是证据的首要属性。口供的生命力是在于他的客观真实。客观真实规则是口供规则体系中的首要规则,其他规则体系的设置都是为了确保客观真实规则的实现。客观真实性包括客观性和真实性两个层面内容,客观与真实是有区别的,所涵盖的不是同一层面的东西。客观性主要针对案件事实而言,真实性主要针对是陈述者心态而言。客观性要求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陈述的内容必须是客观的,而是不是想象的,它来源于案发事实,是对案件事实的一种实事求是描述。真实性要求口供的陈述者必须以我口述我心的态度复述案发事实,不能对所陈述内容加以改编。陈述者必须基于善的动机陈述案件事实,陈述者在陈述过程中必须无述“伪”的动机与目的,只要陈述者基于真诚的意思陈述案件内容,就属于真实。至于其陈述内容是否与客观案情相吻合,是一个属于法官判断的问题,是另一个主体职责范围的事情。客观真实性是证据的首要属性,证据的价值就在于他是客观真实的,用他可以回复案件事实、查证犯罪、口供的采信规则自应坚持这一标准,但口供的客观真实性是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案件事实,另一部分是陈述者的心态。陈述者心态是属于一种非外界纯客观的东西,因而口供陈述者的不同主观心态会严重影响其陈述内容的客观性。因而对口供的客观真实性考查,不仅要查证其与案件事实是否符合,同时还要查证陈述者的心态是否属于常态。如何保证口供的客观真实,使口供证据向证据的口供顺利转化,增强证据的可采信,应坚持以下标准。
  二、陈述者意志相对自由
  我国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严禁以刑讯逼供、威胁、利诱、欺骗等手段获取犯罪嫌疑人口供。威胁、利诱、欺骗、刑讯的方法共同特点是控制犯罪嫌疑人的意志自由,进而获取办案人员所需要的口供。由于这种口供是在犯罪嫌疑意志非自由情况下获得的,其内容往往与案件的真实情况有较大的差异性。在司法实践中控制犯罪嫌疑意志自由方法有两类:一类是物理方法,通过折磨犯罪嫌疑人生理,使其产生肉体上痛苦,进而控制犯罪嫌疑人的精神,阻却犯罪嫌疑人的意志自由。另一类是直接用精神强制的方法对犯罪嫌疑人进行控制,使犯罪嫌疑人意志表述不真实。这两类方法共同之处,在于对犯罪嫌疑精神进行强制,进而控制犯罪嫌疑人的意志自由。最终取得办案人员所需要的口供。
  犯罪嫌疑人受到羁押后,人身自由受到一定限制,同时讯问是在特定场境,由特定人员以特定方式进行的。这种讯问方式自然会对犯罪嫌疑人产生一定的心理压力,因而犯罪嫌疑人意志不可能与常人一样充分享有自由,关键是要保证犯罪嫌疑人享有相对的精神自由、意志自由。这种相对意志自由是保证犯罪嫌疑人口供真实性的前提。清朝的沈家本曾言“捶楚之下,何求不得”。犯罪嫌疑人在精神意志完全不自由情况陈述,从内容上看往往与客观真实脱节,虚假成份较多,以意志不自由下的口供作为定案根据往往容易造成冤假错案。人是理性的动物,如果外界的压力大得足以控制犯罪嫌疑人的意志自由,犯罪嫌疑人为了缓解外界的压力,势必会迎合办案人员的需要,对陈述内容加以变化,因而在意志不自由情况下,陈述的内容失真就在所难免。只有在意志相对自由的前提下,犯罪嫌疑人的判断、思维、陈述,才能符合常态,陈述的内容才有可能与客观事实相吻合,在意志相对自由情况下,犯罪嫌疑人才具有意志上自主性,具有独立的人格,能够独立思维、自主判断、理性地陈述。只有在此基础上的陈述,有助于保证陈述的内容的客观真实,口供才具有可采信。
  三、非唯一性与补强性
  口供不能自已证明自己是真实,必须通过其他证据的补强,才具有可采信。在查证事实、裁判案件时,不能只以口供定案,口供只有与其他证据相互结合,形成证据锁链之后,才具有可采信。对口供的采信必须坚持补强证据规则。
  补强证据规则(Rule of corroborative),是指为了保护被告人的权利,防止对案件事实的误认,对某些证明力显然薄弱的证据,要求有其他证据予以证实才能作为定案根据。④口供是言词证据中的一种,与其他证据相比,具有很多变数,这些不确定的变数影响口供的证明力,使得口供的证明力与其他证据相比显得较弱。因而不能独自证明案件的主要事实,需要与其他证据一起相互印证,补强之后对案件起证明作用。英美法系、日本和我国台湾地区都设置了补强证据规则,要求特定的证据必须有相应的证据予以补强,才能作为定案根据。补强证据规则主要针对的是供述证据。⑤我国刑诉法第四十六条也明确规定:只有犯罪嫌疑人的口供,没有其他证据,不能认定犯罪嫌疑人有罪,也就是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只有经过其他证据的补强后,才能作为定案根据。世界各国法律普遍规定口供需要补强的理由在于:口供的主体与案件处理结果有直接利害关系,在不同诉讼阶段所受到的心理压力不同,在预审阶段其受到心理压力最大,随着心理压力减轻,基于自己切身利益考虑,他会改变口供的内容,如果仅以口供定案,当被告人在庭审阶段改变口供时,控诉就没有其他证据支持、指控将落空。从案件真实性来看,口供没有其他证据补强,真实得不到印证,口供又是在特定场境下获得的。仅以口供定案,势必会造成冤假错案,不利于对犯罪嫌疑人人权的保障。但在不同阶段口供所需补强的规定应有所不同。总的来说是随犯罪嫌疑人心理压力减弱补强要求也逐渐降低。在侦查阶段,犯罪嫌疑人受到的心理压力最大,这时获得的口供最容易,口供虚假成份较多,因而其证明力相对较弱,必须有足够的证据补强,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和提起公诉的依据。开庭审理阶段,被告人已经完全摆脱审讯的心理压力。如果是在法庭上自认其有罪,就可以把这种供述直接作为裁判的根据,因为此时被告人的意志是自由的,在意志自由前提下,基于理性判断作出有罪供述,这时的口供就不需要其他证据补强,因为自白的口供具有较强的证明力,不需要其他证据进行补强。如澳门法规定:“完全及毫无保留的自认,可以导致放弃该事实的证据调查,并可据此立即判刑。”⑥
  证据可采信标准首先应坚持客观标准,因为客观性是证据的首要属性。同时应坚持意志相对自由性,只有在意志相对自由条件下的陈述才是客观的陈述,最后在口供可采信上应坚持补强规则,这有助于防止仅靠口供定案,造成冤假错案。


  ①蔡墩铭著:《刑事证据法论》,五南图书出版公司印行,第53页。
  ②何家弘、张卫平主编,《外国证据法选译》,人民法院出版社2001年版,第88页。
  ③何家弘、张卫平主编,《外国证据法选译》,人民法院出版社2001年版,第89页。
  ④刘善春、毕玉谦、郑旭著,《诉讼证据规则研究》,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年5月版,第320页。
  ⑤刘善春、毕玉谦、郑旭著,《诉讼证据规则研究》,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年5月版,第321页。
  ⑥周士敏《大陆与澳门刑事诉讼制度若干基本问题之比较》,《比较法学》1998年第3期。

作者李富成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luris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