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为法律职业,发出正确的声音──《法律职业的精神》书摘

2013年12月07日23:38 东方法眼庞克道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在漫长的历史岁月里,每当法律职业的影响力居于支配地位,杰出的法官和行之有效的司法便会应运而生;一旦法律职业的影响力屈从于帝王、政治或商业,结果就会大相径庭。

  同样是"读书",陈平原教授说有两种不同的姿态与目标:一是在大学里修习相关课程,准备拿学学位;二是课外学习,自学成才,或走出校门后自由阅读。二者的最大差别在于,后者不必要"循序渐进",也没有"进度"或"成效"方面的考核指标。然而,我读《法律职业的精神》这本书的姿态与目标却是两者兼具。给个欠抽的理由,是因为我这个人的职业特殊:大学校园里的"动物":文明点的叫教书匠,野蛮点的叫臭老九,卑鄙下流点的喊"叫兽"。现在我才是真晓得了什么叫害群之马惹祸。此外,我教的课程特殊:法律。这又让我突然想起陈长文、罗志强两位先生写《法律人,你为什么不争气》这本书,"法律人,要让自己成为社会的'灾难',还是'礼物'呢?选择往往存乎一心一念之间。"然而,在传统的"官本位"和"关系社会"影响依然根深蒂固的中国,你可以想象,有理想的法律职业者会多么无奈、没理想的法律职业者会多么彷徨。了解过去,才能把握未来。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于是这本出版于七十多年前,且深具西方法律职业思想的印痕和局限的《法律职业的精神》著作被名人引荐到了中国,于是,它才可能被我从图书馆带至我的书桌!

法律职业的精神

  先看作者:罗伯特oN.威尔金(Robert N. Wilkin,1886-1973),美国弗吉尼亚大学法学院毕业,1934年被选为俄亥俄州最高法院法官。1939年经罗斯福总统提名,担任联邦地方法院法官一职,直至1973年逝世。其间,除法官职务外,其还担任过俄亥俄州律师协会司法行政和法律改革委员会、美国律师协会司法遴选委员会成员,其长达六十五年的法律职业生涯使其在美国法律界享有很高声望。

  为什么要写这本书?他说本书旨在表明,在漫长的历史岁月里,每当法律职业的影响力居于支配地位,杰出的法官和行之有效的司法便会应运而生;一旦法律职业的影响力屈从于帝王、政治或商业,结果就会大相径庭。

  那他都写了哪些内容?根据"豆瓣"网:《法律职业的精神》用精简的篇幅对法律职业在西方历史上的三个重要的时期--罗马时期、英格兰时期、美国时期的发展状况和重要历史贡献进行了回顾,并在此基础上对法律职业的未来进行了展望。《法律职业的精神》通过追溯源流的方式,提炼并系统阐释了法律职业从古罗马以来的精神内涵。该书想传达给法律人这样的信息:法律职业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其独特的精神内核,法律人自身有其神圣的历史使命。他们无视阶级和等级,无论贫穷或贵贱,都以真正的职业态度平等对待。这样的法律人薪火相传,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维持法律、正义和秩序的目标,从而推进人类社会的不断进步和发展。

  再看译者:王俊峰,毕业于吉林大学法律系,美国加州大学伯克莱法学院法学博士,并在英国剑桥大学、美国哈佛大学访学。曾任职于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促进委员会法律部。于1993年创立金杜律师事务所。现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长、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员。

  好了,作个文抄公,让我用心为大家展示一下威尔金先生的不乏生动且充满了智慧的名言警句吧!

  罗马时期

  法律的馈赠

  法律是罗马对世界的馈赠。

  法律无疑是人类最伟大的成就之一。它体现着人类进化的程度。国之法律,或者说法律之国,是一个国家文明程度的真正标准。

  法律因法律职业的精神而诞生于世。

  法律职业的诞生

  法律的建立与法律职业的诞生如影随形,亦步亦趋。

  职业的成长

  尽管有共和体制瓦解、元老院变得软弱不堪、暴徒滋事、陪审团腐败、证人作伪证、法律官员频繁更替、独裁者暴虐等种种现象,罗马的法律体系仍幸存下来,并在帝国时期持续下去。这是因为有一种法律职业的精神始终超越于世俗事务的波澜起伏之外。

  世界上的法律制度都是在那些充满法律精神的伟大人物直接和持续的影响下建立、发展和完善的。

  职业而非交易

  伟大的律师不仅应该研究裁判官的告示和法学家的意见,还就忘反思幸福的性质、道德的根基,乃至一切的真和善。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希腊曾是一种哲学观念,在罗马则是一条法律规定,在现代已然是一种政治信条。

  语言的大师

  法律职业的创始人都是语言大师,不管是口头的还是书面的。

  需要的声音

  法律人不仅是法律的代言人,还是人类灵魂的发言人。法律职业不应仅为一己之私利而离群索居,而应为了回应人类内心的一种原始的渴望而产生和存续。

  软弱,是人性中大的弱点。幸亏有法律职业,这一弱点才不会变得毫无抗辩之力。西塞罗在为罗希斯的案件辩护时,公然挑战无情的独裁者苏拉雇来的指控人。在怀疑自己是否有能力做那些前辈不敢承担之事时,他这样安慰自己:尽其所能,"至少罗希斯不会发现自己没有律师"。

  人,可以被控告但不能被抛弃,可以被背弃但不能被遗弃。

  英格兰时期

  普通法的贡

  诚如dean pound在the spirit of the common law中所言:毫无疑问,伟大的法律人并非法律史中最无关紧要的因素。没有帕比尼安、乌尔比安和保罗的罗马法,没有巴图鲁斯的现代世界的民法,没有格老秀斯的国际法,没有波蒂埃的法国法,没有萨维尼的德国法,没有柯克的普通法,或是没有马歇尔的美国宪法,几乎都是不可想象的。

  英国法律界的诞生

  《大宪章》被证明不是一个和平条约,它更近似于一份宣战书。国王约翰承认了《大宪章》,但随即便违反了它。承认它很,接受它却非一日之功。它没有被纳入《英国宪法》,而是通过人们不断的努力而被逐渐确认的。继位的统治者被反复强迫承认它后,才得以将其原则确立起来。它的原则通过那些法律职业者的耐心奉献、热情执著、睿智正直以及英勇无畏,才得以成为国家基本法的一部分。正如孟德斯鸠所言,起初在日耳曼部落里谈及的粗浅想法,在法律职业的荫护下,最终发展成了美好的制度。

  教皇和国王一起都可以将我头上的主教冠帽拿走;但是,如果他们这样做,他会发现我将戴上士兵的头盔。我什么也不付。

  国王和司法

  经过几个世纪的斗争,司法独立在处决国王之后终成现实。为了赢得司法的独立,许多法官被撤职,许多律师失去生命。

  在与威权对抗的日子里,法学家从未缺席。

  法学家面临的最大障碍不是国王的权力,而是法律职业的内在特征。因为以法律为业,他们不得不承认他们所反对的国王,就是他们以之为业的法律制度的首领。因为国王为法律的最高执行者,他们在反对当权者的同时,又不得不听从当权者的权威。奇特的讽刺,命运的嘲弄,莫过于此。法学家的最大牺牲不是上断头台,而是这种自相矛盾的折磨:一方面,他们是国家真正市民秩序的唯一忠诚拥护者;另一方面,他却由于叛国罪而被处决。

  司法的腐败

  似乎上天欲使之毁灭,必先使之商业化。贪婪总是导致腐败。当赚钱变为主要目标,艺术家和科学家的神圣动机就消失了。当人类被贪婪所驱动,职业的准则将不再盛行。此类做法将无法造就伟大的律师或法官,这自不待言。约翰麦克西赞恩将都铎---斯图亚特王朝时期称为铁器时代,是法律历史上最悲哀的时期。真正伟大而正直者,置身于时代铸就的"大染缸"中,试图出污泥而染,往往处境艰难。戴尔和柯克勉强逃过。培根的盛名也不得不沾染曾被弹骇的污点。

  司法谄媚创造或允许无耻的压制,在现代已广为人知,但那仍然是一段令人厌恶的不堪回首历史。亨利八世和伊丽莎白统治时期,国家审判的血腥记录,将暴政推向高潮。借助于星室法庭中谄媚的大臣,两位贪婪的君主建立了一个借法律之名而行杀人之实的精巧制度。

  亨利的贪欲和伊丽莎白的妒忌,其残忍程度可与玛丽女王的固执相提并论。可怜的法官们度过了一段困难时期,他们不得不一再改变信仰,以取悦更替的君主。他们中的一个,詹姆士黑尔爵士,在亨利统治时期为新教徒,在玛丽时期变成天主教徒。信仰的改变折磨着他的良心,迫使他投河自尽。

  无法忍受世界的罪恶,是黑尔软弱的表现,也是他谋求自我完善的标志。很难为自杀行为辩护,但人们不知道黑尔以死亡来逃避罪恶,较之于他的同行屈从于罪恶,哪一个对自身更具毁灭性。那些卑躬屈膝的法官们,裁决詹姆士黑尔法官逃离职守,并判处他的全部财产由国王没收。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此时此刻,对法律的熟知,成了卑躬屈膝者进一步讨好王权的工具。

  将要超越王权的法官即将出现。

  上帝及法律之下的国王

  在罗马,职业的精神使得法律免受法官选举制度的不良影响。在在英格兰,职业精神使得法律免受法官任命制度的罪恶影响。在罗马共和时代,法律免受谄媚政治家的败坏,在君主专制的英格兰,法律免受专断国王的支配。

  国王不太在任何人之下,但在上帝和法律之下。

  根据意志而不是法律进行统治的地方,不但没有国王,也没有政府,如果当今世界能理解这一点,世界也避免了那些无法言表的烦恼和痛苦。

  法官丢了职务,国王丢了脑袋

  在英国人的意识中,普通法较之君权变得更加强大。首席法官由于宣告这些法则而遭罢免,国王则由于拒绝这些法则而被砍头。

  独立的法院

  法律的胜利并不像所说的那样呼之即来。

  首席法官jones:陛下您也许能找到十二个和您想法一致的法官,但您永远找不到十二个跟您想法一致的法律人。

  几个世纪以来,经历了不断的反对和无数的反复,法律职业界不懈的坚持,终于建立起"法律是理性",而非"法律是意志"的理念。人们常说,能结出最好果实的树由其根茎的数量来决定。法律之树的历史土壤为主张特权的国王、大臣及教士的恶言恶语所覆盖。"对法律有正确认识的,不会觉得有羁绊之感。"那些感到法律影响其私利者则大声谴责法律职业。如同罗马的法律人给我们以法律科学,英格兰法律则给我们以司法的科学,他们的主要贡献是法院的独立。

  英格兰司法独立的经验使全世界现在可以说:"国家的幸运就是拥有公正的法官和愿意遵守法律的人民。"

作者庞克道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庞克道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