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离婚时形成的赠予合同法律约束力

2017年08月30日11:09 东方法眼李正芳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本文所讨论的赠予合同系指赠予标的未完成财产转移之前情形。赠予合同虽经单方诺成生效,但不具有继续履行的性质。在离婚中发生的赠予亦不例外。

  本文所讨论的赠予合同系指赠予标的未完成财产转移之前情形。赠予合同虽经单方诺成生效,但不具有继续履行的性质。在离婚中发生的赠予亦不例外。

  一、赠予合同能否要求继续履行的问题。继续履行是合同承任承担方式之一,一般而言,凡属合同出现违约情形时,该种责任可以依法实现。但依合同法第一百一十条第一项规定“法律或事实上不能履行”情形出现时,继续履行这一合同责任依法不能得到支持。赠予合同除开公证与公益赠予外,不存在继续履行这一法律责任。按照赠予合同的规定在赠予标的物依法转移给受赠人之前,该合同可以无理由撤销,那么与此对应的是受赠人无理由主张继续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五条规定了物权的区分原则,合同行为与处分行为效力相互独立。赠予行为系合同行为,该行为属于负担行为,并不必然产生物权变动的效力,物权变动的效力系物权行为才能产生,亦即所谓处分行为。而这两种行为应由履行来产生关联,当赠与人仅有意思表示而不进一步将财产权利予以转移时,则赠予合同与物权转移并不产生关联性,质言之,受赠人无法取得赠予标的物。

  二、离婚时形成的赠予合同的效力与继续履行。离婚分为登记离婚诉讼离婚二种形式,一般而言,登记离婚与人民法院的调解离婚均属配偶双方自愿离婚,这种自愿在登记程序中并不审查对财产权益的约定,也就是关于财产的分割与债务的承担的约定不是准予登记的理由与依据。调解离婚中也是如此。登记是一种具体行政行为,对此实务界与理论界并无异议,而赠予协议是一种民事行为,二者不会发生效力相互影响的法律后果,也就是说赠予协议的效力并不依赖登记行为,那种认为赠予行为是登记行为的一部分,是一个整体,并进而认为登记行为有效时,赠予行为即为有效没有法律依据,而且婚姻自由的法律原则并不以财产处分为前提条件,更何况法律早有明定,当部分条款的无效并不影响其他的条款的效力,据此可以当然推出部分条款有效时,其他条款并不当然有效的结论。所以,赠予行为的效力并不取决于离婚登记行为。赠予行为既然是民事行为,当然得依照民事行为的规则来判断其效力。但是,具体到赠予合同而方,有效并不意味受赠人可以要求履行,理由如前所述。在人民法院制作的调解书中确定配偶双方对他人的赠予,无非是将合同写在了调解书上,将合同写在调解书上也只是合同,不会因为写在调解书上,合同就会发生质的变化,比如变成物权,当然,有意见以为,写在调解书上的赠予与公证相比应当具有同等或优先的法律地位,这种意见在逻辑上具有类比性,但是并无法律支持,法律文书可以确定物权的归属,但法律文书不能改变合同的性质,比如,最高法院相关意见认为,在诉讼中达成的以屋抵偿的调解协议,也只是具有合同性质,并不引发不动产物权变动效力,或要具有该效力,则需要办理相关登记,对有偿合同,尚且如此,何论无对价的赠予,在财产权利未转移到受赠人之前,同样不具有物权效力。具言之,当一个赠予合同不论在何种程序中产生,赠予合同如果不是经过了公证或具有公益性质,则该赠予合同对受赠人而言并不具有要求继续履行的法定权益。进而言之,一个不能申请强制执行的调解项(因为受赠人不是调解法律文书的主体)是不会具有司法拘束力的,换言之,要实现这一赠予,必须依靠合同法的相关规定来主张权益。而且,物权法司法解释一对调解确认物权有明确规定,只适用于共有物分割,分割是一种处分行为而赠予行为是负担行为,并不会发生物权变动的效力,所以,赠予行为即使与离婚协议一起达成,都不能认为因为具有同时性,而受赠人可以要求继续履行。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