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司法十六条法律适用的偏差

2016年09月14日09:56 东方法眼廖秀壮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作为公司法总则第16条关于公司担保行为的规定,不仅是公司及其相关组织机构必须遵守,作为当事人之间亦应以此规定与基础进行意思自治,违反此规定

  作为公司法总则第16条关于公司担保行为的规定,不仅是公司及其相关组织机构必须遵守,作为当事人之间亦应以此规定与基础进行意思自治,违反此规定的意思自治不产生担保合同效力。“决议”系公司作为保证人的担保合同生效的必要条件。

  《公司法》第十六条规定:

  公司向其他企业投资或者为他人提供担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会或者股东会、股东大会决议;公司章程对投资或者担保的总额及单项投资或者担保的数额有限额规定的,不得超过规定的限额。

  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

  前款规定的股东或者受前款规定的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不得参加前款规定事项的表决。该项表决由出席会议的其他股东所持表决权的过半数通过。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1年第2期刊登了“中建材集团进出口公司诉北京大地恒通经贸有限公司、北京天元盛唐投资有限公司、天宝盛世科技发展(北京)有限公司、江苏银大科技有限公司、四川宜宾俄欧工程发展有限公司进出口代理合同纠纷案”,在该案的裁判摘要中,最高法院认为,公司违反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的规定,与他人订立担保合同的,不能简单认定合同无效。第一,该条款并未明确规定公司违反上述规定对外提供担保导致合同无效;第二,公司内部决议程序,不得约束第三人;第三,该条款并非效力性强制性的规定;第四,依据该条款认定担保合同无效,不利于维护合同的稳定和交易的安全。

  1、有法必依,公司法第16条不得例外。

  公司法既就公司担保作出了特别规定,不管是法院还是交易主体都得有法必依。如果当事人在违背此项规定时,担保合同当然有效,此项规定等同虚设,并无存在必要。作为惜字如金的一部法律总则部分还作如此不必要的规定比起画蛇添足更有过之,完全可以放在分则中去表述,这样使公司法体系更加合理,且使该条表述更有针对性。所以,在对公司担保生效的法律事实审查中,董事会董事会或者股东会、股东大会决议(以下简称决议)是必要审查之部分,但必须注意的是,对外的担保与投资除了额度外,并不当然属于效力的事实,只要没有超出公司章程规定的额度,有无决议并不影响公司担保合同的效力。从该规定第一款可以了解这一认识有法可依。至于第二款才明确了决议是担保合同效力的基本元素,无“决议”则无效力。

  2、交易安全,担保合同不得例外。

  担保合同也是合同,担保合同的稳定与交易安全亦要同等维护。当法律明确规定了对合同安全的保护方式,如有不遵守,则属于恶意破坏交易安全,其行为当然不产生利益,质言之,担保权人不就此获得相应利益。无视对“决议”的要求而径行认定担保合同有效,这是担保合同的交易安全一种根本的损害。

  3、司法解释必须逻辑严密。

  据闻,由于公司法16条的法律适用在审判实践与理论界分岐较大,最高人民法院拟出台司法解释统一法律适用。目前,担保物权司法解释起草过程中对此问题的处理主要有两种方案。第一种方案是,公司法定代表人违反《公司法》规定为他人债务提供担保的,担保合同无效。债权人请求债务人、担保人对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担保合同无效的除外。第二种方案是,法定代表人违反《公司法》规定为他人债务提供担保的,如其公司对此不予追认,担保合同对公司不生效力,由法定代表人自己承担责任。这两种方案都驳斥了以下解释论:仅仅简单地从《公司法》第16条的规范性质出发,将之作为管理性强制性规定,违之并不当然导致合同无效。方案一和方案二均以《合同法》第50条的越权代表规则作为解释基础,将《公司法》第16条作为判断相对人是否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法定代表人超越担保权限的标准之一。

  公司法第十六条规定是法律规定,以上的解释基石是越权,法律规定应当一体遵守,越权,是谁在越权,逾越法律的规定当然可以叫做越权,但此种越权不应当是合同法50条所指越权,盖因此类越权系指内部的一种授权规定,并不具有公示性,不然也不会有“除相对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超越权限的以外”,当然更无法与公司法16条这一法条本身具有的法的公示性效力相比,所以,司法解释在逻辑上难以立足,得出的结论自然难以让人心服,不过是搞一种理论与现实的平衡。如此搞平衡不如明确规定,“决议”系公司作为保证人的担保合同生效的必要条件。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