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正义实现路径的另一种可能──《断臂上的花朵:人生与法律的奇幻炼金术》的初视

2016年01月03日17:25 东方法眼庞克道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如果我们也像敌人那样以剥夺别人的自由为目的,那就等于爬进敌人的战壕,与他们为伍了。

  今天早上一觉醒来,我……

  我的手往下摸,毯子下的我光溜溜的,所以很容易就能摸到我的身体,我的阳具还在!我的老鸡鸡啊!(当时我独自一人,这么说应该无伤大雅吧。)这家伙曾经带给我许多的欢乐与哀愁,我相信往后它也会继续带给我许多欢乐或悲伤。接着检查蛋蛋,一、二,两颗都在!既然在医院中,也许我该称它们为睾丸以示尊重。我弯曲手肘,人又有了欲望是多么的美好,其次就是能做我想做的事情……

  如果这段话是一个高校男教师说的,你会做何感想?

  “野兽!”会不会用这样性感的词呢?

  “畜生!”相较于第一个,这个词会更骨感些吧?

  不,字太多了。一个字:“贱!”

  不错,我原谅你的粗鲁,我更佩服你的精辟。但是,我想告诉你,千万不可以这样斗胆地下判断,否则你将错过一场美妙的心灵之旅。(要么读书,要么旅行,心灵和身体总要有一个中路上。而没有目的的旅行,注定是一场无意义的旅行。)

  莎士比亚说,懦夫在未死以前,就已经死了好次,而勇士一生只死一次。上面这一大段不雅的文字,出自南非宪法法院残疾法官奥比?萨克斯之口。而他说出这些是在1988年4月7日,惨遭南非当局汽车炸弹袭击之后,醒来时对自己进行“眼镜、睾丸、钱包、手表”式的自我检查的情景叙述。他将自己近乎荒诞的反应,以如此幽默感性的文字呈现于世人面前。他拒绝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因为他认为,如果他也像敌人那样以剥夺别人的自由为目的,那就等于爬进敌人的战壕,与他们为伍了。

  萨克斯法官的人生哲学非常类似台湾的佛门高僧星云法师。李开复在他的抗癌记录片《向死而生》中,记述了星云法师对他开示。李开复请教大师要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社会上的“恶”?星云法师以一贯平和的语气如是回应他的疑问:“一个人倘若一心除恶,表示他看到的都是恶。如果一心行善,尤其是发自本心地行善,而不是想要借着行善来博取名声,才能导正社会,对社会产生正面的效益。”“要珍惜、尊重周遭的一切,不论善恶美丑,都有存在的价值。就像一座生态完整的森林里,有大象、老虎,也一定有蟑螂和老鼠。完美与缺陷本来就是共存的,也是从人心产生的分别。如果没有邪恶,怎能彰显善的光芒?如果没有自私的狭隘,也无法看到慷慨无私的伟大。所以,真正有益于世界的做法不是除恶,而是行善;不是打击负能量,而是弘扬正能量。”

  想必在座都知道,这种“温柔的复仇”与我们习惯于嫉恶如仇的革命教育是冲突或矛盾的。想一想那个叫雷锋的青年,想一想他那为人熟知的《雷锋日记》:“对同志像春天般温暖,对阶级敌人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残酷无情”。学校的教科书也通过一系列的寓言故事——比如《东郭先生与狼》、《农夫与蛇》等不断告诫我们,对敌人的同情有可能给自己带来极大的伤害甚至付出生命代价。所以,让我现在甚至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对敌人或犯罪分子作同情地理解,我还做不到。但我又不能不说,正是如甘地、梭罗、马丁?路德?金、奥比?萨克斯等这些高山仰止的灵魂存在,动摇了我的成见、偏见。使我对社会和他人的思考生长出了另一种可能:原来正义这一人世间最可宝贵的东西,也可以用“我活,你也活”的方式来促成。

  好了,为了你身心愉悦的旅行,请赶快读读下面“路标”上的文字吧!

  以下文字是电商平台对奥比.萨克斯著作《断臂上的花朵:人生与法律的奇幻炼金术》(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9月出版)的介绍。还须补充说明一点的是,我正在读这本书。书虽未读完,但我五星的评价已经给出,尽管店主没有用电话或短信干扰或邀请我的评论,因为一切皆出于自愿。

  南非宪法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宪法。作为宪法法院法官,萨克斯以其特殊的个人经历与对宪法深刻而又温情的解读,剖析各种跨族群、跨国界的司法争议,确保每一个人,不论善恶,都能享有新宪法保障的基本权利,并获得真正的自由。书中处处可见他对“人性尊严”的坚守。他期盼种族大和解、为弱势族群的权利据理力争、统合法律论辩与人文关怀、笃信“人就应当被当人对待”的理念。几乎对每一个涉及宪法层面的案件,他都给出了更符合宪法价值的论辩意见,他的每一段判词都是他释宪工作折射出来的思考记录。更重要的是,这些意见并未受限于法条规定的形式与逻辑推理,而是着重凸显了他身上浓重的人文主义色彩。正是这些努力,使南非这片被认为不可能孕育宪法正义的土地生发出了“人性尊严、平等、自由等最先进的思想”,从而实现了社会转型。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