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炒米花与测谎仪

2003年11月18日15:55 东方法眼李富成 评论字号:T|T
  内容摘要:测谎仪立论基础是令人怀疑的,同时也经不住实践检验,在实践中更不能把测谎结果作证据使用。
  关键词:炒米花,测谎仪,测谎证据

  炒米花是小朋友喜爱吃的一种食品,测谎议是运用心理学和生理学一些基本原理、借助现代电子技术,用来检测犯罪嫌疑人是否说谎的一种仪器。二者似乎是风马牛不相及,但炒米花同样能起到测试犯罪嫌疑人是否说谎的功能。古代印度法官审判嫌疑犯采用这样一种方法:让嫌疑人嘴里含一把炒米,嚼一会把米吐出来,如果米是干的,证明犯罪嫌疑很大,如果米是湿的,证明犯罪嫌疑小些。①理由是如果犯罪嫌疑人是罪犯,必然心理紧张,唾液分泌就少,所以吐出的米是干的,如果他不是罪犯,心理就不紧张,唾液分泌不受影响,所以吐出来的米是湿的。这种用嚼米来识别嫌疑犯的方法似乎简单快捷,而且是建立在一定科学基础之上。

  但仔细推敲一下,用炒米识嫌疑犯方法尽管快捷,但颇有令人生疑的地方:其一是刚患了感冒口干舌燥的人唾液分泌势必会少,这时让他嚼炒米结果必与嫌疑犯测试的结果颇为相似。其二是一些视生命如儿戏的二进宫、三进宫之徒,他嚼炒米不一定就心理紧张,唾液分泌也不会减少,用嚼炒米来测试,其结果倒显得他是一个清白之人。相反炒米如果做得美味可口,他倒可以借机大饱口腹,这样用炒米识嫌犯岂不便宜了他?

  测谎议的工作原理与炒米识疑犯的方法颇为相似。测谎仪工作原理之一是:人们在说谎时不由自主地会产生一定心理压力,这些压力又会引发出一系列诸如心跳加速、血压升高、呼吸速度和容量略见异常等受人体植物神经控制,人的主观意志无法控制生理现象。而这些细微生理反应人是难以觉察或无法准确识别的,但通过电子技术可以将这些测试的生理现象记录下来。②测谎仪工作原理之二是:客观现实是心理的源泉和内容,大脑对客观事物的反映是受客观刺激后作用于心理的结果。在通常情况下,犯罪分子在实施犯罪过程中、心理异常紧张,他作案时所感知的形象,体验的情绪,会在大脑中留下深刻的印象,犯罪嫌疑人在接受测谎检验时,犯罪时的心理体验会不自觉的流露出来。问题是测谎仪的工作原理和检测结果是否经得起实践的检验,如前所述测谎仪工作原理一是:人们说谎时会心跳加速、皮肤电阻值增大。这对一般人或偶犯来说或许是正确的,但在实践中有许多大案要案都是由职业性的犯罪团伙所做,而这些犯罪嫌疑人大多具有人格上的缺陷,具有一种反社会、反人类的变态心理,他们把犯罪看成一种职业,有的犯罪团伙甚至用现代化的公司制来组织运作犯作团伙。这些犯罪团伙成员,大都无正确的道德感和正义感可言。他们每做成一件大案都摆满相庆,颇有一种马斯洛层次需要理论中那种自我实现的快感。他们犯罪时或被羁束后一无内疚感二无心理紧张感。目前在不少犯罪分子中流传这样一名顺口溜“判刑一年二年算个鸟,三年、五年才正好,无期徒刑当养老。”对这些人用测谎仪恐怕很难测出正确的结果。相反倒是那些清白的平民,偶犯,在测谎仪面前因心理紧张导致电阻增大。其次从心理学上遗忘的规律看,一个人大脑摄入的情境不会永远留在其中,艾宾浩斯遗忘曲线告诉我们:过去的所作所为会随着时间推移,被逐渐遗忘,并且最初遗忘的速度很快。时过境迁这个成语很能准确说明人们大脑遗忘的规律,所以犯罪时的情境不会永远印在作案人的大脑中,况且犯罪嫌疑人接受测谎仪检测时间与作案时间往往相隔甚远,这时就更难得出正确结论。

  测谎仪是借助于心理学成果研制出来的,但许多心理学家对测谎仪却持慎重的态度。③其理由如下:一是测谎仪同其它仪器一样,它的效率高低同使用者技艺有关,有经验的使用者通常是要设计好提问程序,先作摸底测试,掌握被测试者皮肤电阻基础水平是多少欧姆,然后再提出一系列问题,把前后的数据加以分析综合,作出判断。同时编制测谎程序是一项技术性很强的工作,并不是任何人随便提问就能发现问题。何况我国目前侦查部门的测试工作有不少是由法医和电脑操作者来承担的,他们基本上或很少受到测试方面的专业训练。二是,人们往往有控制自己情绪的本事,美国心理学家阿诺德认为:人们首先在大脑皮层对具体情境进行评价,形成一种态度,再转化为神经冲动,引起机体变化,产生各种情绪。如果被测试者是真正的案犯,并且了解测谎器的原理并猜测到所设置的情境意图,或受过专门心理训练,就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以假乱真,使测谎仪上当。何况目前犯罪分子反侦意识很强,据说“严打”时,徐州一个犯罪分子头目把手下人招集起来训斥一顿,要他们多看刑法、刑诉法,心理学方面的书,他自己对这些书就看了三遍。三是:人们的情绪是有很大的不稳定性,它受很多难以估计的因素影响,既使是测谎技术高超的人,也可能会发生误差。日本心理学家因宝指出:“对训练有素的谎者来说,百分之七十的案件可以作出正确判断,百分之二十的案件很难做判断,百分之十的案件作了错误判断。④所以测谎的结论只能作为参考,不能作为判断依据。

  然而有人主张把测谎结论作为证据使用,并试图从证据三种属性方面论证它正的确性。⑤笔者认为测谎结论不具备证据的基本属性,在实践中不宜作为证据使用,理由如下:首先从法律规定看,我国刑诉法四十二条规定了证据的实质要件和形式要件,四十二条规定: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一切事实都是证据。证据有下列七种:(1)物证、书证;(2)证人证言;(3)被害人陈述;(4)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辩解;(5)鉴定结论;(6)勘验、检查笔录;(7)视听资料。按四十二条规定要成为刑事证据须具备的实质性要件是:能证明案件的真实情况。从证明对象看:要成为证据必须能证明案件的基本情况也就是人们通常说的“七何”要素,证据必须能起到证明案件发生何时、何地、何人、何原因、何手段、何结果……否则就不能称之为刑事证据,测谎结果是对犯罪嫌疑人陈述的真伪性所作的一种价值上判断,它与案件事实没有必然性的联系,对案件事实起不到一种直接证明作用。证据是一种事实层面上的东西,测谎结果是一种价值层面上的东西,两者所追求的终极目标迥然不同:测谎追求的是如何发现犯罪嫌疑人是否讲真话,证据追求的是如何去证明案件事实,在实践各自有一套操作规范体系和要求。操谎要求有先进的测谎仪器,受过专门训练的测试人员,根据案情精心的编制的问卷,重大的测谎检验要经领导批准。证据在实践要求,从量上看必须达到充分、从质上看必须达到确实,从证据种类看必须包含多种证据类型,既有直接证据又有间接证据,既有言词证据又有实物证据,并且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同时刑事证据必须符合法定形式,符合刑诉法四十二条规定七种中的一种,而测试结果是不符合七种证据形式之一的。概言之,无论从法定的形式要件和实质要件看,测谎结果都不符证据法定性的要求。这也是立法者对测谎结果能否作为证据持否定态度的原因。同时司法实践部门也反对把测谎结果作为证据看待。最高人民检察院于1999年9月10日对四川省检察院《关于CPS多道心理测试鉴定结论能否作为诉讼证据使用的请示》的批复中认为:“测谎鉴定结论可以帮助审查判断证据,但不能作为证据使用。”最高人民检察院是国家最高司法机关之一,它的批示不仅具有个案指导作用,更具有普遍指导意义。在司法实践中全国各地检察机关不宜把测谎结果作为支持起诉的证据。法院也不宜把测谎结果作为裁判的根据。

  从证据的客观性权威性定义:“所有刑事证据是独立于犯罪分子和办案人员主观意志的客观存在”来看。⑥证据客观性有以下几层含义:所有刑事证据都是伴随刑事案件的发生而出现的事物,痕迹或反映,证据与刑事案件之间有因果共生关系,证据是由刑事案件产生的,没有刑事案件客观之因,就不会有刑事证据之果。刑事证据与刑事案件具有共生性、伴随性,刑事证据是不能独立于案件而存在。其次从证据形成时间上来看,刑事证据必须在案发之前或案发过程中就已形成,证据不能形成于案件结束之后,案件发生之后形成的证据只能是伪证。案发后仅涉及到侦查人员对证据的收集、审查、判断问题,而不涉及证据形成问题。再次,无论何种刑事证据都是独立于司法人员和犯罪嫌疑人的主观意志之外的,而测谎结论不具有刑事证据形成上的共生性和时间上的特定性,品格上的独立性。测谎结论是案发后测试人员对犯罪嫌疑人测试而来的,与刑事证据相比,在形成时间上具有滞后性,从获取手段来看,它是测试人员通过编制问卷,采用一问一答的形式获得的,问卷一般都包含中性问题、主题问题,准绳问题和题材外问题,无论从问卷的编制,还是提问过程的操作来看,无不渗透测试人员的智慧和经验,可以说准确的测试结论是测试人员经验和智慧的结晶,这也就决定了测试结论不具有品格上的独立性。因而不能把测结论作为刑事证据使用。把测试结论作为证据使用在实践中会诱发以下的负面影响:

  一是有可能增加冤假错案比例:刑事诉讼价值取向包括两个方面,首先是保障人权,然后是惩罚犯罪。兼顾法律真实与客观真实的统一。然而人不是神,人们对刑事案件不能做到百分之百的客观真实,但是人们应该尽可能地向客观真实逼近,于是人们试图拟制一种超人的力量来实现这种客观真实:中国古代皋陶断案有神羊触人之说,近代在科学的基础上发明了测谎仪,遇到疑难案件时,我们古人就用神羊触他一触,于是泾渭立分;今人也借助测谎工具测他一测,有罪无罪立断,办案效率提高了,然而这样的结论可靠吗?日本心理学家因宝曾言:测谎仪至少有百分之十是错。如果我们在司法实践把测谎作为解决疑难案件的手段,势必会增加冤假错案比例,不符合我国一贯主张疑罪从无的慎刑政策。二是为刑讯逼借提供了借口,刑讯逼供的普遍性似乎已成为我国司法实践中一个公开的秘密。如果办案人员没有足够的理由,他也不敢轻易对嫌疑人用刑,因为我国刑法、刑诉法都严厉禁止刑讯逼供,并且规定了比较高的法定刑。在实践中许多嫌疑人由于没有通过测谎检验,就被视为态度不老实,对态度不老实的人进行刑讯似乎是义正辞严。因为办案人员理由很简单,测谎仪是高科技产品,今天谁能不相信科学?测谎仪都说你讲谎话,那么揍你,你还能叫冤?三是把测试结论作为证据看待不利于人权保障,测谎仪在某种程度对人上具有精神上的强制,与生理上的强制一样都是对人性的一种限制,对自由的一种剥夺,资产阶级启萌思想家在二百多年前就呐喊出“人生而自由”,这里的自由不仅指生理上自由,更是指精神上的自由。在司法实践中,使用测谎仪必须履行严格的审批程序,可用可不用的坚决不用,在实践中滥用测谎仪也不利于督促办案人员认真收集其它有价值证据,提高诉讼的效率。

  如果我们认为神羊断案是无知的,那么用测谎作为裁判根据也同样是荒谬,测谎仪至多只是一种辅助性的侦查段,测谎结论只是一种查获其它证据的一种线索。

  注释:

  ①张述祖、沈德立主编《基础心理学》第2页。
  ②王戬《论测谎技术》、《法学》2001.11。
  ③时蓉华著《社会心理学》第175页.,海教育出版社。
  ④时蓉华著《社会心理学》第175—176页,上海教育出版社。
  ⑤王戬《法学》、《论测谎技术》2000.11。
  ⑥崔敏主编《刑事证据理论与实践》第40页,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作者李富成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luris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