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法博十年:十年踪迹十年心

2015年03月11日20:45 东方法眼王学堂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这是一个既普通又不寻常的日子。说普通,因为这只不过是人的生命长河中稍纵即逝的那一天。人一生中3万多天中几乎每天都是这样的。说不寻常,因为这是我在正义网法律博客上注册的日子。

  一直铭记2005年5月26日这一天。

  这是一个既普通又不寻常的日子。说普通,因为这只不过是人的生命长河中稍纵即逝的那一天。人一生中3万多天中几乎每天都是这样的。说不寻常,因为这是我在正义网法律博客上注册的日子。

  那时我笃信“世无法呆子遂使法治无成”,因此取名“法呆子”。

  自此,开始了我与法律博客的10年不解之缘。沉思往事立残阳,当时只道是寻常。但十年不放弃、不抛弃,十年坚持、坚守,3600多篇文章见证了我这10年的成长与努力。

  2005年的5月25日晚上,当时还在山东青州法院研究室工作的我陪北京来采访的一位记者吃饭时,聊及时任检察日报记者的赵志刚(因为他是我邻县同乡而且是同龄人)。记者告诉我志刚新近创办了一个网站(当时他也分不清网站和博客)。翌日清晨,我通过多种搜索方式,终于找到了法律博客。在研究室工作当然不乏文字垃圾,于是就顺手贴上了几篇。

  那时候的法律博客注册人还少,但人气很旺,我的文章点击量就很大,而且引来了冷眼观潮(赵志刚)、天涯法网(王琳)、东方法眼(李富金)、土生阿耿(李绍章)等好友的瞩目。

  到2005年9月5日,我调任广东佛山禅城区法院,文章点击量已经上升到3万多,在当时算是比较排前的网友,许多佛山法院的朋友也是因博客才认识了我,后来引为同道。

  当时在法院从事知识产权和涉港澳台民事案件审判工作,因为是项新审判,有时候就写点理论文章发在自己的博客上。不成想不但引来许多法官同行,而且时任省高院现任最高法院的主管副院长还曾专门提及此事。今天想来,无他,惟证明法律博客的影响力而已。

  2006年5月20日参加了在广州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举办的首届珠三角法律博客人聚会,与博客创始人之一的王琳、修文辉(护法修罗)结下了至今不断的情缘。

  还要说的是,这一年的5月10日晚8时中央电视台12套《大家看法》栏目播出了超级玛丽组合事件的讨论节目。节目邀请了首报延安夫妻黄碟案的《华商报》知名记者江雪(也是我西北政法师妹)现场做客,并通过电话连线了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先生和时任法官的我就警察在本事件的责任问题进行了热烈辩论。而被央视邀请,起源就是我在法律博客上的一篇《从超级玛丽组合事件再看公民权利的保护》。

  2007年3月17日《佛山日报》周末版用四分之三版面刊登了一篇《“我博”写我心,一博天下闻》的文章。说的是禅城法院一名普通法官,白天上班,晚上看书,回家要为孩子辅导作业,承担养家糊口的责任,是再普通不过的社会一员。但在法律博客世界里,他又是“名人”,开博不到两年时间,点击量已达到33万多。

  这个人就是我。

  这篇文章被伯乐看到,再次改变了我的命运,这一年的8月13日,我从法院调到了区政府的法制办工作。

  2008年正如我一篇博文的题目《我所做的只能是呐喊》。我的博客影响力日增。来访者中既有学富五车、被奉为中国民间法泰斗的谢晖校友,也有从事过政法实务工作的朋友,还有在法学院就读的年青学子。这一年,我基本上每周的在佛山日报评论观察版面、在南方都市报佛山版、在该报的深圳版、珠海版、惠州版,还有羊城晚报等,都有文字填补报脚。我知道我的文字只是普通如白开水,味如嚼蜡。但我仍看重这些易碎的文字,她们为我带来了一些虚名,也满足了一个老男人的可怜的自尊心。

  这一年,我的博客改名换姓成了“法律学堂”,与自己的名字相映衬,更是理念的改变,我们的法治在路上,我只是法律大学堂里的一名学习者而已。

  2009年,我的第一本个人著作《无法不谈:一个法律人的行与思》(海洋出版社,2009年6月版)。这本书基本上是博客文章的汇编和整理。而这本书的出版动议也是受博客上的博友、编辑庞从容(西北政法师妹)点拨和启发。书出版后,法律博客作了重点推荐,一时间博客上“逢人到处说《无法不谈》”。我深知:这是法律博客带给我的人生荣耀。

  2010年,我和博客的创办人之一赵志刚兄在广州见面,实现了从线上到线下的交流。这一年我还要感谢佛山日报、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第一财经、中央电视台等媒体的许多记者朋友。他们通过博客结识我,将我的名字刊登在了报刊上,于是让“王学堂”三个字有了更多内涵。其实,我深知,我的名字如果换成别的名字,对记者和读者以及媒体并无影响,甚至于许多法学专业人士无论是头衔还是业务知识可能都强于我。但记者朋友选择了我,于是才成就了今天的我。

  2011年春节期间年前的最后一天(年三十),我写到下午5时才停笔。年初一休整了一天,美美地睡了一觉。年初二一大早晨,我再次早起开工。每天早8时晚8时呆在办公室里,“历尽天华成此景,人间万事出艰辛”。对一个喜欢写字的普通人来说,要写本书绝非易事。大年初七晚上,当我写完本书的最后一个字,长长舒了一口气。《离婚为什么》(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年7月版)在网络上销售,特别是正遇 2011年8月13日婚姻法司法解释的出台,赢得了一些赞誉,当然批评也在所难免。书出版后我相当长时间宣传离婚,以至于朋友戏称再说离婚要打死我。其实吧,你应该知道,宣传离婚是为了让更多人不离婚。我就是个喜欢写点东西的普通人,因此我知道自己的浅薄。但法律博客给我提供了舞台,我就要施展自己的才能。

  2012年,我仍然忙碌,一般7时30分我就在办公室,而午餐往往是12时过后才用,下午往往在19时许才离开办公室,双休日总有一天在办公室,但不管多忙碌,我都坚持挤出时间更新法律博客,因为那是绿叶对根的情意。

  2013年,工作更忙碌了,以至于我两年写一本书的人生规划都没有完成,我在法律博客上的文章更新速度也减慢。但我仍然经常上来看看,虽然那里老朋友越来越稀少,但年轻新锐却正在茁壮成长,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心仍在那儿。

  2014年8月,我的第三本专著《工伤,伤不起:工伤法律维权自助教程》(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年8月版)又面世了。其实吧,这也是博客文章的集锦。博客,是我写作的不尽源泉和动力。

  2015年,法律博客10岁了。十年博客江湖夜雨行。

  回顾这十年,我在博客上是比较受尊重的,也受益匪浅,因为你在用心经营博客,因为这3000多个日日夜夜的相守情感不渝。

  这十年间,我曾经想每天写一篇文章,所谓“日成一文不期速成”,可惜没有很好地坚持下去。

  我深知,朋友所喜欢的王学堂绝非是喜欢一个官僚、一个副科级的王学堂,而是一个懂法律的“法律学堂”(我的网名、博客名、微博名)。但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奈何奈何奈之何?

  纳兰容若有词“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或许可以代表我对法律博客的10年情感。

  法律博客,让我在遥远的南国默默地祝福你,10周岁生日快乐!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