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由物权法司法解释(一)第一条第二条规定引发的思考

2016年08月18日11:37 东方法眼王志强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物权法司法解释(一)第一、二条在实质上属于立法解释,超出物权法规定之外,是判决物权归属的新标准。试证如下: “本解释施行前人民法院已

  物权法司法解释(一)第一、二条在实质上属于立法解释,超出物权法规定之外,是判决物权归属的新标准。试证如下:

  “本解释施行前人民法院已经受理、施行后尚未审结的一审、二审案件,以及本解释施行前已经终审、施行后当事人申请再审或者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决定再审的案件,不适用本解释。”,物权法司法解释一的这一段话,对解释的时间效力作出了限制,究其所以限制之原因,是该解释已与物权法相关规定背离,不再是对法律适用之解释,而是对物权变动之效力重立新规。

  1、物权法司法解释第一条含义

  “第一条 因不动产物权的归属,以及作为不动产物权登记基础的买卖、赠与、抵押等产生争议,当事人提起民事诉讼的,应当依法受理。当事人已经在行政诉讼中申请一并解决上述民事争议,且人民法院一并审理的除外。”,据此可以得知,不动产物权之归属以及不动产登记基础的法律关系发生争议可以提起民事诉讼确认。争议内容,解释并未规定,从字眼及结构理解,对不动产由谁所有是解释所指称之争议,至于基础法律关系的争议亦应与不动产物权归属相关。而不动产登记本身不成为争议之内容,是故亦不能成为法院审理之内容。

  2、物权法司法解释第二条的含义

  “第二条 当事人有证据证明不动产登记簿的记载与真实权利状态不符、其为该不动产物权的真实权利人,请求确认其享有物权的,应予支持。”本条之规定说明不动产登记簿不能成为确认不动产物权归属之内容之唯一内容而应还原客观真实之事实,确认不动产归属。

  第一条规定说明了受理的内容、第二条规定确定不动产归属的本质因素是真实权利状态,但何为真实权利状态,没有规定,但从二条之间的关系看来,应当是基础关系。

  综上,登记并不是不动产物权发生法律效力与归属之标准,而应依客观真实予以确认。而物权法明确规定不动产物权通过登记发生法律效力,登记是确认归属的唯一标准而再无其他。当登记发生名不符实时,纠正的途径不应当是直接确认不动产物权的归属,因为没有相应的法律事实可予确认,换言之,缺省判决的依据。但是可以依据物权法司法解释一第一、二条的规定予以确认归属。当一份判决没有法律规定只有司法解释作为依据时,该解释的性质应当属于立法解释。从此解释,认定不动权物权归属的相应法律事实即是基础法律关系,亦即权债务关系,进而言之,当持有一份不动产买卖合同时依该司法解释第一、二条规定即可请求人民法院确认不动产之归属。当此结论成立后,对于不动产的物权归属即可依合同判定,如此,则明显悖于物权法相关之规定。或有言之,本解释之一二条系适用范围系指在相对权利义务人之间确认不动产归属,而不影响不动产物权的对世性。果如斯言,判断物权归属有两套标准,一套是法院掌握的标准不对外公开,一套是登记机关掌握的标准,对外公开。当事人把合同拿到庭上,让法院确定不动产属于自己。此外不动产属于登记人。以上之言其实有违逻辑之同一律,所以,本解释属于立法解释,不可以结合物权法现有规定予以理解。

  该解释第一二条其实要解决的问题,应当是对登记的更正,使之名符其实。登记的产生来自于基础关系的客观真实,这点自无疑义。那么变更登记的前提则是认定基础关系,争议的实质是确认基础关系而不是不动产物权归属。因为依物权法的规定,登记是不动产物权内容一部分,没有登记无法确认不动产归属。当基础关系确认之后,凭此请求登记机关予以变更登记即可。本解释本着司法为民直接予以确认不动产归属,有违物权法规定,但兼顾了公平与效率,未尝不可。而由此引发的审判思维的变革必须厘清,如当实际权利人没有过户登记时,可凭基础关系确认不房屋之归属而不是如以前须诉讼出让人协助办理过户登记,并且未办过户登记时不能成为出让人被执行的标的物。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